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的新同事竟是我的字母圈老友

-0-

虽然这事儿已经过去了一年多,但现在想起来,我依旧觉得十分神奇。

-1-

我上一份工作呆的公司在市郊有一幢写字楼,我在那楼里工作了四年。去年年初,我找到了更好的去处,就提了辞职。

那段时间,我陆陆续续开始交接工作,所以很空闲。上午十一点,我照常下楼抽烟。回去的时候,刚进电梯,我就看见一个姑娘。她穿着百褶裙和白T恤,皮肤白皙,身材微胖但十分匀称,唇彩上透着粉红色的光泽。我其实不喜欢女孩子穿白色长袜,但她却把它穿得恰到好处。

公司大楼里有很多部门,很多同事虽说不上认识,但也都眼熟。可那姑娘我是第一次见到。

电梯上行的时候,我站在她的后面,她手臂上一块一块的淤青引起了我的注意。那些淤青我再熟悉不过,在以前的M身上,我也留下过很多这样的淤青。于是,我心里炸出了很多遐想。

-2-

平素,在同事眼里,我是个严肃的工程师,也是个谨慎的技术管理者。私下的欲望里,我自诩是个好S。

在字母圈瞎混过几年,那几年做过不少傻事,当然也渣过。很庆幸,我也学到了不少东西,尤其在欲望方面的态度。前年开始,我觉得自己是个好S了。

对于好S的定义,我分为两方面。一方面,作为S,现在我更关注自己的欲望形式,不会为求得某个热辣的M而委屈自己,让自己朝对方的要求去做。另一方面,我也不会去接受任何一个不契合我欲望的M。这样,在日后的相处中,我就不用带着面具牵强虚伪,M对我也不会产生认知落差。

这样确实比较难撩到M,可是,这样建立的关系却更稳定更持久。只要对方接受了我,我就已经是她心目中的好S。作为一个S,我不是好给别人看的,自己的M觉得好才是真的好。

-3-

回到工作位置上,我一面回忆刚刚电梯里偶遇的姑娘,另一面感叹自己已经空窗多时。

那姑娘就像一束星火,把我心里沉寂了一阵的欲望点燃了。那天下午,我又登录了两个月都没上过的字母圈专属微信账号。那里面还有很多以前加的字母圈好友。

我的好友列表里有一个和我聊得很不错的女M。她是唯一一个和我相互不知道对方长相,却还一直保持着联系的女M。我直奔她而去。我叫她小不点,因为我认识她的时候,她才念大二。

一些轻微的寒暄后,她说她来NJ工作了。听到这消息,我立时就兴奋了。可她紧接着说,她来NJ是为了她主人。原来她在我沉寂的两个月里认了个主人。我的兴奋情绪随着她的话泄漏得一干二净。可我还是装着轻松的样子调侃了她几句,同时送了她一些客套的祝福。

-4-

彼时,我真的没有把小不点和电梯里遇见的姑娘联系起来,因为那样的情节未免太神奇了。

-5-

作为老友,我约小不点吃饭,她拒绝了,因为她主人不允许她和任何非亲戚的异性单独约会,包括吃饭。

见小不点十分坚定,我就没有多说别的话,因为我一直知道她是个很认真的M。

我卸下对小不点的幻想,开始继续在网上搜罗、接触适合的M。可是,要找到合适的M,一直不是件简单的事情。

-6-

自从第一次遇见电梯女孩之后,工作时间里,我频繁下楼抽烟。可是,我再也没有碰到过她。奢望落空之余,我心想,她或许只是偶然一次来我们公司办理什么业务,并不是我们公司的新员工。

-7-

随着交接工作的陆续完成,我悠闲地等着正式离职的日子。所以我有大把的时间和小不点聊天。

小不点虽然不愿意多说,但还是明显能感觉到小不点心里有一些困扰。在我追问之下,她才说自己的主人不爱惜她,有些调教行为比较过激,让她有些害怕。当我继续问,到底有哪些过激行为的时候,她就不愿意多说了。我怎么问,她都不说。

-8-

大约距我正式离职的日子还有一周多的时候,小不点主动约我见面了。虽然我很好奇为什么,但她的语音里带着哭腔,我就什么都没有问,想着见面就清楚了。

在我们约的咖啡馆,我拨通她的电话。她接起来的时候,我刚好转过头看见她。如果不是空荡荡的咖啡馆里只有她在接电话,我一定不敢相信她就是小不点,因为我她就是我在电梯里遇见的那个姑娘。

我们面对面坐着,都惊讶于对方就是自己认识了多年的字母圈老友。

我问她:“你记得我在我们公司的电梯里见过你么?”

“当然记得啊,你双眼直勾勾地盯着我,电梯上行的时候你站在我身后,我都觉得全身发麻!”说话的时候,她原本沮丧的脸露出了一些笑容。

我也笑了:“你肯定以为我是什么变态吧!”

-9-

原来小不点真的就是我们公司新进的员工。当我们知道相互成了同事的时候,都惊叹“太奇妙”。

-10-

惊叹之后,我内心的好奇驱动我主动问她约我的原因,以及为什么会哭。

她没说话,站起来坐到了我的身边。她还穿着那件百褶裙,走过来的时候,眼眶里已经有了泪花。

小不点轻缓地拉起她的裙子,我看得触目惊心。她的大腿上都是被利器割伤的痕迹,有些已经结痂,有些却是新伤的样子。她解开衬衣的最上面两个扣子,让我看见她的锁骨周围也有这样的伤痕。

我瞪着眼睛问她:“这些都是你主人弄的?”

-11-

原来,小不点的主人十分暴力,暴力得近乎疯狂。最初的时候,他还只是会癫狂似地抽小不点屁股,把小不点咬得到全身到处都是淤青。小不点虽然觉得过了自己的忍耐极限,可还默默忍着。

直到有一天,他把蒙着眼睛的小不点绑在床上。那是他第一次用小刀,他在小不点的大腿内侧划出了一个M字母的血痕,还划了很多轻微出血的刀痕。

那次小不点吓坏了,哭了很久,事后还哀求他以后不要这样。可是他并没有答应。

第二次,他连哄带骗地又把小不点绑上了。那次,她不顾小不点的哭嚎,又在小不点的大腿以及锁骨的位置划了很多刀。结束的时候,他伏在小不点身上,轻声地对小不点说:“我真想吃了你!”听到这话,小不点连哭都不敢了。

-12-

那次之后,小不点再也不敢见他所谓的主人了。对方见小不点的态度发生变化,就在电话里用**照片威胁吓唬她,还经常夜里到小不点家门口敲门。

小不点实在受不了了,就想起找我帮忙想办法,这才主动约了我。

我给小不点出了主意,也见效了。

我说自己是小不点的亲哥,去她所谓的主人的住处闹了一次。我说我在小不点的身上发现很多伤痕,小不点在我威逼之下供出了所谓主人。我拉着已经怂蔫了的所谓主人,要去公安局报案,他见状惊惶地跟我求饶。离开怂蔫的男人的住处前,我删掉了他手机里的照片,还拍下了他的身份证信息,警告他不要再骚扰“我妹妹”,否则一定把他提溜到警局去。

-13-

闹完之后的那几天,小布丁还是不敢一个人住,所以我把她接到了我的住处,工作日和我一起上下班。

-14-

我办完离职的那天,小不点给我做了一整桌的菜。我们还喝了不少酒。

也许是放下了压力的缘故,醉意朦胧的小不点在客厅随着轻柔的音乐手舞足蹈。我酒量好,那些酒本不足够让我有醉意。可看着小不点畅快的笑容,我似乎就有了醉意。

也许是喝多了缘故,小布丁啪塔一下跪在我的面前,抬起头看着我。我抚摸了她的头发,脑子里像是有个人在弹棉花,砰砰砰地响着奇怪的声音。

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那时候没有主动去抱起她。而是她晃晃悠悠地站起来,把我往她的卧室里拉。

小不点跳上床,一件一件地脱掉身上的衣服,一边脱一边说:“我以后不玩什么SM了,不敢了,我都有阴影了!”

她赤裸地躺在被子上问我:“你想来一发么?”见我没有回答,她接着说:“我明天就辞职离开NJ了,过了今天你就没有机会了!”

-15-

说实话,现在想起来,我也许是后悔过的。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没有扑上去,而是退回来帮小不点关好房门。

说得高尚一点的话,那就是因为我看到她身上的伤痕而于心不忍了。可是,我明明不是个高尚的人呐。

不知道,不明了,不重要了。

-16-

新工作比前一份工作收入好,幸运的是,还没前一份工作忙。

我也很快找到了合意的M。

因为欲望而高起的楼,即便契合又如何。欲望灭的时候,契合的两个人也只能退回来做朋友。

所以,我现在又准备蛰伏一段时间了。只不过这回,我不会因为蛰伏而和小不点失联,因为她离开NJ后,在带走的公司通讯录里找到了我的私人微信号。

小不点加我的时候,验证信息是:“我是你的前同事***。”

-完-

来自于 www.bdsmbd.com 布道字母圈
资源来源于网络或网友提供,仅供个人学习使用,请勿传播,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站长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布道-字母圈交友虐恋社交平台 » 公司的新同事竟是我的字母圈老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