挣钱能力被m秒杀的s们

在你面前的摇尾乞怜者可能一个响指就能用钱把你砸死

从权力社会到金钱社会的过渡,被认为是人类史一次伟大的进步。

 

当然,这也就意味着在金钱社会里,通常你越有钱,你便越接近权力。在BDSM这个与权力直接挂钩,且更显男权的圈子里更是如此,传统观念里,由于男S比女m有权力,所以男S比自己的m有钱也显得天经地义。

 

但总有例外。随着女性独立思潮的普及,越来越多光鲜亮丽,富贵多金的女性出现在了社会上。

当一切反转,在你面前的摇尾乞怜者事实上一个响指就能用钱把你砸死时,那些反传统的故事便就此上演。

m比我有钱,我觉得自卑

小陈/刚毕业的奋斗青年

小陈最近刚涨了工资,这让他得以从通州的破出租屋搬到了离公司更近的朝阳区。

当你在朝阳区拥有了一个朝阳的小房间,每天都可以沐浴北京清晨第一缕朝阳的时候,你总会觉得成功离自己近在咫尺,仿佛马上就要成为下个张朝阳。

 

小陈也是这么认为的,他甚至膨胀地给自己贴上了成功、稳重的标签,在附近大学里勾搭了一个小m。

 

第一次面基完,双方都感觉满意,小陈便喊妹子去家里坐坐,妹子立刻心领神会,面带娇羞,眼含秋波,仿佛一切都尽在小陈的掌握,直到一进门,妹子看到一只蟑螂正肆无忌惮地趴在鞋架上。

 

一阵尖叫之后,小陈一巴掌拍死了蟑螂,妹子也一巴掌拍醒了小陈,“你怎么住这种地方呀?要不这样,你拿上你要用的东西跟我走,ok?”

 

小陈本想给妹子介绍下自己朝阳又可以看到朝阳的落地大窗,看到妹子嫌弃的眼神,最终放弃了。

当小陈收拾出自己重金从淘宝上买来的各类道具时,妹子又摇头又叹气,“这鞭子真的能用吗,软趴趴的,还有这些这些,都是什么呀。要不这次就先算了吧,等我自己买了合适的道具再说。”

 

小陈涨红了脸,拿起鞭子在自己身上试了几下,“怎么不能用了,这鞭子400多买的呢,挺顺手的。”

 

妹子翻了个白眼,“就四百啊,我一个月生活费要是四百四百的用,用到累死都花不完。算了算了,我来买吧,你等着收快递就行。”

 

没过几天,小陈便收到了和自己软趴趴鞭子差不多质感但要卖3000多的马鞭,震感一点也不强烈但是要卖2000多的震动棒,以及为了满足妹子的正装控,帮小陈量身定做的一套5000多的西服。

 

在去酒店的路上,小陈拎着这些比自己还贵的东西,心里有点发毛。拿着每一件都不属于他的道具,他觉得自己身上有什么东西在向外涌出。

 

是自卑感。

他从没见过也不会打开的高级跳蛋,妹子告诉他方法他才能穿好的笔挺西装,带着褶皱他却不知道是不是故意做成这样的高傲马鞭,无一不在提醒着他,他并不是这场游戏的主宰者,他只是如提线木偶般被女孩放到了这个位置。

 

在房间里,女孩背过身去,小陈想对着她来上一鞭子,但看到女孩身上的衣服,想到女孩每个月的收入,又小心翼翼地蹲下来,爬到趴在沙发上的女孩旁边,轻声询问,“内个,你这件衣服多少钱?打坏了要赔吗?”

 

女孩瞬间收起满脸红晕,回过头白了他一眼,“哎呀,不就是件衣服吗?你能不能别这么扫兴?不用你赔!”

 

小陈愣在原地,很快又像在聆听自己顶头上司的教诲一般恭敬,“好,不扫兴,不扫兴。”

 

生活在这个社会上,小陈s们的自尊都是用金钱堆积起来的,一旦金钱层面被m秒杀,他们便仿佛被釜底抽薪,再也无法在m面前站起来。

 

小陈飞快地逃离了那个酒店,他知道一场充满了自卑的调教不会有好结果,和妹子在一起越久,他的自卑就越多,与其说是他在调教妹子,不如说是妹子在用金钱调教他。

 

小陈觉得,认识妹子的第一件事就应该是忘记她。他需要赶紧闭上眼睛,需要赶快回到自己的阶层里,回到自己熟悉的出租屋,他要确保明天醒来时,自己枕边依然是朝阳区朝阳次卧的第一缕朝阳,这样他才能找回久违的自信。

sub比我有钱,我替她开心

大潘/三十多岁的宠物店老板

听完小陈的故事,比小陈年长几岁的大潘表示他有话说。下面是他的观点:

 

m和sub赚的比自己多当然是开心了,不然呢?自卑有什么用,既然比你赚钱多的看上了你,那说明她看中的根本不是你的钱,你又何必抓住钱不放,庸人自扰呢?

 

比如讲讲我自己的故事吧。

 

那时候第一次和我的sub见面,是在北京CBD的楼下,她的公司附近,嗯,不是她工作的公司哦,是她的公司。

 

她身材有点胖,脸色也不太好,很暗很黄,一看就是长期疲劳过度的样子,聊着聊着嘛,我就劝她去健身,不能光想着赚钱,也得为自己的身体着想。

 

然后她翻开钱包,从里面找出四五张健身卡来,说自己每次一挨劝就下定决心健身,一办卡就再也没去过。我就笑着告诉她如果我做了你的dom肯定会逼着你健身,这时候她的眼睛里居然放出光来。

 

后来她真成了我的sub,有次聊天的时候,她把我惹生气了,我就跑到她家里,拿着藤条逼她锻炼,一个多小时藤条被我打断了两根,她一边哭着一边做完了两套KEEP。

 

她洗了个澡出来之后,神清气爽,问我能不能每周都这样来个两三次,我摆摆手说自己过来一次一个多点,平时自己还要上班,就算我们现在是dom和sub的关系,可能也见不了这么频繁。

 

然后气氛就有点诡异,她不再像刚才那个嗷呜乱叫的小女孩了,变成了工作时候成功职场女性的样子,问我一个月挣多少钱。

 

我想了想自己那破工作,没好意思说,就说自己着手做宠物方面的创业,老工作已经辞了。她皱了下眉头,问我如果她给我投资30万,然后再帮我在附近租套房,这样我可不可以把宠物店开在附近。

 

说实话,我当时脑海里闪过了0.1S的自卑,自卑来自于一下子没反应过来30万后面是几个零,然后剩下来的全是开心,既能找到sub还能给自己公司找到了投资,这不是天上掉馅饼吗?我特别激动地握住她的手,跟她说,“以后你不按时健身我保证打死你。”

 

亲密关系其实特别简单,就是双方都得为了这段关系付出才能维持,但付出的多和少不能用金钱的绝对值去衡量,得看占比;她给我投资30万,占她年底分红的十分之一都不到,但我送她一套健身器材,那可能就是我辛苦好几个月的所有收入。所以谁付出的更多呢?又有什么好不平衡的呢?

 

dom要摆正自己的位置,你的职责是训导她,让她变得更好更优秀,而不是去嫉妒她。不要觉得自己的sub挣得比自己多,自己就没面子,抬不起头来,这么想只会让你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很别扭。

 

去年一整年,她在我的监督下每周健身两次,一次都没有断过,不光身材变好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身体好了工作状态好了的缘故,她们公司业绩增长还创了新高,年底发奖金,那钱都能把我砸死。

 

然后我们一起去日本旅游,一路上我是真的从心底里替她感到开心,她是因为我才会变得更好,这让我反倒还特别有成就感。

 

现在我和我的sub还保持着稳定的关系,她对我很依赖,没有我的督导她就是个拖延症晚期;我对她也很依赖,没有她的投资我那破宠物店撑不了几个月就倒闭了。

 

这种互相依赖着的关系,我觉得就是特别实际的生活,是你在所有鸡汤里都学不到的生活——叫各取所需

精神上,我满足于做dom的成就感,她沉醉于做sub的归属感;物质上,她从我这里得到越来越优秀的自己,我从她那里得到越来越丰满的钱包。

 

想明白这一点就好了,在dom/sub关系里她是我的狗,在物质生活里我是她的狗。上个月她公司六一亲子日,每个员工都可以带小孩去上班,她觉得我老是待在宠物店里快发霉了,就特别想让我去她公司陪小孩子玩,其实我不喜欢小孩子的,但是那天我表现地比狗都开心。

 

“你看那个人,好像一条狗啊!”在这个社会上,至尊宝的这句台词适用于所有人,不管你有钱没钱,天灾人祸各路神仙总有办法把你按在地上摩擦,所以,dom/sub根本没必要在意谁比谁钱多,还不都是条狗么,Just enjoy it!

《北京折叠》里,郝景芳这么描述来自第三空间男主和第一空间女主的关系。“他和她虽然很近,但他望着她,像在遥望海上的一座孤岛。”

 

富人仿佛天生就高人一等,这是金钱社会带来的傲慢与偏见,它让没钱的小陈们即使扮演着S,也会在有钱的m面前不自觉的弯下腰杆,自怨自艾;让丧却快乐的大潘们即使把金钱看的通透,也会饱受身后看客的非议,被说成吃软饭的、真不害臊等等;当金钱至上成为了社会标杆,深入每一个圈子的骨髓,无论承不承认,我们早已全部被裹挟其中,无人可以例外。

来 自 于 布 道字 母圈
资源来源于网络或网友提供,仅供个人学习使用,请勿传播,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站长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布道-字母圈交友虐恋社交平台 » 挣钱能力被m秒杀的s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