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母圈小圈故事_远方-记录圈子点滴美好时光

远方

 

【纪实M/F】缘圈——她考上了我工作的大学

作者:晨曦

 

真实故事忆述,为保护当事人,人名地名作了改编

不知从什么时候,林叔突然很喜欢来自小镇的贝贝,在网络和信息高速传播的今天,我们触摸着同样的世界,而小镇女孩儿仍有一丝质朴,少一些大城市孩子的不安和冷漠,并对好奇却新鲜的事情抱有尝试的勇气。然而在另一面,她们面对着越来越多同龄孩子所无法承受的压力,来自家庭或是学校,最终在不同年龄段缩进角落
 
小朵说自己有主了,却是来自邻省的一座二线城市,在林叔看来,她的主与孩子也无异,刚刚工作,又无法做到经济独立。小朵说他们认识有2个月,对方答应劳动节假期会去看她,说白了就是找她实践。林叔明白这没有那么容易,小朵家在泉县,隶属省会城市,那里交通不便,唯有长途汽车可达,网上查到的时刻表并不准。况且距离五一仍有1个月的时间,林叔断定他们坚持不到那个时候
 
果不其然,没过两周,小朵说自己与主分开了,林叔暗忖早已想到,说起来,这两人的相识只是意外,却保持着淡淡的沟通。林叔并不把小朵当成自己的被,直到小朵心理所认定的异地主与自己分开,尽管在林叔看来是迟早的事,但他仍是个讲究“名分”且有仪式感的人
 
对林叔来说,前往泉县也并非易事,两个小时的单程长途客车,需要提前赴车站做好查询,沿途一片荒寂,满眼破败的城乡结合部场面,在省会城市下属的县城很是常见。前者如同一颗巨大的黑洞,吸干了周边的资源,而离它最近的县城最先变得支离破碎
 
小朵和林叔差了十多岁,正在读高三的小朵已经成年,曾休学一年的她返回校园后仍然惧怕着身边的一切。小朵说不清自己怕什么,老师、同学、学校的氛围,似乎都不是,又似乎都是自己的压力源。小朵时常在学校里莫名哭泣,断断续续的上学或请假,而当第一次面对圈内主动林叔时,小朵默默地低着头,以从缝隙中挤出的微弱声音回答着林叔对于她学习和生活的各种问题
 
林叔慢慢地拉近了与小朵的距离,轻捋着她的短发,小朵个子不矮、肤色偏深、五官精致。学生气的样貌和着装不显漂亮,但稍作打扮也不逊于人。林叔揽着小朵时,突然有了隔辈人的感受,尽管自己也才30来岁,却已不得不被圈里人以叔相称。感叹圈里如同体育界,20多岁的黄金期,30多岁便快要退役;然而,大批10多岁的孩子不安分地拍向前浪,却有大量三四旬之上的男主还在倔强不服老。想到这些,林叔格外疼爱和珍惜眼前这个小丫头
 
从此,小朵迷上了实践的感觉,不敢相信自己会如此痴迷,起初甚至无时无刻心念着当时画面,想想被林叔按在腿上后温暖的手掌,以及撅得高高时落下的戒尺和木拍,在对身边一切失去热情和兴趣后,这给予了小朵难得的温暖和归宿感。然而,实践的快感无法解决生活中其他的问题,恐惧校园的小朵终于还是再次选择休学,并开始了漫长的心理治疗
 
来自县城的小朵身边没有适合的医院和心理医生,只能时不时地被妈妈陪着去省城第一医院,历经往返4个小时的车程,一周一次。后来,因为实在太远,心理咨询改成了线上模式,面对屏幕那头卡顿的人像、变质的声音,咨询失去了效果和意义。其实在小朵的眼中,原本每周的见面也是不知何往
 
小朵平时跟所有正常的孩子一样,在林叔眼中,每一次的见面,小朵只是微微低着羞涩的脑袋,眼神迷离,显得缺乏自信,但那个年龄的孩子还不都是如此?林叔回想起了自己的学生时代,尽管对高中时的课堂和班主任也有内心的排斥,也曾接受过短期的心理咨询,但还未至于彻底无法面对学校
 
林叔自觉有经验,但终究无法释放小朵的心魔,这又有什么奇怪呢,即便是专业人士也没能做到。小朵放弃了心理治疗,也不再去学校,好在身处高三,新课已经完结,只剩下周而复始的习题打磨。后来,小朵照旧参加会考、报名高考,只是不再做任何复习,即便在家里,小朵更是无法一个人专注去复习,而市场被天马行空的想法打乱
 
“人为什么要这样上高中、上大学,我以后究竟要做什么?”
“为什么人和人这么不一样?”
“我问了已经上大学的同学,他说大学很难也很轻松,我觉得这不是矛盾吗?他说你将来就明白了,但我现在就想知道?”
 
独自在家发呆的时候,小朵会有很多深奥的问题扑面而来,林叔无从回答,发现即便是面向中年的自己也不曾去想过这些问题,或是刻意回避着不去想。林叔不明白在小朵丫头小小的人儿和小小的脑袋里,为何会涌现这么多深奥的问题。当然,林叔内心也有自己关于这些问题的答案,但多数时候,林叔避免过于说教的回答,以倾听为主,小朵会围绕着林叔的话再生疑惑。林叔知道,这不是在做心理辅导,只是在陪伴与解闷
 
时间一晃,岁末将近,那年是个寒冬,往年少雪甚至无雪的城市,那年的第一场雪却来得格外早。小朵突然离开了县城,南下去外省投奔父亲,父亲常年在外地做生意不着家,听说小朵已不再去上学、也停止了治疗后,父亲觉得是这边的医院和医生不够专业和负责,决定让小朵到他那里去治疗
 
小朵住进了病房,精神心理科,没有那么恐怖,这可不是精神病院,大家在一起都很活泼,再正常不过。同病房的还有两个10岁出头的女孩,小学没毕业就已经休学调养了。除了每日固定的治疗和打点滴时间,三个姑娘是自由的,小朵一下子成了大姐姐。三人很快处得熟络了,约着出去逛街、吃饭、看电影、玩密室逃脱,赶在天黑时回到病房睡觉。与其说是住院,看起来更像在疗养
 
就这样,小朵每天重复着葡萄糖注射液、乙酰谷酰胺等药物注射,并接受着各种电疗和仍旧一周一次的心理咨询。在那个寒冬,时间过得很慢,空气仿佛都静止了。医院病房里的人不多,流转也很快,除了几个活泛的小丫头不时增添几分欢声笑语,大部分时候是安静和无聊的。爸爸工作太忙,妈妈要照顾外婆来不了,小朵基本上是一个人待在医院里。时间就这样慢慢地过去,小朵和林叔有将近半年没再见过对方
 
小朵住院的日子并没有分别的时间长,一个多月后出院,回了爸爸在外省的家,也是为了开药和定期复查的方便,更主要的是,小朵没有再回学校,这一点家人们似乎已达成了默契,不再催促逼问
 
与这座外省的三线城市迅速建立了亲密感,家和医院都位于市中心,繁华的商场、游乐设施,夹杂着经过翻新的古楼遗址,夜间的灯光打上去很美。江河交错穿梭,与北方家乡截然不同的风格,也会略暖一些。白天,小朵喜欢沿着涪江边走边发呆,沿着桥在东西两边穿行,驻足流连于江边的公园和游乐场,喧闹时可以忘记自己的存在
 
小朵经常拍照发给林叔,让林叔仿佛自己也熟悉了这座城市,顺着百度地图上的坐标画一条线,点开几幅图,就好像亲身游览了一番,痴笑这就是所谓的线上文旅吗?林叔也想抽出一个周末去一趟,无奈时间总在打架,有时是小朵要去复查,有时是林叔周末加班,在这所民办的末位本科院校,自己不受待见的选修课总被排在周末
 
林叔并不喜欢自己的工作,尽管考核压力不大,但对成果的要求总是有的,时常考虑转去行政岗,做一条咸鱼,却又不甘心这么年轻就沦为咸鱼,会失去一些课时费和委托课题的收入,而自己的兼职还不算稳定
圈内不安的灵魂在这里彼此寻找安慰,游离在日常各种习以为常的人际关系和“X情”之外。这里不分主贝、不分性别,甚至不分年龄,大家都是平等的弱者,在喧闹的生活中偶然发现了虫洞,抑制不住好奇地穿梭在两个世界之间
 
就像小朵和林叔,算不上忘年交,也并非圈内典型的主贝年龄差,但这没有影响彼此的陪伴和交流,并不是所有小贝都能接受大叔的角色,或许与小朵爸爸从小就经常不在身边有关。小朵明白,林叔也很珍惜,两人默契地回避临床式的剖析。在圈子里,小朵结识过不少和自己有类似的同龄人,林叔也知道一些,进入圈子或许偶然,但并非全无因果。即便像那些看似“正常”的人,也往往不明白,自己描述的理想对象其实并不真实,也不存在
 
第二年春节前夕,小朵先回了家,爸爸收尾了一年生意上的琐事,耽搁了几天才回。林叔去火车站接小朵,转长途汽车,一直送回小县城的客运站。林叔刮着小朵的鼻梁喊着“丫头”,小朵努了努嘴,这个表情过去很少出现在小朵脸上,对谁都做不出,或许是对林叔更熟更自在了,不再是那个低头默默看地板的小孩子。寒冬下两人暖暖地拥抱,听小朵说着那边的生活,林叔的学校不久便将放假,林叔会回南方过年,开学后才会回来,而那时的小朵也继续辗转于两地之间,得空时林叔会陪小朵一程
 
距离高考最后3个月,林叔不想让小朵分心,不论小朵是否还有心复习,林叔权当倒计时是存在的。尽管小朵内心对高中、对学习的排斥和恐惧感并未真正消散,情绪时常波动、低沉,好在和过去相比已有明显好转。在对人和事全无兴趣的状况下,对林叔和实践的略微依赖是内心仅存的一点欲望,但在林叔看来,这似乎有些乘人之危
 
在高考冲刺的日子里,小朵丝毫没有其他同学那般紧张的情绪,时而去学校,但大部分时间待在家里,复习与否,老师和父母给予她最大的自由。一来,在父母看来小朵有退路,大不了跟着做生意,学个手艺养活自己总没有问题;二来,省内各个档次的高校很多,只要想读书,总有的选,大不了走单招
 
关于未来,小朵有很多天马行空的想法,想学街舞、想学烘焙,甚至想学做煎饼果子。隔三差五同林叔聊起几件,随后总要补上一句:“嘿嘿,本来不想跟大叔说。”因为怕丢人,总想做成以后再说。要面子从来不是中年人的专利。只是林叔倒不觉得可笑,所有的想法都在鼓励,“天马行空”是小朵提的,在那个年龄大家都迷茫。年轻不怕多尝试和犯错,成与不成更没什么可笑话的——这是林叔给小朵的回答
 
然而在诸多想法里,回到课堂不在其中,至少当时不是。小朵总提起以后自己状态好了,再去报个补习学校。提过几次之后,林叔禁不住泼了个冷水:我们的学校教育就是一鼓作气的事,高中更是如此,现在都无法面对,今后生疏了更捡不回来。只能考虑成人自考,混得好了若有必要,报个或买个MBA,但终究与全日制不同。种种关系与差别,不作冗述
 
最后的一个月,小朵突然想开了许多,或许是柳暗花明,不知窄道何处的拐角方得下一片开阔。在父母以及林叔的劝慰下,小朵还是决定去尝试大学生活,毕竟能自由、丰富许多,与高中截然不同,想来不见得有什么恐怖之处
 
初中时还很热爱学习的小朵,高中也算考了所县重点,按照高一时的成绩和排名,原本可以对标一本,如今残存的知识点恐怕200分都达不到。不过,在家人们看来,只要小朵还能接受上学便是好的
 
好在语文想考得太低也很难,英语总还有些记忆,最后的一个月,小朵突击了下数学与理综的基础知识点,无奈成绩仍然没有达到300分。不过,高考之后的小朵判若两人,与喜悦和笑容相比,结果早已不重要了
 
盛夏一日,小朵给林叔发来一张截图,配了副笑脸,没有说一个字,等着林叔的回复,小朵心跳七上八下。这自然是因为图上透露的信息不同寻常,那是来自林叔所在学校的录取通知书。这份民办三本院校的录取通知书得来也并不容易,若按成绩小朵是达不到的,好在有些时候钱能解决问题。爸爸的食品加工小生意算不上大富大贵,但比公办学校贵许多的四年本科学费总还负担得起,至于学校和专业是小朵自己选的。这个夏天,小朵和林叔一起过暑假、等着开学,时间同步、目标也同步

尽管了解自己学校的档次,但林叔并不失望,对于小朵的情况,这是个不错的选择
 
一年多的缘分不算久,走到如今实属意外,远非完美的两个人,各自内心有着遗憾或缺失,但小朵从林叔身上找到了“父亲”、林叔从小朵身上找到了童年,彼此寻见自己渴望的那一部分
 
“以后不是更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了?”林叔笑着调侃小朵。小朵撅着嘴,撒娇地趴到了林叔腿上……

 

来 自于 布 道字母 圈
资源来源于网络或网友提供,仅供个人学习使用,请勿传播,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站长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布道-字母圈交友虐恋社交平台 » 字母圈小圈故事_远方-记录圈子点滴美好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