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地享受虐恋游戏 – 安全词

 前两篇科普文对BDSM虐恋的讨论中充满了对安全意识的注重,不管是由SSC(Safe Sane Consensual)贯穿到RACK(Risk Aware/Acknowledged Consensual Kink)一脉相承最重要的“知情同意”原则,还是一切实践活动开始之前的相互了解坦诚交流,交换虐恋项目虐恋经验性趣列表的negotiation(谈判)来了解彼此的底线从而共同确立实践项目的范畴,这些都是為了让参与者能安全地享受虐恋游戏的基本保障。而在实践任何虐恋游戏项目中能让彼此在相同的频率上安全地进行游戏,达到步调上基本一致的关键,就是安全词了。所以今天就让作者,乍一看是美人鱼其实是小白鯊的辛西婭,要来从实践的角度来跟大家聊一下BDSM虐恋实践的核心:安全词。

01

安全词為什麼会如此重要地存在著

     安全词在BDSM虐恋文化发展初期也有被称之為虐恋游戏的“关键词”(Key Word)或者“停止词”(Stop Word)[1],是BDSM虐恋游戏中最重要的交流的信号,用於表达正在实践的项目生理,或者心理,在强度有一方面或者多方面接近或超出受虐者的身体极限,情感上线,或者道德底线 [2]。在之前的那篇《虐恋的安全基础》一文中有提到BDSM虐恋跟家暴的根本区别就在於施虐者或者支配者(主动方)对於受虐者和臣服者(即被动方)的可承受界限的尊重和认可,尤其是在SSC(Safe, Sane, Consensual)的玩法中。安全词是虐恋参与方相互探索和磨合过程中非常重要的纽带。也可以作為主动方对於被动方在游戏中生理和心理状况作及时準确地了解的一个渠道。

请注意,虽然如此,但安全词不是暂停和停止BDSM虐恋游戏的唯一激发源。举个例子来说,当我看到被实施了reverse prayer tie(后手观音缚)加frog tie(盘腿缚)然后倒著悬掛的受虐者三次强制高潮后对於外界光原以及外力刺激和对话的反应时间明显延长,而且手指尖端温度明显偏低并经过简单Capillary refill(微血管回充)检测在超过5秒还没有明显顏色变化的时候,就算受虐者并没有说出安全词,我也会暂停游戏,缓慢将其放回地面,并且鬆开绳子,让受虐者得到休息。在这裡顺便强调一下,随时观察被动方的身体状况,是合格的施虐者或者支配者最基本的技术要领。高阶的经验丰富的优秀施虐者或之配方往往都有一定的医学知识储备能帮助她们或者他们很敏锐地对於受虐者的身体状况在当下立即作出判断并做出有效对应处理。在高阶的圈子裡,很多俱乐部会要求会员是持有Valid First Aid Certification(有效的急救技能职业认证)。作者本人虽然是一个做Sub 和Masochist 有时会相对更享受的switch,但我的一些个人经歷可以让我在此强烈呼吁这个技能真的是“亲测有效”啊!医学知识和First Aid Certification真TMD的有用!有这个些知识储备真的可以把BDSM虐恋实践玩得更加得心应手!

台湾一位资深虐恋玩家曾经给予安全词这样的形容:

“BDSM是个被动方需要暂时交出权力的游戏,当受虐或臣服方跟施虐或支配方权力不平等时,安全词是保证两者宏观身份及权力仍是平等的钥匙。”即“我交给了你控制我、按你的想法支配我的权力,那我就必须拥有随时喊停的权力,这样在宏观上,我们依然是平等的。

这一个理念跟SSC的中心思想可以说是相得益彰。

 

(图片来自网络)

02

安全词至少要这样用

      一些新手可能会有一点困惑,為什麼要专门弄一个词来做安全词而不是直接喊停呢?而且更有甚者,一部分保守型的经验玩家会推崇专门选非常容易“跳戏”的,完全不著边际的词来做安全词,这是為什麼呢?原因很简单,在很多BDSM虐恋活动的实践中,被动方会很容易进入到一种consensual non-consented的状态,(即近乎於欲拒还迎的状态),这样的心理状态并不是只有在玩到RACK范畴的时候才出现,其实在很多初阶的SSC范畴类的BDSM虐恋项目裡都会经常出现。一个非常简单的例子就是玩(consensual)知情同意的rough sex (狂野性爱)或者play rape(假扮强姦)游戏中的“半推半就”会因為情景设定和气氛需要,有一方会很享受被动进行的一些行為,甚至会很享受在徒劳的呼救求饶中达到性高潮。在类似这样的情况下,如果没有一个专门的安全词,你是要主动的一方一听到“啊不要啊”,就立马停下来呢?还是要等到被动方是真的在诉求自己已经出现肌肉撕裂了,而主动方全然不知,还觉得这哭喊声挺助兴的呢?综上所述,不管玩什麼BDSM虐恋的项目,都要先定好特定的安全词。安全词不能是“不”,“不要”,“停”,“雅蠛蝶”之类的日常常否定性语句。

有一种相对比较在全球范围内普度及比较广的安全词,俗称“红绿灯系统”,在此简单跟大家介绍一下。虽然这个系统在一些更高阶的游戏中可能会有其自身的局限性,但是还是非常适合新手和大部分有一定经验的初阶玩家应用:

o绿色:一切尽在掌控中,我很享受

o黄色:当前力度或者速度引起了一定的不适,需要放缓或者放轻

o红色:必须即刻停止当前活动,我即将或者已经受伤,或者完全无法承受任何当前活动

在这个系统中的红色就是“Hard Stop”(硬性终止)的安全词如同跑步机上的安全匙一样,当使用跑步机的人不慎摔倒的瞬间,那个连接在使用者和跑步机安全卡口间的绳子会令安全匙脱落,亦或是在跑步的人感觉自己快要摔倒时,主动按下距离把手最近的那个红色按钮的时候,跑步机都会立刻停减速并在三秒内停下来一样。当硬性终止的安全词出现时,当下正在进行的活动必须要立刻停止。目前在BDSM虐恋文化中,尤其是SSC范畴内,普遍高度认可的一个理念就是:对於硬性终止词出现后主动方对此给出的反应和行动,可以区分虐恋游戏和故意伤害行。在SSC范畴中因為没有遵守安全词而被列入黑名单,甚至被排斥出圈的事例并非危言耸听。

值得指出的是安全词并不是单方面的被动方的“信息输入”,主动方除了观察被动方的躯体情况和“non-verbal language”(非口述言语之外),也可以主动询问被动方的状况是“什麼顏色的”。

(图片来自网络)

03

安全词可以这样用

     一些有一定实践经验的虐恋玩家也许会走入一个误区认為安全词是新手才需要的。某些偽施虐方或者偽支配方会觉得说出安全词就是被动方承受力差,不懂玩,或者是级别低。嘿,我呸!在此还是要强调一下,在BDSM虐恋这个相互尊重,且包容性强的圈子裡,没有谁比谁高级!有的只是不同个体之间的差异而已!嗯,所以这些“虚偽”的败类们,可以自行对号入座,返回顶部左上角出去。反之,有一些经验不是特别丰富的受虐者或者臣服者们也难免受到一些不是特别準确信息的误导,而误以為自己用了安全词就是玩得不好,或者觉得用安全词是很丢脸的事情。其实,这都是莫须有的误区!圈子裡的广大朋友们大可不必有这种负面情绪。内陆的一位经验丰富的绳艺玩家曾经公开分享过他在两个截然不同的情况下毫无征兆地碰到了被动方使用安全词的事例,在此正好可以很準确地体现安全词的必要性:

事例一 [3]

 

 一个耐痛指数能让施虐方的手都疼得嗷嗷叫,自己却还只是心旷神怡地哼哼几声的受虐方在有一次刚被打了第一个力度仅仅是热身而已的耳光,就立刻就喊出了安全词。原来,是主动方的手在接触到被动方的脸上时,被动方恰巧微微张了下嘴,这股力量让被动方一下子就咬到了自己的舌头。但是光从外观上,完全看不出任何异样。这时,除非被动方通过安全词来表达,不然主动方完全无法正确感知到这种意外情况。

事例二 [3]

 

绳师排练一个绳缚表演,同时捆绑被动方A和B,其中A是跟绳师长期合作的最亲密伴侣兼搭档。第一次排练的时候非常顺利,把流程、动作什麼基本都定下来后。第二次排练的时候,绳师在动作确定的基础上倾注了情感进去。当绳师先把A绑好放在一边,和B眼波流转,水洩绳盘的时候,A立刻喊了安全词。经沟通之后了解到原来A觉得绳师和模特B太亲暱了,这让A自己產生了抵触心理,她的内心状态已经从表演状态裡出离了,并觉得自己的状态不再能够帮绳师完成这个表演了,所以喊了安全词叫停。

这两个事例非常有代表性地呈现了安全词的使用。从中可以看出,安全词一定程度上是用来规避各种意外风险的。所谓意外,即再怎麼了解对方也预测不到的事情。更何况不是所有的征兆都是肉眼可见的!另外,任何一个人的生理和心理承受能力在不同的时间和场合会有不同的变化。安全词可以让主动方準确地了解当时情况下被动方生理和心理的状况。

(图片来自网络)

04

安全词还可以这样用

     一些有一定经验的虐恋参与者也许并不完全认同之前文中提到的某些玩家秉承的“安全词必自带‘跳戏’效果”的这个理念。上文中也提到过,基础的红绿灯安全词系统也有一定的局限性。在这裡,乍一看是美人鱼其实是小白鯊的辛西婭就分享自己比较中意的安全词,“红酒”的用法,以供大家参考。

首先,红酒这个词并不会非常突兀地有明显跳戏的感觉,因為它本身就是一个比较有浪漫气氛的流体。然而,这个词在一定程度上贯穿了红绿灯安全词系统的视觉效果,红色即带有危险禁区的暗示。其次,喜欢这个词的最主要原因在於它本身可以带入各种不同语境,有很强的多样兼容性。它除了可以很直接了当地跟其它任何安全词的用法一样突然间由被动方大声喊出来作為硬性终止信号,还可以配合句子表达同样的意思在完全不破坏气氛的情况下表达同样有效的硬性终止信号,尤其对於在有多个复杂的玩具(刑具)的情况下,表达生理上局部肢体某处超出承受范围的情况,整句话的使用比单纯一个词更有效果。比如,“抱歉,我的女王大人,在下现在必须要抬起左手用来喝口红酒”来表示被动方需要主动方立刻解开束缚其左手的刑具,而其它生理部位并没有到达极限。

再有,“红酒”这个词更可以配合不同的语境当作跟“黄色”具有一样意义的词来使用。比如,“主人,贱奴再这样继续重复这个动作的话,‘红酒’可就要洒出来了。” 这样的表达是不是比“主人,黄色!黄色!”感觉要悦耳得多呢。

最后,再试想一下,你刚刚在一阵低吼中释放出了禁錮了一个月的慾望之后,精疲力尽地在X型钢架上战战兢兢,摇摇欲坠,我用板子的末端抬起你掛著汗珠和泪滴的下巴,凑近你左耳边轻呼一口气问道:“小奶狗,你现在想不想喝红酒呀?” 这是不是比“誒,那个,你还是绿色的吧?”要舒服不知道多少倍,不是麼?

嗯,讲了这麼多安全词,希望各位就算没能眼前一亮,也至少能噗嗤一笑。誒,不过,一篇文章下来,却还没有提到,在一些相对高阶的游戏裡面,安全词还有另外一种“非言语形式”的存在。那麼下一篇文章就让乍一看是美人鱼其实是小白鯊的辛西婭跟大家聊聊不仅限於“词”的安全词吧。

–完–

References

 

[1] J. Wiseman, SM101 – A Realistic Introduction, San Francisco, CA: Greenery Press, 1996.

[2] Wekipedia, “Safeword,” Wikipedia the Free Encyclopedia, 26 September 2020. [Online]. Available: https://en.wikipedia.org/wiki/Safeword. [Accessed 15 November 2020].

[3] 人中調教師, “調教筆記本 – 什麼是安全詞,” 14 August 2018. [Online]. Available: https://cc12041989.pixnet.net/blog/post/347807192. [Accessed 24 March 2020].

来 自于 布 道字母 圈
资源来源于网络或网友提供,仅供个人学习使用,请勿传播,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站长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布道-字母圈交友虐恋社交平台 » 安全地享受虐恋游戏 – 安全词
BDSM倾向测试
BDSM倾向测试
加入字母圈
加入字母圈
BDSM教程
BDSM教程
关注微信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