SM新手初调的尴尬

我和男友做过几次身体上的深刻交流后,决定更需要在灵魂层面,交流一下彼此的性癖好。我自诩精神M,但从没有真正操刀上阵过。

 

男友也是SM的小婴儿,我俩对SM的认识仅仅比观赏荒木经惟套图多一些。然而学无止境,我俩在sex方面非常有钻研的动力。

 

他在网上找了各种各样的教程彻夜学习,高考的时候他要是有这个劲头,去清华也不成问题。

 

又斥巨资买了据说很牛的捆绑绳子,我反正没看出来和麻绳有任何区别,感觉放在我姥姥年轻时的那个年代,家里应该人人都能搓出来这样的麻绳。

 

等男友学有所成,我们终于迎来一场盛大激烈的sex狂欢。

 

那天见到男友的时候,他不像和我去开房,倒像是刚到这个城市来旅游的人。小旅行箱尺寸的手提包,鼓鼓囊囊的。

 

芜湖,今夜注定是挥洒汗水的一夜。

 

为了配合SM的氛围,我俩特意定了一间监狱主题的情趣酒店。结果到酒店门口我傻了,就差开在居民区里了吧,我看见外面的装修就知道要坏。

 

我以为的情趣酒店,会特别有质感,干净,起码因为特定的群体而服务更贴心,结果只是设施齐全的汽车旅馆而已。

 

理想和现实不过是卖家秀和买家秀的区别。

 

换完情趣内衣,我看到男友正在床上整齐摆放他的装备们。绳子、眼罩,皮鞭、蜡烛、跳蛋、震动棒、手铐和脚铐。

 

芜湖,新世界的大门我已有了钥匙,老娘以后可是堂堂正正的真M了!

 

然而当男友拿起绳子的那一刻,我悟了,这根本是一个还没准备好的小男孩。他也悟了,或许此生他第一次真正意识到,什么是纸上谈兵。

 

他买的绳缚书没派上用场,累得满头大汗,神色慌张。而我在前戏时如春雨般湿润的身体,在长时间无聊的捆绑下,已如沙漠般干燥。

 

男友每动一下绳子,我的身体就落下一粒沙,从此我干涸如撒哈拉。

 

后来我看他绑得实在累人,直接动手帮忙,我自己绑自己。大概过了一个小时吧,终于绑到他满意的地步。

 

这时候他想拍一张照片留念,以供他时常回忆自己的伟大战绩。可我被绑成了螃蟹,姿态实在不够优美。他又艰难的搬了我半天,像搬尸体。

 

我没想到捆绑是如此让人阳痿的一件事,此刻我不得不怀疑,我是否配称作M。

 

有一说一,我在床上很喜欢被掌控,羞辱,粗鲁对待,我只是爱不来捆绑。更让我下头的,是男友让我喊他爸爸。

 

他说“叫爸爸”,多么轻松的字眼,我在私下也会和朋友开玩笑爸爸,爸爸的叫着。甚至我一直管另一位年长男性叫了二十年的爸爸,也就是我的生身父亲。

 

在床上的时候男友让我叫他爸爸,独独此时,我脑海中浮现出了我父亲的脸,一张沧桑略有秃顶的脸。

 

瞬间这个词有千斤重,且是千斤的垃圾,让我反胃。甚至想翻身而上,给他一巴掌看看谁是爹!

 

我觉得男友也不算是真正意义的S,他只能说是爱好搞情趣。比如口的时候,我以为他会喜欢我跪着,结果我主动跪下了,他扭扭捏捏的让我站起来去他后面。

 

这难道不是大姐姐玩弄小弟弟的视角吗?或许我还可以再配一些台词“弟弟不许不乖噢,不要淘气”,我攻气十足。

 

再有我想给他毒龙的时候,他义正严辞的告诉我,那盛放的菊花之地是他的禁区,不允许任何人窥探。

 

然而在我给他试了一次后,他常常自己主动M腿,暗示我“来啊,来啊,到这里串门”。

 

有的时候我迷惑,到底我俩谁更像S一点。不过我不纠结,do i这种事,管他谁是S谁是M,能爽到就是王道。

来 自于 贼 心字母 圈
资源来源于网络或网友提供,仅供个人学习使用,请勿传播,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站长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布道-字母圈交友虐恋社交平台 » SM新手初调的尴尬
BDSM倾向测试
BDSM倾向测试
加入字母圈
加入字母圈
BDSM教程
BDSM教程
关注微信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