惩罚 哭泣 成长 5 -纪实_字母圈sp故事

惩罚 哭泣 成长 5

牢笼

 

「今天不忙回家吧,最近我们都忙,也好久没有见你了」

我看着我妈发的这条信息,犹豫了一会,其实我不想回家,自从自己的房子能住之后就很少回去,对于我来说家只是个睡觉的地方,我不喜欢太多的纷扰,那会让我不冷静,对于自己的原生家庭我也不想过多的赘述,毕竟没有完美的父母,各有各的不同罢了

「我知道了,忙完了就回去,可能会晚点」

回复完之后叹了口气,深深的吸了口烟,才开始投入工作,我没有烟瘾,但是我戒不掉,生活对于我来说只是活着,抽烟也只是让我有个理由名正言顺的逃避一下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思绪而已

其实我的家庭和成长经历确实都很普通,普通到放在人海里都是毫无特色的千篇一律,幼年一样的孤独,童年一样的缺爱,少年一样的麻木,青年一样的压抑,我做过最叛逆的事情也只是独自创业到现在看似有了自己的生活和工作,但每到面对家人,还是会一如过往那般感到深深的无力

其实我不知道父母又是怎么一言不合吵起来的,我也不明白他们是如何一致开始把矛头对准我的,当我开始仔细听的时候,那一直夸我不让家里操心的父母都开始说我长大了翅膀硬了管不住了

我喜欢那首《易燃易爆炸》,不过我唱着自己的词:
盼我独立,又盼我单纯无自我,
想我强大,又想我软弱肯听话。

我不知道怎么去解释什么是成年人,我也不知道怎么去定义长大,二十多岁的年纪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责任又或者自愿也不那么重要,不管我要不要,我都长大了,只是长大的我也不是那么喜欢自己,充其量没小时候那么讨厌自己了

我很清楚这种情况跟他们聊不拢,所以我拿了车钥匙出门,我妈在我身后大吼

“你又出去,这么晚了你还出去!”
“我出去转转。”

然后我把门关上,没什么情绪,不想哭也不想闹,可以说是习惯也可以说是逃避,我只是开着车出了门,然后慌不择路的跑了

我在路边的小超市买了盒烟,我已经很久不抽香烟了,一是我抽多了香烟会恶心,二是他不想让我抽香烟,所以我们折了中,我换了电子烟,但是那天就是想抽,只是不知道是烟苦还是我嘴巴里苦

「干饭!我大概还得两个多小时啊,你在干嘛呀?」

正抽着烟看到他给我发的信息,还有一张拍的吃了什么的图片,我知道他最近也在加班,我们都已经两天没睡个囫囵觉了

「我回了趟家,又出来了,现在在路边不知道去哪」

我回了一句,然后他半天没有说话,给我发了个位置共享,我疑惑的点了加入,只半分钟左右他就关了
我不明白这个男人要干什么,年终的会议是断没有中途离场的可能的
「去看个电影吧,从你的位置开车过去来得及,就这个喜剧片还有排片了,你看完我差不多就结束了,等我一场电影的时间行不行崽崽?」

他接着给我一张电影票的取票码截图,确实从我的位置过去时间是够的
我笑了一下,保存了取票码,然后给他回复
「好。」
手机又响了,我爸发的消息
「早点回家吧」
「我带钥匙了,你们先睡吧」
「那好,你注意安全」
我没有再回什么,向着电影院出发

整场电影我没有看进去,几个数据出了问题我一直在忙着工作,偶尔听到别人在笑才会抬头看一眼荧幕,很可爱的卡通片,只是我对于讲述了什么毫无概念

一场电影看完已经凌晨十二点半,我处理完工作才恍然整个电影院只剩下我一个人,连工作人员都已经下班了

揉揉太阳穴又对了一遍,确定已经没什么问题了,才站起来走出去,我其实很怕黑,整个走廊黑洞洞的,还有回声,这像极了我加班晚归的时候,还是会害怕,但是也习惯了

“崽崽,你出来了吗,我刚出电梯”

我听到他的声音从电梯那边传来,然后就收到了他发来的语音条,心里忽然莫名的踏实了一些,快步朝电梯间走去

“怎么样,好不好看?”
“嗯,挺有意思的”

我没有告诉他自己一直在处理工作的事实,只是顺着他帮我拿包的动作自然的站到他旁边回应着他的话题

“那就行,怕你比我快最后我提前让他们散了,反正也说的差不多了”
我这才注意到他有些微微的气喘,应该是从停车场一路小跑到电梯的
“我又不着急,你处理好了再说,不行我也可以去你楼下等你”

“那不行,我着急,我也不放心”
他理直气壮的强词夺理,拉着我往停车位走去
“开谁的车?”
“都行,你开吧,我不想开了”

这个商场的停车场并不收费,我也不打算开两辆车,不对,应该说我也不打算开车了

他没有问我发生了什么,我很欣赏他的这种分寸感,我也不想多说,只是坐在旁边闭目养神,知道这不是带我回家的路,才兀自松了口气,我不想回去,尽管我说不清为何
 
教育
 
“你饿不饿?我快饿死了,tmd烦死了,那个工作餐真的是吃一次腻一次”

他率先打破沉默,还和近期热点来了次梦幻联动,让我一下子就笑了,他看我笑了他也笑了,揉揉我的头发

“要不咱们给自己加个餐?”
“行,吃什么?”
“我带你去一家店,你肯定没去过”

他眨眨眼睛,充满神秘感的对我说,我配合他显得很惊讶的样子,他笑的更开心了

其实有时候觉得他就是个孩子,会红耳朵的孩子,会想变成光之迪迦的孩子,会放肆大笑的孩子,有时候又觉得他是个大人,会很有原则的大人,会进退有度的大人,会努力变得更强的大人,果然每个人都是个矛盾体吧

这是一家苍蝇馆子,卖豆腐脑和一些粥类,我从来没注意过如此小的巷道,就像我从来不知道凌晨还有一间小屋能这么热闹

我不爱吃豆腐脑,就点了碗粥,倒是他,直接对那个大叔说老样子,我看着他熟练的把小菜也加进了豆腐脑里

“你经常来吗?”

“也不是,偶尔会想吃,这家豆腐脑真的挺好吃的,而且只有凌晨到早上六点才开门,你看来吃的都是加班或者自己专门找过来的”

他兴致勃勃的跟我介绍,我扫视了一下周围,大多也都是有些疲态的中青年

“其实吧,谁都一样,就为了赚钱呗,哪有容易的,好几次两三点这里也有很多人,毕竟再怎么样也不能亏待自己的胃,你说对吧”

我嗯了一声,喝了口粥,继续听他说,他好像也跟几个常客混熟了,和好几个人打了招呼,然后听他说别人的日常,我其实没怎么听进去,只是觉得对面这个坐在小马扎上喝豆腐脑的男人很有烟火气

“你还真挺让我惊喜的,想不到你能注意到这些”
我换了个姿势,然后习惯性的摸出来烟叼了一根抽了
“你也真挺让我惊喜的”

他这么说了一句,一直盯着我手里的烟看,我这才觉得不对,赶紧把烟灭了

他起身坐到了我旁边,然后把我的烟盒拿过去看了一眼,我其实也只抽了三四根而已,但是他拿过去的时候我还是有些不安

“什么时候买的?”
“今天”
“长本事了。”

他用只有我们两个能听到的声音说了一句,然后凑过来,我本能的往旁边退,他一直把我逼到了墙边,退无可退

“我今天就是,有点心里憋得慌”
“我不是说了不要抽烟,嗯?”

眼看着他的手伸过来,掐住了我的大腿内侧,接着狠狠的钳住一块肉拧起来,我疼的倒吸一口气,用手抓住了他正在掐我的手

“疼啊!”
“我说没说过不要抽香烟了?”
他趁着我俯身抓他的功夫干脆直接在我耳朵边问我
“说过,可是我真的忍不住”
“忍不住?”

他又加了点力度,我差点叫出来,理智告诉我这里人太多,叫出来太引人注目了,可是真的是直冲脑门的疼,我以为自己汗都下来了

“我疼啊…”
我缩在他怀里,一个劲的抓他手,他就是不松开我
“疼就叫出来,不是忍不住吗,让别人都知道小孩抽烟挨教育呢”

我一时间分不清他是不是在开玩笑,但是我肯定是不能让自己在这种情况下出声的,我本身就犟,可是我也知道这个事我不占理,做错了就是做错了,我从来都不觉得这句话有什么问题,于是我只能积极的想办法自救

“能忍…不抽烟,真不抽了”

我小声哼哼,满脑子只剩下左大腿内侧的那一小块肉了,疼的我有些微微发抖

“那么久不抽了,今天怎么抽上了?”
“心情不好…”
“说说?”

我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摇了摇头,好在他没有逼我,只是放开我左大腿,换了另一条腿又掐住一块肉

“别!”

我猛的喊出来,又在第二个字快脱口而出的时候使劲憋回去,没什么人注意到,还以为是我在跟他打情骂俏,鬼知道我有多疼,疼的想逃,可是又逃不掉,好像每次他想给我教训的时候,我都没有逃掉过,这么多年一直如此

“别什么?”
他又问我
“别掐我了哥哥…我错了,我不抽烟了,真的不抽了,抽也要跟你说,行吗?”
他笑了一下,似乎对我的求生欲很满意
“以后再发现怎么办?少女”

我很想把他的头扭下来,总是问我怎么办怎么办,好像我真的说了算一样,我想说再发现就鼓鼓掌说我抽烟的姿势太酷了,想必那是肯定不行的

“……你说了算行么”

“那…”他拖长了声音,用抱着我的那只手捏了捏我的耳朵才说“下次再背着我抽烟,我就用你送的那个戒尺狠狠的把你小屁股抽肿,三天都坐不下的那种,有人问你怎么不去上班,我就说不听话被打屁股了,行不行?”

xxx同志”我叫了他的全名“麻烦你做个人吧,别欺负我了”
“行不行?”他不理我,又加了点力道,我倒吸了口气
算了,识时务者为俊杰,先不跟他计较
“行…”
他这才满意的放开我,我揉了揉两处被他掐过的地方,不出所料的都肿起来了。
md,越来越不是个人了啊
 
涟漪
 
最后他还是送我回家了
“我看着你到家我再走,你能不能自己上去?”

他看着我笑的促狭,我白了他一眼,腿还疼的紧,但是也还是咬着牙强装镇定的留给他一个头也不回的背影

到家已经一点过不少了,爸妈果然都睡了,连灯都没给我留一盏

叹了口气,轻轻把门关上打开灯,走到窗边看到他还在楼下,我对他挥了挥手,他把车窗摇下来也对我挥了挥手,才开车走

「赶紧睡觉,很疼就涂点云南白药」
我收到他的信息
「你不掐我我就不疼」
「你不作死你也不疼」
咬了咬牙,没再回复,狗男人,什么话都让你说了呗?

躺在床上看着腿上的那两块痕迹,不碰已经没什么感觉了,心里有些说不清的异样,我讨厌任何在身体表层能留下来的痕迹,但是他给我的却都是在身体表层,我轻轻的摸着自己的腿,心里却挺踏实

「我到家了,烟没收了,最近记得把烟弹都给我,你那里只能有一个,一周给你一个烟弹,心情不好你朝我撒气,不准没节制抽烟」

「哦。」
「如果你自己偷偷买烟弹我肯定让你回味无穷的,我的崽崽」

然后他发过来一个熊猫人表情包,我整个人打了个寒颤,这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吗?什么事都能知道?忽然觉得自己被他看透了,这让我很没有安全感,也觉得他和我的距离越来越近了

「我会有点害怕」
“怎么了?怕什么?”
他发了一条语音过来,声音听起来也有几分困意
「不知道,你快睡吧,我不会偷偷买的」

“小傻子,别多想,我只是看到了你包里四五个抽完的烟弹了,担心你咽炎又犯了,我不会伤害你的,你不想让我知道我又不会知道,我知道还不都是你愿意的,这么说没有安全感的得是你哥我啊,你还怕?”

「切,我就那么一说,我有啥好怕的」

“那你可真棒,赶紧睡吧,白天好好跟叔叔阿姨聊聊,忙工作也不要不耐烦”

「知道了」
“那你啥时候来我家玩儿啊?我爸妈养的君子兰可想见见你了”
「你不如说你家的闹钟可想见见我了」
“本来就是啊,这么久你可算答应了,一直问我呢”
「等我自己考虑好吧行不行?」
“行啊,没别的意思,就是你想的时候告诉我,我随时都行”
「嗯,晚安」
「晚安」

躺在床上没过一会也睡着了,好像这个家也变得温暖了,床和被子都格外的舒服

我跟父母的相处挺微妙,我有时候像个尊贵的客人有时候又像个卑微的附庸,我们的相处总是在这两个极端来回跳动,小时候也没有太多关于父母的记忆,有的只是年迈的祖辈,刻板的老师和疏远的同学

我一直都是个高傲又自卑的怪人

和爸妈吃过饭,他们试探的问我要不要见见一个同事的儿子,和我年龄相仿,等等一系列的推荐

可能这就是相亲吧,在他们眼里女孩子再独立也需要一个男人,他们显得很小心翼翼,毕竟我们因为类似的问题不欢而散过好几次,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总想让我恋爱,明明情窦初开时狠狠泼我冷水的就是他们

“我有男朋友了”

气氛一瞬间沉默,我本来并不想说,毕竟对我来说男朋友还是个太新鲜的词汇,只是我不想浪费时间和精力去应付莫名其妙的人,就只能顺口说了

“谈了多久了?怎么认识的?他多大了?家里做什么的?他做什么的?……”

我妈忽然连环炮般的问我,被我轻轻的一眼给扫了回去,她便不说话了
“那你就先接触着,觉得合适跟我和你妈说说他”

我爸来了一句,我嗯了一声,就算公开了我恋爱的事实了,我也不知道算不算顺利,我也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心里很平静,但是又好像没那么平静,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一点点从我手脚蔓延开来,直到全身都酥酥麻麻的

“那你,有时间约会吗?”
我妈又问

“有,晚上刚约会完,我们目前很好,正在接触,认识好几年了,刚开始,忘了怎么认识的了,过去太久了,剩下的我不想说,可以吗妈?”
“哦,行,那你自己有点数就行,毕竟大姑娘了第一次谈恋爱”

“嗯,一会我有电话会议,先去化个妆了”
一直到忙完是下午了,我才想起来找他
「我跟我爸妈说你了,我说我恋爱了」
「真的啊?你说了?有没有夸夸我?」
「算有吧」
「那我什么时候去你家,肯定叔叔阿姨会喜欢我的!」
「你想多了,没那么快」

「那行吧,巴结好你,争取你能早点让我去呗,对了,我定了餐厅了,今天我早点走,带你吃好吃的去」

我把停在商场的车开回家才看到他给我发的消息,给他回了个表情包就在车里等他,我不想再上楼了,实在有点累,就窝在车里睡着了,每次和家人打交道我都会觉得疲惫

是被他敲车窗的声音吵醒的,我看到他在车外对着我笑,我也笑了一下,开门出来把烟弹都拿给他

“就这些了”
他看也没看,就收起来了
“你不用再数一下看看吗?”
“自家崽崽肯定是信得过,你又不会骗我”
“这倒是,我不会骗你”

我看着他,他嘿嘿一笑,拉着我进了他的车,然后跟我分享他今天的日常,我只是听着,偶尔回应两句,年底我和他的忙碌是不一样的,我需要把控太多的东西和进度,他需要参与太多的会议和活动,我不喜欢把冰冷的数字搬出来和有血有肉的他分享,只在他问的时候才会说一句一切都好

这是一间不大却很有格调的居酒屋,抛去各种客观立场不谈,我确实很偏爱日本岛国的料理风格,简单本色,口味没那么复杂多变,吃起来也有安全感,他总是会投我所好,寻找各种他觉得我会喜欢的日料店然后带我来,每次都挺对我胃口

“我们这也是约会吧?”
“我们不经常约会吗?”
“这样啊,我以为出去玩才是约会,吃个饭之类的就是见面”

他被我这句话搞得有点无奈,看了我一眼,发现我是真诚的发问,他才说

“崽崽啊,男女朋友之间,见面就是约会啊”

“哦,那你见面还打我呢,我还跟我爸妈说我们在约会,谁家约会还挨打的”

“嗯,这确实不太对”他认真的想了一下“不如这样,你跟叔叔阿姨说,你男朋友因为你不好好吃饭不好好睡觉不好好开车偷偷抽烟揍你,让他们把我打一顿,然后再感慨一句自己家种了二十多年的白菜怎么能被这种野猪拱了,你说这样怎么样?”

我听完一时间都忘了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就这么含着看着他,我不知道我脸上什么表情,他反正哈哈的笑了,翻了个白眼把东西咽下去,他还在笑

“你怎么这么可爱啊,你腿是不是还疼,生我气呢”
“我真的不想理你了”
 
旖旎
 
因为工作并不方便只是短暂的回家住了两晚就回到自己住的地方了,忙完工作天还没有黑,难得进行的很顺利,也有心情出去转转,买了一袋甜甜圈然后看到他发的信息

「我马上就搞定了,你忙不忙?」
我拍了甜甜圈发给他才回了一句
「我忙完了,出来逛超市,一会去接你吧?」
「好啊,那我能第一眼看到你吗?」

我没回他,只是结了账就匆匆走了,都没来得及买别的,毕竟刚进超市就收到他信息了

到楼下的时候问了他一句在哪里,他说还得半小时左右,我进了大厅找了个位置坐下等他,也没往楼上跑,毕竟我工作的时候很反感别人打扰,我也习惯不去打扰正在忙碌的人,包括他

看着他从电梯出来,我喊了他一声,他跑过来,满面红光的
“辛苦了,看来还不错”
“还有点问题,不过不是大问题,这两天差不多就可以搞定了”
“那你还这么开心?”
“因为你来接我下班啊,我肯定开心啊”
好吧,这真是我想不到的回答

我们又去逛了超市,我买了没来得及买的东西,他买了菜之类的,我对于厨房的事没什么概念,他倒是一副想好了菜谱的样子,目标明确简洁快速的买完了,和他的分寸感一样,他的效率我也很欣赏

“今天去我那边吧?好不好?”
“那我也得回去拿睡衣之类的”

我不知道为什么脱口而出的是这句话,我是去过他的房子,但是从来没在那里过夜,相比起来他来我这里找我照顾我的次数已经数不清了,最近我的嘴巴总是比我的大脑先对他作出回应,对此我也是很无奈,毕竟在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说完了

他的家比我的要更有生活气息,他总说我的房子装修太像酒店,刻板又统一,他的家那几盆绿植和鱼缸,就比我那里多添了太多生气,那排奥特曼的手办依然放在他的书橱上,我这次也有了进步,除了迪迦还认出了哪个是泰罗,之前觉得这排小人出现的太过于突兀,和他严肃的书房并不统一,暗自别扭了很久,现在又觉得可爱,他就是那种你说世界上没有奥特曼就急的人,所以这么看来也就不觉得不协调了

“你觉得我们这样好不好?”
吃饭的时候我问他
“挺好的啊,你是觉得有什么问题吗?”
“也不是,你会觉得我很无趣吗?”

我心里那颗古怪的种子又开始发芽,这总让我觉得不安,我讨厌亲密关系就是觉得自己输不起,我心里那汹涌的不安就像口枯井,地下的污水又咆哮着想找个出口,我不会处理这种情绪,又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说出口时又开始下意识否定

“我觉得你现在就挺有趣的”他好像并不在意我有些紧绷的肩膀,轻轻的拍了拍我“你这么优秀的人怎么会无趣呢”

“那你会有压力吗?”

“有压力才会有动力吧?没压力我才不这样呢,你优秀又没错,我为什么要因为你有压力,我是为了我自己,再说了,为什么要向优秀低头呢?你很好,我很喜欢。”

那咆哮的污水骤然停止了,变得安静又温顺
“可是我想来点不一样的”
“什么意思?”我看着他一知半解的样子眨了眨眼睛“你猜”

这是第一次坐在他的床上,心一直在跳,我不知道我在想什么,也不知道我想的对不对,这么久一直都是他在迎合我的喜好,从来没有要求过我为了他如何,就算是惩罚,也是建立在我认可的前提下,所以我真的要做些什么吗?这对于我来说太难了,但又好像没那么难,我想不清楚,只是看着那个被我握在手里的项圈,鬼使神差般的戴上了

“崽崽?”
他进来时看到我脖子上的项圈愣了一下
“我昨天熬夜了,不是因为工作,只是单纯的不想听话”

我心跳的很快,我撒了慌,不知道他能不能懂,我祈祷他不要突然直男思维打散我本来就不多的勇气

“你…”

他半天说不出话,我也没有说话,只是跪在床上看着他,我不知道我应该说什么

“你真的越来越不乖了,女朋友特权给的太多了,是吧?”

他随手拿起来一根腰带,对折了一下走过来,我感觉自己脸上一热,他每次拿起腰带我都会如此,我无法形容这种悸动

被他拽到腿上,皮带兜着风砸下来,再怎么悸动,疼还是实打实的,我忍着没出声,但是这么多年我确实觉得自己并不是恋痛的人

“哥…”
我轻轻叫他,他又甩了一下
“为什么撒谎?”
“什么?”

“为什么撒谎?昨天我们打着电话我听着你睡着也不到两点,为什么骗我崽崽?”

我回答不了,我自己好像都没有答案,他看我不说话,又是几下落下来,我疼的想跑,却被他按回腿上

“哥哥…”
“说不说?”

我又说不出口了,我好像隐隐有了答案,但是我说不出来,直视某些自己的小心思真的会让我觉得羞耻,尤其是这种情况下

“崽崽,你到底怎么了?”

他没有再打,把我拉起来看着我,认真看了他的眼睛,那眼神没有让我觉得不舒服,心里才稍微定了一些

“哑巴了?”他又问
“我就是…想让你用你喜欢的方式打我”
我声音很小,已经做好了就算他听不见也不会再说第二次的准备了。
“我可以把你手绑起来吗?”
他竟然听到了,并且继续了这个话题,这让我意外,又没那么让我意外

我点点头,他用领带把我的手绑在身后,然后站在床边,我感觉他好像正居高临下的看着我,我没有抬头看他,是害怕是害羞还是其他我已经丧失了基本的思考能力了,脑子一片空白

“崽崽,虽然我是说过快赶上柳下惠了,但我真的不姓柳”
“那你过瘾了吗?”

我这才抬头问他,他狠狠咬了咬牙,又把我按回腿上,甩了一巴掌,很响,但不怎么疼

“才刚刚开始,小东西,撅好”
来 自于 贼 心字母 圈
资源来源于网络或网友提供,仅供个人学习使用,请勿传播,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站长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布道-字母圈交友虐恋社交平台 » 惩罚 哭泣 成长 5 -纪实_字母圈sp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