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母圈故事:他的温柔像毒药一样吸引着抑郁的我

我应该会永远记住那两个晚上的浪漫,我躺在他的臂弯之中,我们没有Z爱,而我已然有高潮的体验

1

​娇娇是一位身材高挑且纤细的女生,初次见面之时,心想我终于见到一位比我还瘦的女孩子了。她有一张性感的脸,但着装上却经常把自己穿成一个禁欲系女生,这也许与她的家教有关。

 

家境优良的她,父母是典型的中国式父母,读书时期对其严格要求,恋爱时期对其男友挑三拣四。所以无论在读书还是人生的很多重大选择上,娇娇都曾深受其父母影响。

 

她曾因为父母的一句:找对象不要找苏北人,更不要找苏北农村人,与当初主动追求并相恋两年的大学男友形同陌路,最终分道扬镳。

 

分手的时候,男友跟娇娇说了一句让她至今都无法忘记的话:

你不愿种花,是因为花会凋谢,你拒绝结束,也拒绝了开始。」

因为害怕结束

所以拒绝开始

在与男友交往两年的时间里,男友像任何一位处在恋爱时期的男生一样,会每天陪她一起吃饭,一起上课,会想要靠近她,守护她;她明白他的各种好,只是内心却始终无法真正亲近他,对于娇娇而言,男友仿佛只是一个每天陪在她身边的人而已,一个看似熟悉却又陌生的人,一个她不曾真正敞开心扉接纳过,亦不曾真正亲近过的人。

 

娇娇说自己是一位很难建立亲密关系的人,我问她:「这跟你的抑郁有关么?」

 

她回答「我可以肯定是有关的,但不是全部」

 

是的,娇娇是一位抑郁患者,且需要定期吃药。这在我们初识之时我便已经察觉到,不为什么,只因女人天生的敏感及同病相怜。只是不同的是,我的自控力很好,如果不是我刻意想让对方了解我的“不同”,几乎没有人可以觉察到我的异样。

2

她自然的坐在我的身边,脱下外套,露出她长长的旗袍,我给她倒了一杯水,问起她今日想跟我聊些什么。

 

「想跟你聊我跟一个男生约5M故事的经历,这个男生你认识」

 

「是那个你跟我说过的派对上认识且你要追求的那位男士么」

 

「对的,你可以把它当成一段五十度灰的故事来听,我只是想说出来,尽管,我迫切的想要睡他,而他并不想睡我,但是我们约会的过程仍然很甜蜜,他是一个让我很想靠近的男人,我甚至想要粘在他的身上

 

「我们认识在一场盛大的派对里,当时我在跟其他朋友聊天,他走过来搭讪,还请我们一起喝了酒,我们聊的很投缘,结束之后,他邀请我去他下榻的酒店坐一坐,当时的我并没有听清,便独自回到了自己住的地方。但由于他给我留的印象不错,所以我开始主动在微信上撩他」

 

「他是一个Switch,以前做M,现在做S,做S的时候有过两个M.我们之间几乎什么都聊,平时不太会跟别人聊的内容,会跟他聊,而且觉得很轻松。后来我就有了一个想法——想跟他约PAO,如果感觉不错的话,可进一步确认恋爱关系,总之就是想扑倒他,亲近他。而他只是答应着,当我们真正躺在一张床上的时候,他却把自己裹的像个粽子,好像我是个女流氓一样,生怕我会强***他」

 

「其实我很惊讶你会想要主动去与他发生亲密关系,在我浅薄的认知里,我以为作为一个抑郁症患者的来说,这种主动出击追求自己所想要的行为,似乎很困难,更何况,你之前并没有过实质的性经验」

 

「抑郁这个事情确实会对我有所影响,但是现在我会乖乖吃药,不会像以前那样私自停药,所以其实好很多。另外我是喜欢什么就会主动争取的个性,不管是感情还是工作,面对自己喜欢的,想要的,我都会主动追求,更重要的是,我跟你说过的,他是一个让我想要亲近,想要靠近的男人,这对我来说很难得,因为我见过很多长的好看或物质条件还不错的男人,他们都无法让我产生想要靠近的冲动,但唯独对他,我想要靠近他,甚至粘上他。

 

3

「我珍藏每一个与他在一起度过的幸福瞬间,总想着,也许我最终无法得到我想要的他,可我拥有的这段时光,是美好的,是开心的,并且是真实存在的

「这样的感觉听着似乎很美好,每天来往的人那么多,可唯独他给了你想要的感觉」

 

「是的,我们一共只约会两次,第一次我们定了一个酒店,因为那段时间,我的心情不是很好,所以到酒店房间我就哭了,他抱着我,安抚着我的忧伤,那么温柔,不似他人的触碰,让我敏感到想要甩开。躺在他的臂弯里,我觉得舒适、安全,这是我与别人从未有过的感觉」

 

「在我情绪有所缓和之后,他才开始捆我,那个时候我似乎像个玩偶,被他在床上翻来覆去,我闭上双眼,用心感受他的每一个动作,每一次触摸,所有的过程结束之后,那种感觉仿佛是与他爱爱之后的样子,我们手牵着手,我躺在他的臂弯里,聊了很久,接近凌晨2点多的时候,他离开,并温柔的亲了我一下。」

 

「在那之后,我愈加渴望得到他,但他仍然不同意,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曾经纠结,直到现在,想着就这样吧,只要与他在一起的时光里,我是开心的,那就好了」

 

「我现实中第一次听到一个女孩如此执着地想睡一个男孩却得不到的故事,我以为,男生是很容易答应一个女生这样请求的存在」

 

娇娇的脸上有着些许无奈,她说不清为什么会如此渴望他。也许觉得是这个年龄该有的体验,她没有,所以她想拥有;也许是长时间的单身生活让她迫切地想要结束一个人的日子,在黑夜里,不再拥抱孤独,而是拥抱那个实实在在的他,也许只是他的温柔俘虏了她,让她只想一头栽进去,不再思绪万千,小心翼翼,只是想获得这片刻的温柔。

 

当她说到她口中那个她喜欢的男人之时,眼底会不自觉的害羞,嘴角会不自觉的上扬着,这是她不曾观察过的自己,这是此刻我眼中的她,真诚,可爱又幸福的她。

 

她纤细的手指敲击着吧台,也许是第一次与他人聊如此私密的话题,她有些紧张,用茶水润了润嗓子,接着说道:

 

「后来他有再约我去参加一个圈内的绳缚沙龙,可是距离家比较远,我拒绝了,再次见面,就是上次我们来到这里一起玩耍的时候。那天他把我带回了他租住的房间里,房间有根柱子,进门他便将我整个人捆那根柱子上,以跪姿的模式,以致于被缚一段时间之后,我的膝盖变的非常疼痛。他便将我抱到沙发上,我依偎在他的怀里,闲聊了一会儿,便出门开始觅食。」

 

「那个时候的我们,像一对恋爱中的小情侣,很美好。我想即使将来我们不再见面,即使我会因最终得不到他而留有遗憾,但我应该会永远记住那两个晚上的浪漫,我躺在他的臂弯之中,我们没有Z爱,而我已然有高潮的体验。」

 

他的触碰

让我贪恋

而不是敏感

到想要甩开

「这对我这种很难建立亲密关系的人来说,真的很不容易,所以我感恩,感恩与他的遇见,感恩他待我的温柔,感恩他曾给过的美好时光

4

「你为什么一直强调自己是很难建立亲密关系的这种人?他到底是哪一点触动到你?让你想要靠近?甚至想要与他发生关系?」

 

「如果真的要说的话,我只能说第六感吧,我想要接近他,信任他,他也很温柔,不会乱来。我反感别人粘我,更不会粘别人,可是对于他,我想要钻进他的怀里,粘在他的身上,我第一次有这种感觉。实际上对于X关系,我本身是有点禁欲排斥的,我会想,但也只是想想。但是遇见这个男生,我就想要完全拥有他,但相比占有他,我更不愿意失去他,如果他只是想与我做朋友,我也认,我第一次害怕一个人会离开我」

 

「会不会跟你的病情有关?我们能具体聊聊你抑郁的情况么?」

 

「可以,其实每一次触发,都有一个开关。14岁那年,我第一次去看心理医生,因为当时我考了一个有史以来最差一次成绩,而在此之前,我考了一个有史以来最好的一个成绩,也许是接受不了这样的落差,也许是当时我的父母每天都在吵架,恶劣的家庭环境加上心里的落差,让我第一次感到无助,第一次走向心里诊所」

 

「第二次是我在大学时期,遭受了校园暴力,与寝室的一个女生发生矛盾,被孤立。这件事,像一个开关一样,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把那些藏在深处的恐惧、焦灼、孤独、害怕放了出来,我只能再次选择向医生求助,只是在治疗一段时间之后,我私自停药了,这也给我留下了第三次发病的隐患。直到现在,我还在吃药,吃药可以维持我正常的生活,我觉得这就很好了,我不会再私自停药,只需定期复查即可。」

 

5

「听起来你已经找到了平衡点,可以平衡你的生活与病情,那你有想过你喜欢SM是与你本身的抑郁有关吗?」

 

「肯定是有关的,但也没有太大的关系,因为我会挑选玩伴,只有我喜欢且会有信任感的人才会去尝试,因为我觉得这个东西一定是与信任有关,如果不信任对方的话,这个东西双方都很难获得快感,双方都很难开心」

 

男人跟女人的关系,在某种情况下跟SM的关系差不多,比如很多女生,把自己放在M的角色,但是要知道,当对方做的某些事情你不喜欢的时候,你是完全有说不的权利的,但是往往很多时候,我们都会忽略掉这一点,也许在游戏中,也许是在人生中, 我们也许都曾经委屈求全过,不是么

 

「是的,即使在你生病吃药的时候,你做的每一件事情也都是遵从自己内心去做的。我很敬佩这一点,我想这是大多数女孩子或者说大多数臣服者应该学会并且必须具备的能力,不管在人生中的哪种关系里,能掌控我们的永远都是自己,不要忘记我们都拥有say no 的权利。

 

「嗯,我想我应该永远都不会忘记,因为这是我唯一可以保护自己的武器」

她说话的眼神很坚定。

我不清楚娇娇与这个男人最终会有怎样的结局,也许她的执着最终打动了他,他们终会在一起,也许他的坚定最终击败了她,让她不得不选择忘记他,然后活在没有他的日子里。

 

可无论是哪种结局,我想就如娇娇所说,她会永远记住那些与他在一起快乐时光,那些回忆会在往后孤独的日子里,温暖着她,而那颗勇敢追求心中所爱的心,会伴随着她,直到她找到另一个让她想要靠近的人。

 

我欣赏她面对爱情的勇气,更欣赏她面对自我问题的坦然,她那么平静地跟我诉说着她的病情,以及她与它平衡相处的现状,这是怯懦胆小的我所不具备的。我伪装的很好,以致于没有一个人曾看出过我的破绽。

我曾经骄傲于自己的面具如此完美,但现在却迫切希望有那么一个人,可以用力扯下它,看到面具之下那个破碎却又完整的我,然后接纳这样残缺的我。

 

面对爱情,我似乎只会呆在自己的世界里,感动自己,别人进不来,我也不曾出去。不知道我所欠缺的勇气,是不是如今大多数男男女女都已丢掉的东西。

 

在诺大的城市里,我们都渴望两个人的温暖,但却永远只在黑夜里与孤独为伴,不曾主动接近,更不曾努力靠近。甚至不愿意只为自己可拥有的美好回忆而付出一点点的真心。

 

害怕受伤,害怕麻烦,害怕拥有之后会失去,害怕失去之后便不再想要拥有。于是我们被困在一个又一个害怕里,独自面对,独自伤心,甚至独自死去。

 

我们因为害怕结束,所以从一开始就拒绝了开始,多么悲伤的轮回。

 

但我依然渴望,悲伤过后,会有彩虹出现,我们可以勇敢面对生活丢给的一切,大步向前,迎接新的明天。

来自于布 道 www.b d s m b d.com 字母 圈
资源来源于网络或网友提供,仅供个人学习使用,请勿传播,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站长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布道-字母圈交友虐恋社交平台 » 字母圈故事:他的温柔像毒药一样吸引着抑郁的我
BDSM倾向测试
BDSM倾向测试
加入字母圈
加入字母圈
BDSM教程
BDSM教程
关注微信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