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梦里,我才有勇气跟老公坦白那些字母圈往事

-0-

和老公领证前,我一直想找时间和他聊聊自己的过往。尤其是那段字母圈往事。

可是,我真的不确定他听完后会不会介意。所以我的内心一直在挣扎。直到现在,我们结婚两年了,我都还没勇气开口。

在那些挣扎里,我恍惚着做各种梦。在梦里,我勇敢地告诉了他,我的过往。

在那个拼接起来的梦里:我坐在老公对面,话已经从嘴里流出…

-1-

快二十岁的时候,我把自己的第一次给了个S。

虽然没太在意那层膜,可我总归是想把它给一个像模像样的人,起码不该给一个讨厌的人吧。可这简单的愿想也落了空。

我和那S聊了快半年。朋友圈里的他西装革履,字句张扬。特写的镜头不是对着腕表就是对着方向盘。对了,还有很多四十五度侧脸。我向天发誓,我不喜欢这些莫名其妙的调调。可是,那会儿我也不讨厌这些东西,加上他的软磨硬泡,我就和他勾搭上了。

半年后,他出差经过我念书的城市。

他打开酒店房间的门,我看见他穿着短袖紧身白衬衣,下摆被掖进同样几近紧身的西裤里。他的腰间系着大牌头的皮带,头发烫得微卷还带着摩丝的亮泽。那是我第一次发现,我其实讨厌这样穿戴的中年男人。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他远没有他说的那么镇定自控。他蒙上我的眼睛,像条“狗”一样到处闻我身上的味道。那时候,我已经在后悔。他进我的身体的时候,我甚至没觉得有多疼,更多的是屈辱感。

-2-

听到这,老公在梦里重重地敲了敲我的头,可是一点都不疼。

他示意我继续说下去。

-3-

那S之后,我开始了混乱的私生活。现在想起来,我也许是有些自暴自弃,觉得第一次丢得这么恶心,想以毒攻毒,让自己心里舒服点。

大部分M做的堕落事情,我都做过:各种聚会,各种约,也尝试过多人运动。但一直没有认了主的固定关系。

那些人,表面上说着想收我,实际上大部分只是想着能有个玩得开的姑娘可以带出去玩“很开的场面”。如果讲真心地把我据为己有,视作独属于自己的收藏,他们又怕了。我看起来是那么浪荡,又那么容易被轻佻的手指头撩拨走。对我付出真心,他们不敢。

直到遇见Y先生。

-4-

说到这,我看见老公的表情冷峻了起来,还时而用力抿着嘴唇若有所思。

梦里,我问他:“还能继续听下去么?是不是让你难过了。”

老公举起我面前的酒递给我,也拿起自己面前的酒杯:“喝!继续说!”

-5-

Y先生确实有些不一样。他看起来一点都不虚夸,眼神里也看不到凌冽的“杀气”。看得见的,更多的是坚韧的书卷气。

他在一次活动上邀我去他家体验绳缚。之所以用坚韧来形容他的书卷气,就是因为他有种让人难以拒绝的气质。

第一次,除了开始前和结束后的一些交谈,行绳的时间里,他全程一言不发。我约过不少绳师,他们多习惯给我蒙上眼睛。对揩油和占各种便宜,我已经见怪不怪了。可他没有给我蒙眼,我就自己全程闭着眼睛。他手上动作很干净,我甚至觉察不到一丝“企图占便宜的犹豫”。

那次之后,我们又约了几次绳字。有一次,他知道我因为不喜欢那时候的工作而辞职了。在整理绳子的时候,他忽然对我说:“你想试试圈养么?暂定一年,我可以给你**万的补偿!”

我当时懵了:“我没有被圈养的经验!”

他镇定平和地回我:“我也没有经验,我甚至不知道自己喜欢不喜欢!”

我说了,他有一股坚韧的书卷气。我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没拒绝。

-6-

Y先生答应给的补偿,在搬去他家的前一天就都打给我了。

在他的客厅,他给我买了一个很大的铁笼子。他严格地给我定了作息时间表,还给我定了K9的各种规矩(装束、吃住与排泄等)。每周定有三个半天用于绳缚。K9和绳缚是我最中意的项目,所以这些事情都没有难以接受。

出我意表的是,除了这些,Y先生一直没有“碰”过我的身体。穿着内裤打屁股已经算是最大尺度的裸露了。但是,他打屁股真的非常凶。如果作息和K9做的不好,真的会被打到哭。

从那么糜烂的生活里跳出来,被关进禁欲的世界里,结果我先躁狂了。我故意穿着性感去勾引他,可他一直没上钩。有一天夜里,我偷偷爬进他屋子里,上了他的床。我不知道他有没有发现,但什么都没发生,第二天还挨了一顿打。

那之后,他买来好些,各种款式的按摩棒,但只能在奖励时间里用。

-7-

从房子以及生活起居的水平判断,Y先生应该是个豪。他一直不用上班,也没看他在打理什么产业,所以他大部分时间都在家待着。平时如果不涉及作息与K9调教,我们基本上没有交流。他家没有电视,他的业余生活就是摆弄书房的文玩,以及看书。我每周只能有半天可以玩手机,其余时间也跟着他看书。

我居然沉静下来了,并越来越习惯于那样的生活。现在想起来,我也惊讶于自己能接受那样“枯燥”的生活。

-8-

我有点记不清了,圈养大概只进行了五个月。

一个傍晚,Y先生示意我坐到他身边。除了绳缚时间,我从没有在他身边坐过。

他还是那副冷静的语气,似乎他就没用过别的语气和我说话:“我体验够了,我觉得我不喜欢圈养了,你今天就可以收拾一下离开了。”他顿了一下,补充说:“补偿你的钱,不用退,你表现不错,你值得那些补偿。”

-9-

这话像是逐客令。我很快就收拾了东西,当天就走了。

在那些关于“圈养”的文章里,似乎该有很多不舍与难过。离开的时候,我许是难过了一下,但不是太浓。

离开Y先生住处后,我在酒店住了半个月,思考了这段圈养关系。Y先生和经历过的所谓其他S比,Y先生更像是那个“爸爸”角色。他没有把“掌管我”这件事,挂在肉体的那些欲望上。我不知道那是不是叫做“纯粹”。

-10-

我没有梦出老公听完这些话的反应,梦里只有一些碰杯的声音。

想来也对,既然我没办法断定老公听完这些后的反应,那梦里也一定寻不见答案。

-11-

离开Y先生后,我找了份新工作。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段时间的自律,我在工作上变得踏实且有计划。

工作上得到很好的回馈,使得我越发有冲劲工作。渐渐地,我脱离了原来混圈的生活。

老公是合作公司的技术主管,我们一见钟情。他一步一步地追我,我羞羞怯怯地接受。不是说爱情必须慢慢来或必须羞怯,我只是觉得这样的过程,让我知道爱情原来的样子,在小说电影里的样子。当爱情也活进了踏实的生活情境,我才越发感觉,一切都是踏实的。

而在过去的那些情爱欲望里,我从没有双脚着地过。

-12-

虽然我没有梦见,老公听完我的字母圈往事后的反应。可很奇怪,每当纠结在如何开口的情绪里,我就容易梦见最初的那个短袖白衬衣S。

我很确定,我很讨厌他。因为在梦里,我每次都坚定地推开了他拉我进门的手。

-完-

来 自于 布 道字母 圈
资源来源于网络或网友提供,仅供个人学习使用,请勿传播,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站长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布道-字母圈交友虐恋社交平台 » 在梦里,我才有勇气跟老公坦白那些字母圈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