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能不能打一下我?(高甜预警)

说起来特别不好意思,我和哥哥是在漂流瓶上认识的。

2012年夏天,高考结束后, 在无聊的驱使之下,我打开了QQ漂流瓶,扔了一个数学几何大题的瓶子,却没有人回我。我瞬间有些沮丧,就在想要关闭网页的时候,小瓶子右上角有了一个“1”。
他是第一个捡到瓶子的人,把我的题目一五一十打在了屏幕上。有些好笑,这个人怎么这么老实。和陌生人聊天并没有那么拘谨,我发现原来他也玩滑板、喜欢徒步,那个时候我们约好做驴友一起去看雪山。
后来,他每天都会在瓶子上找我,诉说他的研究生导师有多么变态,自己几乎每天都泡在实验室里,他也揶揄高中文科生是不会明白这些的。啊喂,谁是高中生啊,我是准大学生了好吗?
当知道被南京大学录取的时候,我有些激动。我告诉了他,他显得比我更激动,当天晚上就向我告白。我惊诧又开心,这个傻子对我说,居然有个南大的女朋友了,想去操场跑两圈。过了好半天,他终于记起来,“那个,我们好像还没加好友。”
我深深地为他的智商堪忧。
 
02

一到开学,我们像所有学生时代的情侣一样甜蜜。
我们的学校离得很远,他要坐两个小时的车才能和我见上一面。因为他比我大五岁,我一度嫌弃他太老了,但一见面,感觉他长得很清秀,之后在平复了自己对年龄差的不满之后,我叫他哥哥。
每次他都会抽出周末,带我去他的学校散步,去浦口火车站坐轮渡,往返途中,会看见远远的长江大桥在冬季的迷雾中,这个宏伟的建筑因为距离仿佛一只手就能握住。
一月份的南京,他带我去玄武湖散步,吹了几个小时的风。
当天晚上吃饭,我的脸红得好像能喷火,作为一个钢铁直男,他问我是不是热了,要不要脱下羽绒服,我那时也没有意识到自己生病了,于是说,不要。他吃完眼前的干锅鸡之后,才意识到我是不是发烧了——果然,去量体温我烧到了38度。
因为担心我的病情,哥哥决定带我去酒店休息,但到酒店前台他却说:“你好,开两间房。”虽然自己头脑不清醒,却仍然听清了这句话,心里想他一定嫌弃我,觉得难受。
最后当然是开了同一间房,我质问他为什么要开两间房,他解释说怕我不相信他。那个时候的自己心高气傲,觉得这个人就是嫌弃我(什么脑回路…),就算他在床上一直抱着我,哄我吃药,我也一直别扭着不肯好好吃药,好好睡觉。
因为我把剩了三分之一的药扔了,他真的对我生气了,于是把我身子反转过来打了一下我的屁股,问我要不要好好吃药,我的脸更红了,那种羞耻的快感转瞬即逝,我反而不好意思,最后乖乖吃了药睡觉。
后来我们慢慢有了xsh,才知道他那天熬夜照顾我到第二天早上,期间抱着我已经硬得难受了也不愿意随便碰我一下。自从那次被打了一下之后,我变得更皮,希望他能时不时“惩罚”我一下,他却连续一个月都不解风情。
最后我忍不住了,在床上问他,你能不能打一下我的屁股?他露出了“小朋友你是否有很多问号”的表情,不过那次前戏他一边轻轻用手打我的臀部,再用手揉揉,我的脸又露出和生病那次一样的红晕。
接下来,我很认真地挑衅他和斗嘴,他气得把我压在了床上,而在他力度逐渐增大了之后,我又会撒起娇来求饶。最后我的屁股出现从来没有过的巴掌印,而我也从没有像那次湿得那么厉害过……
结束之后,他调戏着问我,宝儿,你是个m?
 
我傲娇又不好意思地回答,你才是。
 
03

后来我们一起在网上查资料,关于sm,关于虐恋,我心中一些忐忑的心情终于放了下来。原来我是正常的,还有很多人和我一样,贪恋着这种痛苦,在痛的性爱中找到自己真正的喜悦。
后来我们看了那本有关sm的启蒙书《你的身心皆属于我》,没记错的话,这是一本从日本翻译过来的书。关于绳缚,关于sm当中的注意事项和基础名词,几乎都有涉及到。
某天他又去查了资料,激动地过来告诉我,我知道了,你是个brat,就是那种看起来心高气傲皮到不行的小m,在过程当中……(此处省略理工男的一千字解释)。
我好像被戳到心事一样,却还是不承认——切,我不听。
终于我和哥哥在磨合之后找到了我们彼此都喜欢的sm模式,在开始之前,哥哥很认真地去找了关于sm的一张表,上面有可接受与不可接受的项目,还有程度,当然上面还有安全词。我有些好笑地问他,你以为你在实验室做实验呢?还要填表格。
哥哥表情很严肃地回答我:“你是陪伴我不管艰难和快乐都不会离开的人,既然你完全信任我,我也要对你负责,让你快乐,不让你失望。”
怎么说,有些感动,毕竟哥哥平时有些直又有些理科思维,连“我爱你”都吝啬说的。
字母圈的爱和性,很多时候都是分开的,到今天回头观望,过去几年的时间,能和哥哥在一起同时尝到爱情和快感的滋味,实在是三生有幸,往日不可留,来日可期。
来 自于 布 道字母 圈
资源来源于网络或网友提供,仅供个人学习使用,请勿传播,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站长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布道-字母圈交友虐恋社交平台 » 你能不能打一下我?(高甜预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