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母圈的选择

美学家邵燕祥说过“爱了不值得爱的,恨了不值得恨的,坚持了不值得坚持的,是人生三大悲剧”。

那么我们反过来看:爱了值得爱的,不管我们爱得多曲折;恨了应该恨的,不管我们恨得多么的不情愿;坚持了理应坚持的,不管为这份坚持付出了多少,都应该是一个幸福的人生,不是吗?

字母圈是一种内在的潜质,不是任何人可以强迫给你的!它是深潜在我们心底的一种力量,一种足以摧毁数十年教育给我们形成的X观念的力量,也是一种足以释放我们数十年的心理苦闷甚至是X不满足的力量,它足以改变我们对人生的看法:我的人生到底应该以怎么样的程度去承担社会责任,我在追求自我快乐的时候,能否做到不牺牲自己的社会责任。
字母圈是少数人的爱好,或者说只有少数人愿意承认自己有这样的爱好(因为有很多人有这样的潜在心理障碍,但是她并不知道原因在哪里),这是毋庸置疑的,因此,它成不了当今社会的主流价值观,这个名词一出现就注定了被传统道德戴上污名的命运。
但是站在字母圈爱好者的角度上,站在人性的角度上,毫无疑问,字母圈是一种与生俱来的天性,喜欢的人,无论你怎么批评他,他还是喜欢,不喜欢的人,无论你怎么说服他,他还是觉得恶心。对于喜欢的人来说,他会感谢上天赐予,让他与她人相处的时候多了一种独特的方式去体验生命的快乐。
我的原则是,我从不怂恿一个人玩字母圈,但是也不反对一个人玩字母圈。
我觉得字母圈这种爱好无非就是和其他男人喜欢足球其他女人喜欢化妆一样自然(我真的不晓得足球和化妆的乐趣在哪里),社会大众为什么都能够包容其他我们不喜欢的东西却不能包容我们喜欢的东西咧?
因为这里涉及了一个隐私的东西——X!
X在我们的生活当中是最为奇怪的一个事情,几乎全人类的人都喜欢它(存在X厌恶心理疾患的人比例非常非常低),但是却极少极少有人愿意谈论它或者赞扬它!明明非常喜欢却为什么要对它嗤之以鼻咧?我的结论是这就是虚伪,那为什么大部分人其中有很多很多诚实的人,在这个问题上都是如此的虚伪咧,因为这是大环境的虚伪压抑了人性。
我们必须承认自己无力挑战大环境,更无力改变大环境,因为人性都是趋利避害的。因此我完全能够理解,有很多女人有做女慕的冲动或潜在愿望,但是当S真正邀请她的时候,她又出于对未知的恐惧,对世俗的恐惧而拒绝了。
不过,如果换一个立场考虑这个问题,会有不同的答案。我们不站在全社会的角度去考虑这个问题,而是仅仅站在字母圈的圈子里去考虑这个问题呢?如果隐私的问题还是以隐私的方式去解决呢?

对于一个有字母圈的潜质的人而言,拒绝字母圈的过程就意味着她个人的道德力量与她个人的人性的较量的过程,是一个必然会有得也会有失的过程。如果你的道德力量获胜了,或许你的心会很坦然,但是生活会要单调和压抑很多;如果你的人之本性获胜了,或许你会从此多出很多的激情与快乐,但是心理也多了很多不敢袒露人前的秘密。
不管过程怎么样,也不管结果怎么样,只希望女慕们在做这些抉择之前都是想好了的,都已经做好了心理承受的准备,坚持了值得坚持的,再苦都不枉然!
把简单的事情简单化,字母圈就是字母圈,X就是X,而爱则比较复杂(爱不仅是为了自己,也必须为了他人),把字母圈和X都只当成感情的一种(依赖、寄托、激情……),那样会轻松很多,也会快乐很多,而把至高无上的爱牵扯进来,或许会受到一定程度的伤害。

来自于布 道 www.b d s m b d.com 字母 圈
资源来源于网络或网友提供,仅供个人学习使用,请勿传播,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站长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布道-字母圈交友虐恋社交平台 » 字母圈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