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字母圈启蒙

也许M属性是印刻在我基因里的秘密

当我还是一个小小的女孩子的时候,我的身体里好像就住着一个怪物。

01

7岁,刚刚上学,大字不识几个,还把看动画片当做最大消遣的年龄。我有一间自己的小小的房间,我有一张窄窄的铁架床,我会把很多奇奇怪怪的小玩意儿藏在枕头下,在大人要求我午睡的时候,再偷偷把它们摸出来,比如把玻璃弹珠幻想成掌管水的神话女神水晶宫殿里遗落的一个碎片,而单是这个碎片里就容纳着地球运转一亿年海洋里蒸发又凝结所需的水源。

于是我每天躺在形形色色的幻想之上入眠,一次接一次去构建一个庞大的章回体奇幻故事,身体随着诡异的思维飘忽肿胀。

终有一天我试着换个姿势趴在床上,压住这飘忽躁动,然后鬼使神差地拨弄起自己米奇图案的小内内,把两腿之间的布条收紧,夹到缝隙之间,然后拽住两头,慢慢拉起。

脑海里一如既往地迸发着剧情庞大又离奇的画面,当时热播的动画片男主角——小英雄哪吒,还是黑化变帅版本的那个,身负重伤,在天地混沌间仍然执意向前。而同时,收紧的布条已经变成一条窄窄的布绳,深深地嵌进自己的身体里,摩擦着,刺探着,用粗粝又凶狠的方式向柔嫩而陌生的位置逼近。

核心的区域传来大面积的痛感,但是我并没有就此打住,而是近乎于自虐地继续用力收紧,仿佛主动地追求着疼痛与压迫。痛感尖锐地钻入我的身体,从下面通向我的心脏,却有着超乎一个7岁小孩理解能力的蛊惑和异样的快感,操纵着我加深这种疼痛,在绷紧的肌肉和绷紧的神经中放大疼痛之下吞噬应急机制的好奇,然后终于在身体不能承受的一个瞬间,像一把弦被崩断的弓,在颤栗中翻江倒海地崩溃和松弛,我第一次知道,原来自己的身体如此奇妙。

我猜,只是猜,每个人的一生里都会有这样的时刻,在此之前,你觉得你脚踩的就是整个世界,但某一刻,你踩着冰却看见底下浮上来换气的鱼,你开始知道世界外面还有世界。

从那以后,我开始隔三差五地尝试,为了那种崩溃的感觉,和随后沉沉睡去时松弛的梦。

其实在此之前,我从未了解过自己身体这片区域的结构,以至于有一次被桌面尖角磕到剧痛时回房间检查,惊讶地发现竟然有一条缝隙时,以为自己被磕到裂开了,惊慌失措。

事实上更丢人的是,所有听过我故事的人,都一脸懵逼,我人生第一个性高潮,性幻想对象居然是哪吒???

才识字的我

无师自通地懂得了太多

 

02

8岁,很快识字了,家里给我买了《青少年百科全书》,在哥德巴赫猜想和染色体遗传疾病的词条中间,这套书用同样一脸严肃的方式,讲解了精子和卵子结合产生胚胎。我又翻了前后几页,了解了精子产生的器官和卵子产生的器官,就那么一瞬间,无师自通地完成了对生命大和谐基本原理的变通领悟。

当大家日后谈起自己第一次是如何参透这个问题时,我都暗暗笑他们又笨又没有科研精神,连这么显而易见的问题都恨不得高二了才知道,彼时我才小学二年级。

 

不过我也只是暗暗笑而已,从不敢表露出来,因为在这个奇怪的国度,这些问题你知道的早也不行,大家会鄙夷你早熟色情;你知道的晚也不行,大家会嘲笑你幼稚呆板,好像唯有在某个时间点瞬间觉醒,才是正确合规的设定。

 

我以身体

去满足我的好奇

03

10岁,内心的怪物拉着我趁父母不在的时候,打开家里的台式机,在口风完全不像现在这么严的互联网上搜索大姐姐的照片,看得血脉喷张然后还等不及从椅子上挪到床上,手就滑向了两腿之间。

而且我发现,欲罢还休地遮挡几点的大姐姐比一丝不挂的大姐姐让人舒服,欧美的大姐姐比亚洲的大姐姐更让人舒服,前凸后翘的大姐姐比门户大开的大姐姐更更让人舒服。

但是,彼时的我根本不懂什么无痕浏览,清除历史记录,甚至我的智商还在询问其他小朋友QQ上有黄钻绿钻QQ秀。

所以直到父母找我促膝谈心,旁敲侧击他们对于我看了什么已经了然于胸,我还是在怀疑是自己是因为做贼心虚的表现露了破绽,从而对自己拙劣的演技痛心疾首,根本上断了自己进军演艺圈的梦想。

04

1

 

我继续悄悄地做很多奇奇怪怪的事

12岁,胸脯已经发育出了好看的形状,软软的,尖尖的,翘翘的。我对着镜子把大甩卖时随手瞎买的高弹束身背心一件又一件吃力地套到自己身上,直到压迫和紧缚的感觉使得呼吸都变得局促,直到尖尖的胸被束缚得变形,压得扁平,反而全身都躁动而火辣,在拘束自己,抹灭第二性征的征服感中,我近乎挣扎地放大这种胸部屈服于外力的羞耻,然后瘫软在床上。

内心有怪物释放着一种靡靡的化学药剂,就像乙烯催熟苹果一样,催熟着我那按照大众认知本应该还稚嫩无知的身体。虽然方式都显得拙劣而且奇怪,但是我总是用着最日常的物品,做着最荒诞的尝试。

 

那个怪物让我迷恋上疼痛,施压,收紧的感觉,以至于我仿佛只有通过蹂躏自己的身体,才能在压抑崩溃的瞬间得到极致酣畅的拯救。

 

我不知道这个怪物是什么时候找上我的,它似乎从出生的时候就盘踞了我的身体,并且对它的宿主开启一轮又一轮的诱惑。

 

但是,即使我把它称作“怪物”,也多是因为正常人更愿意接受我把它叫做“怪物”,若是我把它叫做“天使”,怕是早已被口诛笔伐而死。

其实我从来没有讨厌过这个怪物,也没有埋怨过这个怪物,对于它的诱惑和探索,我充满好奇,以及心安理得。

我的心安理得来自于自己对世那一面的自尊,自己赚钱,自己养活自己,不在意别人的眼光。

这样我才能坦然面对自己异样的基因,即使那个怪物推着我继续偷偷做疯狂的事情,我也不至于趋同于世界的看法,不至于憎恶那个躲在阴暗面的自己,不至于自觉颜面扫地,淫荡卑微。

我时常告诉自己,好不容易来人间一趟,那便爱上自己的所有,壮硕的小腿和双手,以及灵魂里的天使和怪兽。

来 自于 布 道字母 圈
资源来源于网络或网友提供,仅供个人学习使用,请勿传播,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站长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布道-字母圈交友虐恋社交平台 » 我的字母圈启蒙
BDSM倾向测试
BDSM倾向测试
加入字母圈
加入字母圈
BDSM教程
BDSM教程
关注微信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