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比sm虐多了

生活比SM虐多了

其实我过去已经写过类似的文字了,但是总是会有一些相同的事情发生。

我喜欢SM,这个事情强调过好多次了,本来其实我觉得这虽然是一种情趣,但是也有可能是一种性癖的疾病。可是社会上总有一些新闻觉得我自己真的是太正常了。你们看看新闻都是啥,要么就是南京女大学生被男友骗到云南杀害,家人掼死孩子的……是不是和这些人比较起来,我觉得自己真的是太正常了。

昨天又有一个新闻,一张厦门国际银行“新员工不喝领导敬酒被打耳光辱骂”的截图在网上热传

截图显示,在名为“2020年校园招聘新员工”的微信群聊中,杨某表示其来自某银行中关村支行,他称自己因为个人原因不能喝酒,过去十年滴酒未沾,因此在聚餐之前他就向支行的行长报备自己不能喝酒。

但是在聚餐时,因为没喝“A角”敬的酒,某领导走到杨某面前,扇着其巴掌,并一口一个“你妈X”地指责杨某。

这个领导更是说自己过敏都坚持喝酒。

更让人目瞪口呆的是,爆料者称离开后,聚餐房间内还发生了摔酒杯砸桌子、对女同事动手动脚的情况,甚至招来了警察。

他作为一个职场新人,因为不和上司喝酒,被上司和同事无端辱骂。

“我对昨天的场面保持震惊和失望……这对于新入职场的我来说,覆灭了我对金融行业的一切美好想象。”

说实话,我喜欢打M耳光,这种项目其实很有感觉,可能不是特别疼,但是屈辱感足够。但是我觉得这是SM,平时我是不敢这样打人耳光的,我觉得和人互殴都比打耳光要好一些,同样扇耳光的屈辱感在平时生活受不了。

前几年还有一个流传出来的新闻,南昌什么美容机构,让女子跪在台上互扇耳光的视频流传出来,声响噼里啪啦,后面背板上还用大字写着“狼性团队”。相关负责人称,这是“一个特意试的过程,不是说扇耳光”,目的是打造

看到那些穿着统一制服的妙龄女子,跪着互扇同事耳光,比我看SM小视频都刺激,但是我并没有勃起,而是觉得心疼。

那群互扇的姑娘脸应该比我心要疼多了。

其实我想知道这群姑娘的心是不是比我的心要更疼。
那群互扇耳光的姑娘肯定脸疼、手疼、膝盖疼、心更疼。

可是不扇耳光行吗?肯定不行。

老板在谈狼性文化,要积极进取,你不互扇耳光肯定就是不狼性的体现,肯定就是个绵羊,那么老板肯定很不高兴。

老板不高兴,肯定就给你穿小鞋,给你穿小鞋,你还混的下去吗。

你不想扇耳光,那就辞职呗,除了这样别无他法。

我怀疑这个要互相扇耳光的老板,就是SM圈子里的人,而且是那种自以为是的S,只有这样才会发动大家互扇耳光,伤害员工的尊严。这压根就不算是打造狼性团队,算是兽性团队差不多,应该说禽兽不如的团队。

我记得当时新京报还写评论《让员工互扇耳光的“狼性企业文化”早该洗洗睡了》——新京报。然后还谈狼图腾,然后说企业都喜欢打造狼性文化……然后夸奖狼性文化是团队作战勇往直前不言放弃,再提这种互扇耳光不是狼性……

我只能说这些媒体还是写的太仁慈了,这是狼性吗,这是在搞笑好吧。这是SM在现实的肆虐,这是SM都不敢的肆虐。

这种户外大型SM调教,我觉得真牛逼,反正我做S这么多年是真心不敢做,这群老板把SM生活化发挥到了极致。和SM比起来,生活比SM要虐多了。

那个打耳光的还是一群年轻的姑娘,他们都是学历比较低的美容行业(没有歧视的意思),所以当时在视频里打的兴高采烈,也没有人停手。

这次这个好一些了,银行业的大学新毕业的孩子,打了一下立马就撤,我觉得这已经算反抗的一种了,毕竟在那个情况下互殴的可能性还是比较小。最起码这种主动曝光的情况,就是反抗了。

这说明学习还是有用的,学历高一点还是能说不的,最起码比互相打耳光不停的姑娘要有点尊严。

生活其实太不容易了,学历再高也一样会被公司压榨。我们都是生活的M,不论你权在大,钱在多,都有生不由己的时候,特朗普还要为议会负责,马云还要为董事会负责。你就是混的再好也一样是生活的奴隶,不同层次的人是不同层次社会的M。

我知道很多人都说,不干就走呗,辞职不干了。说这话的应该都是年轻的孩子,或者说家里有雄厚的资本可以如此(以后我会写一篇和一个有雄厚资本的M调教的故事)。比如其实我现在过的就不错,但是我现在一样要还房贷,一样对领导陪着笑脸,开车被交警拦着一样要点头哈腰,怕生病,怕出安全事故,谨小慎微的活在这个社会里。

愿所有的同好都能被生活欺辱的越少越好。

愿所有的M耳光都是自己跪拜的S所赐

来 自 于 http://www.bdsmbd.com 布道字母圈
资源来源于网络或网友提供,仅供个人学习使用,请勿传播,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站长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布道-字母圈交友虐恋社交平台 » 生活比sm虐多了
BDSM倾向测试
BDSM倾向测试
加入字母圈
加入字母圈
BDSM教程
BDSM教程
关注微信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