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诚-字母圈最贵的东西

前几天和朋友聊起圈子里大大小小的故事,不像一般谈论猎奇或是开车,我们聊了聊圈子里面最最最常见的一种行为——欺骗。

无论是骗钱还是骗色,骗子差不多都是清一色地利用这一大家都心驰已久的爱好,并施展出自己看似真诚的虚伪。真诚这玩意儿,在圈子里简直比真皮道具还珍贵,有时候,可能还贵。

作为一个女绳师,李小宝应该是圈子里的珍稀动物,一般来说,当女s进组织之后立刻就会成为众星拱月般的人物,但李小宝见多了一来就跪舔加喊主人的男sub,心里总膈应得慌。

李小宝决心不会在虚拟世界里挑选partner,不过,骗子可不会挑选性别和属性,更不会怜香惜玉。总的来说,骗子看着你憨憨单纯,就开始设局了。

当收到一个男m的加好友申请时,她下意识想拒绝,然而这个人的头像竟然心心念念的二儿子写真,作为一个妈妈粉,好友申请当然能拒绝,但是儿子不能拒绝啊。

拿儿子当头像,说明这人有品位。

对方开宗明义,提出想和李小宝约绳。好家伙,连续着几天二儿子,哦不,男网友都在和李小宝聊爱豆和针对圈子所有形而上的看法,最主要是两个人的三观还真的契合在了一起。

何况,男网友就是隔壁理工学校的人,一切都貌似是最合适的,李小宝心里打起小算盘来,开始有继续发展的念头。

可对方还没发这意思的话呢。校园单车的后座,黑色皮鞭和红色的床单——主奴线和爱情线都在李小宝脑子里走了一遍了。不行,得矜持点儿,约绳而已,八字没一撇,李小宝开始思考。

当然,被恋爱和绳缚(的幻想)冲昏头脑之后,她还没反应过来连对方长啥都不知道,就完全相信了手机那头的人。当然,对于颜值要求甚高的李小宝,只想到对方的鲜肉人设真实面目是两米抠脚大汉,就得不偿失了。

在这种顾虑下,李小宝要求对方发一张照片过来。对方扔了好几张照片,脸上打了一个黑色横条的马赛克,不过那壮硕和肌肉的身材的确一清二楚,对方就穿了件背心。

李小宝差点鼻血没流下来,装作不满地问对方为什么不能看脸。对方却义正辞严地回复:这是我的肖像权。看来,这人还挺有安全意识。自带恋爱脑的李小宝看对方什么都是好的。

直到到酒店的前一天,李小宝都在梦里想着自己挥鞭子和对方小翘臀的样子。于是,精心化妆,皮衣皮裙和迪奥999一抹,李小宝天真的脑子配不上这身打扮。她先到了酒店,才发现两人都没有提前商量订房的事,为了做准备工作,于是她主动开了房间去屋里乖乖整理绳子。

等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手机屏幕亮了。对方发来自己开车不慎被交警开罚单,然而自己手里没那么多钱。为了证明可靠性,对方还发了一张交警在面前的照片。

一想想自己今天的计划要是泡汤了该多遗憾,李小宝咬咬牙就打了几百块钱给对方。然而,在打钱过去二十分钟左右,对方便杳无音讯了……等李小宝发送“你到了吗”四个字的时候,就收到了一个红色的感叹号。

李小宝无处吐槽,这种网络诈骗性质的案件,她从来没想过会发生在自己身上。而最可恨的是,骗子从来都是薅羊毛式地骗钱,即使警察叔叔想帮助你,最后也会因为涉案金额不足以立案而告终。

这世界的骗局千千万万,奔着骗钱的人可恨,奔着骗感情的人可怕。李小宝在被骗的人当中相对算较为轻微的,而在众多爆出自己被骗的案例中,不乏那些被骗炮或者骗感情之后,对方以裸照威胁的姑娘。

我向来很反感“一个巴掌拍不响”这种话,这种言论为受害者有罪论提供了深厚的基础。尤其是网络复杂的今天,即使是强奸受害者,总会有“你穿得少”一类舆论出现。

即使我们应该承认,穿多一点,的确有可能会使得异性的目光不在你身上停留过久,但对于真正的强奸犯来说,他们并不以衣服为目标,也不在乎其余的客观条件。内心的私欲和可有可无的自律性才是犯罪的根源。

这是针对大众舆论导向而言。而被骗者也应该明白,你想要对方给予你的,对方出于何种目的会给予你,如何保证对方的真诚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长久性话题。在此,喵小姐建议大灰狼和小白兔彼此都真诚一些,少点套路。保护自己为前提,诚以待人为方法。

最近鲍毓明事件以某种戏剧性的反转发生了冲突。前天下午,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了对鲍毓明性侵案的审理结果——被指控“养父性侵养女14年”的鲍毓明无罪。这件罗生门搞得大家一头雾水,实际上,受骗的不是养女李星星,也不是鲍毓明,而是希望保持正义的大众,是你,是我。

最高检的调查结果总结起来就是,鲍毓明是真的恋童癖,而李星星的声明和请求支援也不是真的。两家人互相知道了对方的需求,李星星需要好的生活,而鲍毓明恋童,甚至其母希望双方能够结婚。

至于这件事情造成的最坏结果,我认为在于对大众舆论善意的消耗。真诚和信任互为前提,双方的耗损机制是相同的,真诚缺少一点,便会引起警戒心和怀疑。且不谈鲍毓明与李星星二者谁错得更多,下一次真正出现性侵案件的求助时,网友们还敢站出来为受害者说话吗?

 

大众舆论功能的丧失,就是如此。就像周幽王烽火戏诸侯,等诸侯的信任感降到最低时,便是周幽王国破之际。而如今的微博和自媒体对法律发挥作用有着莫大的作用,群众有维持正义的功能,但并没有义务去保证正义。

鲍毓明的确是恋童癖,李星星为更好的生活隐瞒自己的年龄选择了他,也许她可以选择更适合自己的人。某种程度上说,他们都是被骗的人,而均不值得可怜。

骗局是五花八门的,小到李小宝的几百块钱,大到公众的信任度影响正义。欺骗是坏人难以克制的本质,而我们需要拥有的,不只有自律,还有辨别人和事件的能力。

来 自 于 布 道字 母圈
资源来源于网络或网友提供,仅供个人学习使用,请勿传播,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站长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布道-字母圈交友虐恋社交平台 » 真诚-字母圈最贵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