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少年 2 -记录圈子点滴美好_字母圈sp故事

一个永远也写不完的流水账

——我与少年的后来

 

重逢

“再来一次,我还愿意!”

若说是故事,到了上一篇那里,就足够了。至少满足一个故事的标准,有主角,有情节,有那种意犹未尽的无奈酸涩,十分符合圈子的常态。

但是现实,比文字总是要精彩得多。

我认识了一个好朋友叫园子。

她跟我说:“婧婧,我真的觉得你是为圈子而生的人。你说起实践就像是再分享一道美味的菜。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真的太酷了!”

“我吗?”

“园子,少年进群了。”

“应该是来找主的吧,你收了他吧。”

“你会舍得?”

“不是刚说了我片叶不沾身嘛。”

重逢从来都没有预告。设想过多种再见的情景,甚至觉得可能会有一天,参加个圈子的群聚会,哪个朋友会带着他一起来,他们可能很甜蜜,像我们之前一样;可能那个女主会在我面前对他很凶,或者很冷漠,那我肯定受不了,难说不会上去把他抢回来。

但是没想到不是面对面的相见,是隔着屏幕的重逢。

有人在群里欢迎他,叫他大神。

我忍不住,鬼使神差的的打了两个大大的问号“大神??”

我当时的内心os是,这小破孩是瞒着我做过什么了不起的事情吗?一进群就被称呼为大神?

然后他紧跟着我回了一句“大神?”

然后说:我终于找到了一个有人气的群,感谢学生君。

“我姐竟然也在这个群里!”

“小朋友们好好玩,老阿姨去工作了。”

“小朋友也要去学习了!”

“你再玩会儿嘛,不是好不容易找到的嘛。”

“你不在没人陪我玩。”

我拿着手机有几分不知所措,跟园子说:少年认出我了,他明明不知道我这个号码的?

“诶,有好戏看了。”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园子的看戏脸。正犯愁着,没心思听她打趣我。就在我要切换大小号的时候,园子说了一句:“又不是你不要他的,你怂什么?”

是啊,我怂什么?于是去群里大大方方的回复少年。

“我又没有不理你!”

又不是我不要你的,你自己跑的嘛。管他是来干嘛的,爱找谁找谁,反正也打不着了,能怼一下也不是坏事。我还在自行脑补他会怎么回复我,然后我怎么怼他。就看见了微信上的消息,少年发给我的。

“姐姐!你是不是一直都有好多贝!”配着他专属的生气表情。我脑子里的大戏一下子就消失了,一腔热血变成了一个堆笑的脸。

“啊,你生气的事儿,请你吃饭能解决嘛?”

“我没生气啦,姐我想你了。”四角星从屏幕上方落下来,到输入框的位置停下。

“真难得,我以为你不要我了。”

“是因为你结婚啦,我怕影响你。”

“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嘛。”

“姐姐,你监督我考研吧。我妈妈4、5月不在,没人管我了。”

怪不得又出现了,原来是这样啊。两个月有啥意思,考上了最多一年也就走了,然后我再难受一次?我图什么啊?不感兴趣。真是个自私的人呢,祝他能找到愿意管他两个月的人吧。

“你是想找个人监督你考研吗?我可以给你介绍靠谱的群,或者靠谱的人。”

“不要,我就想你来监督……”

这就要和好了吗?

凭什么?你说不玩了就不玩了,你说回来就回来!好像我才是主动吧?

从他的反应上看,好像我们没有结束过的样子。

我忍不住发了条语音给他。情绪很平和,好像还有点颤抖。就是简单叙述了一下,他说他不想实践以后,我的近况。

我说:我想和你解释一下,我们之前说好了的,我答应过你,所以很长时间以内我只有你一个。后来我们时间总对不上嘛,我就找了个女孩子。然后……我这不是要结婚了嘛,你说的,我以为我结婚了以后就见不到你了。然后就随便找了一个,那段时间我确实状态不好,实践的频率很高。

“然后你就……后来你不是就……你说你不想实践了嘛。我就,我就找了个两个男被……哈哈哈哈哈”强笑了一声,我感觉我好像在说一件很悲伤的事儿,想破坏一下氛围。“所以,你要是去找别人,我也没关系的,我能接受的。”

他好长时间没有回我的消息,可能是在忙。我跟园子说,我和他摊牌了。

“那你们这次和好,你还和他一对一吗?”

谁说我要和他和好了?

“一对一干什么,一年以后他滚回四川,我再死去活来的难受一次嘛?”

过了一会儿,收到了他回复的消息。

我想看到的可能是一句道歉之类的,不过他会这样道歉,就不是他了。

“如果你不想要我继续做你的被的话,那我就退了成全你和那些人;如果在不影响你婚姻生活的前提下,还能和我实践的话,那我在云南就只有你一个”

“什么叫做我不想?你先说的不想,我帮你回忆一下”

“我反悔了!”

我呆呆的盯着手机,当时跟很多同事在一起,我太想找个地方独自发会儿呆了。他又发过来几条信息。

“既然你婚后仍然在实践,我就不需要为你担心了……因为我怕你实践被家人发现从而影响生活,不是怕我被你家人发现!”

“你刚才的那话就是暗示我不重要了,反正你已经有替代品了”

我说什么来着,他能一看见这些就跟我道歉就不是他了。

“叫姐姐!”

“姐姐”

“我想和你实践了……”

“你确定要跟我实践吗?我可能会打死你。”

“为什么呀?”

“你去看下我的空间,算了,你看不到。”

少年回来了!我更新了签名档。

我把少年拉近我们的小群,他进去之前,我跟群里的小姑娘们说,我要拉一个会让我怂的人进来的,她们一个个嘲讽的口气,什么人呀,还会让你怂?

少年啊

你竟然会怂少年。然后收到了一堆夸张且诡异的笑声。

和好

给少年介绍了我的新朋友,小寒,还有一直吃我们俩个瓜的园子,还有那个活宝一样的皮卡丘。他们对他都很热情,毕竟吃了很久的瓜。

和他闲扯

忽然觉得我那天不应该在群里搭你的话的,就该静静的看着你找主

你觉得我是来找主的?

你一进群就交友气息浓重

我要不是看见你,肯定就退群了

那你…要不要再找几个主

干嘛?你舍得把我送出去?

你不觉得把宝压在一个人身上会容易难过吗?

我体验过了就不想让你体验了

我不管,难过至少体验过

他开始好奇我在空间里到底发了什么,让我截图给他看。我说我好懒

我们就是因为你懒我懒才一年见不了几次面的

有其姐必有其弟!

懒肯定不是我懒,以前你住那么远还不是我跑着过去找你

也对

啊啊啊,姐,我们以前的聊天好有意思啊。

是啊,所以我把截图保存了呀,还拿出来秀!

“我是不是你揍过的人里最不抗揍,但又胆子最肥的?”

“是的呀!”

 

第二天,我在空间里发了和别人的聊天记录。少年发了个那个气鼓鼓的表情来质问我,姐你说别人吃我们的糖,但是我在你空间里也看见了你和别人的。我只想让你发给我的,我这样是不是太自私了?

不会啊

那你说你以后还发不发了?

你怎么那么凶

还有更凶的呢!

我们说好的一起退圈的,我一直冰清玉洁,你却还在寻花问柳

寻花问柳?我这么渣,你要不找别人吧

姐,你这话跟谁学的?

我不是都寻花问柳了嘛,配不上你啊

啊,你认真的吗?你要是真的这么认为,我会好好考虑的,但是我又是主张一主一被的,那我要是找了别人,你就不再是我姐了。你愿意吗?

我还有权利选择吗?

我是不想跟你断了这个关系的,但是你的想法我很不确定,好模糊……

我生气了呀

啊,好吧,我僭越了,我去反省。

我恃宠而骄了。

我想摔手机啊!

姐,你冷静啊,早点休息。

你对我的态度是我惯得,你恃宠而骄是我宠的,你用这些来跟我说僭越了,要反省,不就是说我变了吗?

就是要睡觉是吧,睡吧。

我们那段时间,像是很多经历过失恋又和好的情侣一样,会因为错过了那一段时间的经历而起争执。

那两位是有多好看?

你看你看,我一说你就不高兴。

他每次提起来,我都觉我像是个背叛过他的人。恼羞成怒?应该可以这样用。

我跟少年说,我以为你一知道我勾三搭四的就会炸了。

毕竟断了一段时间,难说会有威胁我地位的人,我要先巩固地位,再肃清。

其实我们的程度不一样,你想要的那些,比如管教,比如宠爱,我好像都不会

我一直都想不清楚,你到底因为什么就认定我了

你很优秀啊,而且男被找女主本来就难

哦,我都快忘了你是男被了。

这个周末我们可以实践吗?

姐,求你再饶我两天,我这边忽然有点工作,今天实在走不开。

有工作呀,那就算了,我在你家附近的菜市场买菜。

那我去陪你可以吗?你可以来我家坐坐,我妈妈不在家

算了,你先忙,没准你下午得空可以去找我

我可以去陪你买菜,然后送你回家!

不用啦,我家里还有一张嘴等我吃饭呢!知道你想见我我就放心了。

大概又过了一个星期,我们见面了。他来小区门口接我,老远的看见我,大声叫:姐!然后带着我到了他的新家。一个看起来年纪不小的房子,但是很有味道。屋子里摆满了老榆木的家具,有古琴,有茶桌,是他妈妈的风格。他给我介绍,这是客厅,这是阳台,这里种了青椒、小葱还有……这是卧室,这是我的房间。姐,这是你买的瑜伽垫,我们一会儿可以在这边。我坐在沙发上,他去弄了一下电脑,然后突然过来扑到我怀里。

姐,我好想你啊

我伸手搂住他,摸着他的头发,你好香啊。

我们开始吗?

你先跪一会儿,我定个时间,一个小时。

啊~我可以看书吗?你帮我把书拿过来

不行!

我手机里也有,我看手机

我伸手把他的手机夺了过来,不行!

啊,我不要跪了。

你帮我拿个垫子过来嘛

姐~

在他的撒娇攻势下,我终究落败了。我以为那么久不见,我变了,可能不会那么心疼他了,或者那次那么难过,作为一只天蝎,记仇记得那么牢,应该会知道报复的嘛,也没有。

巴掌落下去,久违的哭唧唧的声音。这个声音好长一段时间停留在我的手机里。我偷偷录过两次实践的音频,一次是我以为的最后一次,一次是真的最后一次。冷战那段时间想他了就会听,用高品质的音响食用效果更佳。

我跟少年说了我录了音,他说,你要是再录,我就把你的手机格式化,然后准备好后事。

准备什么后事?

我把你手机格式化了,我还活得成?

实践完了,少年用他的毕生绝学给我做了一桌的菜。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对他产生的错误认识,总觉得他,只会泡面来着。看着他做的漂亮蒸蛋,瞬间对他刮目相看。他像个大人一样招呼我这个客人,让我在屋里坐着,不用帮忙。我就大喇喇的享受了。

吃完东西,他给我安利了新的动漫。我跟他说,你第一次见面给我推荐的齐神我还没有看完,一直舍不得看。

为什么?

我怕看完了。

看完了再看新的呀

(我怕看完了你就不在我身边了)

那段时间,总是患得患失的。会忽然关注,他是不是在忙,他为什么不理我,是我说了什么惹到他了嘛?还会反复怀疑自己,他图我什么呢?我能给他什么呢?他找我是不是只是因为我安全?是不是只是因为他妈妈不在这段时间没有人陪他了?诸如此类毫无逻辑的胡思乱想。

有一天少年没有理我,我搜了一下列表里关于少年两个字的聊天记录,然后看到别人说什么羡慕他,截图发到了空间。晚上他主动跟我说话,姐,看见你发的那些,忽然觉得我有点身在福中不知福呢。

我不会再跑了

看见这几个字的那一分钟,鼻子有点酸。

他回来以后我们见面的频率很稳定,每周一次,因为他在准备考研,要按时给我回课。

我们聊天的画风变成了这种

今天好累,不想看书了

可以啊,我这周可能也不是很想打你

不行!我要按时完成任务,不让你有任何机会对我下手。

有一天晚上我有空,打电话给他说让他等我吃饭,还点了菜,要吃咖喱鸡肉饭。他给我列了个清单,我按照清单把材料买齐,他说要豌豆,我不知道哪一个是,就买了好多绿色的豆子回来,他看见笑了半天。我还买了瓶百利甜酒,感觉他会喜欢。

我帮他肢解了鸡腿肉,他就赶我去休息了。然后一直等到他把饭做好,不得不说,卖相很好。我们一人倒了一杯百利甜,实际上是我倒了一杯,他倒了三分之一不到,然后兑了三分之二的椰汁。喝了两口,他的脸开始泛红,我才知道他说的不能喝酒,竟然是真的沾酒就醉。

喝到一半的时候,我看他的样子不太好,就跟他说要不算了,他说我会把这些喝完。然后看他有点迷离的眼神,实在是可爱。他跟我说,姐今晚在我家住吧。看看他的样子,有几分担心,点点头说好。

那是我们第一次同床,他身子很软,抱起来很舒服。他借着酒劲儿说了些奇奇怪怪的,我装作听不懂的样子,有选择的搭茬。

早上我赶着去开会,早早地起来了。但是与规定的时间还有点距离,就想坐在床边玩一会儿他。在客厅发现了零食,拿着到床上,想跟他一起分享,他很介意在床上吃东西,也是还没睡醒,就说,你出去。

我反应了一会儿,出去了。出了门。

上午开开会,我跟他说,我觉得我早上像是被你赶出去的。他打了个问号给我,

我说,我刚刚很想把你拉黑。他问我为什么?你要是能给我一个合适的理由,我保证挨打的时候不求饶。

打你还要什么理由。

这句话成了少年经典的实践宣言。

一晃眼差不多快一个月,少年生日。那天很忙,没有提前准备,打了个视频给他让所有同事跟他说生日快乐,我说这是我弟弟。他们调侃,帅哥呢!什么弟弟,亲弟弟吗?我一时有些脸红说不出话,就挂了电话。

给他定了个蛋糕,收货人是跑酷少年。他收到以后特别开心的给我打了个电话,我说我这边有点吵,他说没关系姐,你暂时把手机凑近一点,然后他超大声的喊了句谢谢。视频里的他还歇了口气,像是花了很大的力气。

他说蛋糕等我回去吃,但是我买的是冰淇淋蛋糕,他放在了保鲜层,第二天连蛋糕的样子都看不出来了。我给少年的第一个生日蛋糕,就这样没有留下一张照片。

别等我了,你快吃了吧。

那姐姐周末等你回来吃大餐。

周末他来我工作室找我,我们去商场里吃了一家海鲜自助,我们拿了好多奇奇怪怪的贝壳,有一个东西怎么都拆不开。

这是什么呀?

不知道呢

是不是小龙虾的爸爸,大龙虾。

后来的日子,有点像他刚来这个城市的时候,每天从早到晚的和我聊天,分享生活,任何一件小事儿,跟他分享以后都变得特别有意思。

其实他以前也是这样粘着我的,其实以前是他粘我要多一些的,是我害怕养成习惯,把他拉黑以后,他才不怎么主动跟我联系的。以前他还会毫无顾忌的随时给我打电话的。

有一段时间我的作息很混乱,晚上睡不着,白天一早就醒。他每天都劝我早点睡,有一天我撑不住了,跟他说我想在吃晚饭的时间睡觉,睡醒了再说。他说,那你醒了就会特别饿,然后吃一堆东西,变胖。

于是故意逗他,稍等,我马上回去找你吃饭。

好的呀,那我等你。

你等等看没准会在梦里遇到我和你一起吃饭

你不回来呀?

明天要开会

然后他发了一堆十分找打的表情包,都是一些猫,写着什么你来打我之类的。难得让求一次,马上订了车,还把截图发给他看。

他看见截图开始认怂,给我说什么明天开会之类的,来回跑太折腾了。

到了他家见到我又开始撒娇,我把他从身上推开,跟他说,等你忙完,我们开始。他跪在床上抱着我

姐,怎么生那么大的气啊

我哪里生气了,难得你开一次口说想挨打,不满足你才不对吧。

晚上我们还是同床,但是各盖各的被子,大概是我上次抢被子然他耿耿于怀,才这样的吧。

分别之前

经过少年一段时间的陪伴,我觉得我似乎可以恢复正常了,我不会因为他理不理我有什么情绪波动,正准备跟园子报个喜的时候,少年跟我说他辞职了,要回老家,为了考研,也因为这个气氛越来越诡异的工作。我多大方的,可以的呀!好的呀!我支持你!

然后抬手撕了手边所有的废试卷。我没事儿的,我还可以找别人呢!一大堆人排队等着做我的贝呢!多少人羡慕我们的姐弟关系呢!找个贝多容易呢!

可你是弟弟啊!

我觉得我学会做姐姐了,好像晚了。我做着材料眼泪就开始自己往下掉,我什么时候开始这么脆弱,这么矫情的?少年一定不喜欢我是这样的。我找了一个空教室坐了好久。

我跟他说,我想见你。

我想去你家把我的工具拿走。

“你拿走了,就把我拉黑了是吗?”

说好的,已经不会再因为他情绪波动了呢?我不想让他知道我难过的,可是我,怎么瞒得住他啊。回去蛮好的,他说过的,在那边有个对你很好的人,是他一直很喜欢的地方,应该会很开心的吧,他好好的就好了。

他说他像是黑瞎子掰苞米,换一个环境就会忘记一些人,我会在你忘记我之前把你拉黑的。因为我忘不掉,只能手动解决了。

“删掉能解决什么问题呢?”

不能

什么都不能

我推掉了明天所有的工作,做好了被骂被批的准备,到少年家里找他。我不在乎了,就像以前总是对不上时间,跟他说我有空,跟老板说我请假。

“为什么要为了我请假,我能给你什么啊?你这样我压力好大啊…”

跟你没关系

不好意思,我还是自私的,我只想好好爱自己,和你在一起我会开心,所以就想陪着你,我不管这种开心是用多少倍的难受换回来的,我就是想享受当下。我是主动,不管开始还是结束我都希望做决定的是我。

谁留下

谁难受

 

第二天,我像是个开关坏掉的娃娃,早上起来几乎不敢看他,他跟我说了句“压力好大”。我应该说句什么的,说不出来。我去打了个电话,回来看见他抽烟,我想说“跪下”,到了嘴边儿成了“怎么又抽烟啊”,我不敢扯上实践……

吃了东西,我们坐着一起看动漫,我说“我要走了”。我控制的太累了,用指甲抠着手心的肉,起来去收东西。

“那我不送你了,姐姐”

“没事儿没事儿,我自己可以的”

他送我到门口

“再见姐姐”

“姐姐再见”

“再见姐姐”

“嗯”

他说了三遍,每一遍我都听得清楚的,我没力气回了,他在门口站着看我下楼

我想去抱抱他,我不敢,我怕我哭出来,坐在车上,我没有征兆的开始大哭。

群里聊着天,我看见了小寒,我跟她说

“我打个电话给你,你不要说话,陪我一会儿”

她接起电话

“你咋啦?你笑啥?”

“不对,你在哭”

“你咋了?”

“我从来没见你哭成这样”

“不对,我就没见你哭过”

“你先跟我说,你咋了?”

我把司机师傅哭的发毛,到了目的地,师傅停下车

“您好,目的地到了”

“不管有什么事儿,会过去的,慢慢解决”

“谢谢”

下车,我开始回小寒的话

“少年要走了”

“就是因为他要走嘛?”

“我不想听什么道理,也不想听什么安慰,我什么都懂,什么都知道,下一个肯定更乖,但是我现在就是很想哭”

“好,我陪着你”

到了工作室,摸到之阳的烟,两个空盒,没一会儿,之阳来了

“给我支烟吧”

之阳递给我一支,教我咬开爆珠

“你哭过?”

这么明显的吗?

“嗯”

点上烟,小寒在电话里对着之阳说

“你教她一下怎么抽,她不会的,还要教她怎么不被呛到。”

之阳说“没事儿,我教过她的”

我尾到飘窗上,烟扫在垫子上,冒了个火星,被我按灭了

“之阳,我的烟灭了”

昨晚在他家洗的澡,身上都是他身上的味道,加上烟味,更像了。我跟他们说,我好了,我去给学生上课,出了门眼泪又开始往外涌,不停的跟自己说,你要去上课了,你要面对学生了,到了班级门口忍住了。但是备好的课,一下子成了空白,我今天要讲什么来着,脑子里只有他的名字,就讲这个吧。

“同学们好,我们今天来学习三点水和走字旁”

下了课,老公来接我,我抱着他,太想哭了,刚好接到主任的电话,说些工作上的事儿。挂了电话,眼泪就开始止不住。

老公说“压力那么大,要不辞职吧”

“我挺喜欢这份工作的,我就想抱着你哭一会儿”

“看你这样,我难受啊”

我赶紧调整情绪,我说

我没事儿了

“我带你去买面包吧”

“好”

挑着面包,眼泪就开始流,我怎么一直想哭呢?像是什么开关坏掉了一样,回家做饭,我拿着蒜到客厅剥着,躲开老公,一边剥着一边流泪,看见少年回我消息,眼泪更是止不住。

老公发现了,开始警觉

“你是遇到什么事儿了嘛?”

“没有,没有,我不哭了”

我流着眼泪给少年回复“哈哈哈哈哈哈”

然后跟小寒说,我好像不能要了,又跟皮卡丘说,你帮我和少年聊聊天,我不行了,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我不管干什么都哭。我今天哭的眼睛疼,看手机眼睛更疼。我问她:我是不是不是你的偶像了

“是”

“你一直都是”

少年跟我说

“我们下周去猫咖吧”

“好呀”

我给他分享我做的饭

“我还是会做饭的吧”

“不!你不会!除非你给我吃一口”

“等你走的,上车饺子下车面,我给你包饺子”

“我要芹菜猪肉馅的”

“好”

 

周末并没有要求一定要到校工作,我起了个早拼车来学校上班,把自己锁在办公室里,写了关于他的文字,一边写一边哭,我好想他。现在还在想…

我们聊天,开着视频,他学他的,我忙我的

他单曲循环着《故城》,说是一首写他家乡的歌。旋律动人,却让我觉得难受。

30天?四个星期,还能再见四面,最多四面。

“难说我就调剂回昆明了”

哪里难说,昆明根本没有这个专业的研究生点。倒不如说,我考去他那边读博士,但是我不想了,我不想再难受一次了,算了算了。

他在视频里说,你周末回来要带我吃好吃的,好的呢!

他想吃的我都要带他去吃,他说要再去吃一那家自助,只吃蛙蟹,又贵又没有肉一定能吃回本的;他说他想吃火锅,四川人看得上的火锅一定很好吃;他说他想吃我包的饺子,我想现在就在网上把包饺子用的东西买齐。三个,三周,刚好都吃得完呢!

他说他想去蹦床公园,在云南第一次就是我陪他去的;他说他陪我去猫咖,他像是那种脾气特别好的猫;还有一次…我们可以就在一个地方坐坐,聊天看动漫,像我们每次见面一样,或者他要把东西寄回老家,怕是不一定有时间见我了

 

心理学上讲,人会对未尽之事念念不忘,要不,我也做个坏人吧,像他前女友一样,虽然每次提起来或者伤心或者失望,至少每次痛一下,不会忘。我一直只会对他好,但也只是我认为的对他好,未必是他想要的,他会遇到对他更好的人。怕是留不下什么深刻印象。

 

我可以从今天开始约实践,天天重样的约,我可以学着抽烟,每天抽一包,我可以约着喝酒,每天醉生梦死……我这不是做坏人,是学坏!是堕落!

那怕是会破坏在他心里的形象,毕竟他现在喜欢有学历的,上进的,我得给他留个好印象,作践我自己有什么用呢?

 

我找到了一首歌,单曲循环了

新裤子的《我爱你》

我爱你

我总怕见不到你

看着你

我要把全部给你

纷纷乱乱的记忆

无拘无束的哭泣

反反复复的想你

我终于失去你

分离~~

和你在一起!!

我们与歌名无关。

他刚认识我的时候说要去KTV给我唱歌的,这么多年了,我们一直没去过,好像没机会了,他唱歌一定很好听的,我没机会听了………

 

这个周末很快乐,我和少年一起包了饺子,陪小寒吃饭,带着少年一起陪小寒的闺蜜们吃饭,然后一主一双两个被开了房,基本上打了每个人,就是气氛嘻嘻哈哈的,一点也不像我的风格。

带着少年去了漫画屋,年去了猫咖,我们还吃了一大堆的好吃的,很满足。他说这个周末他很开心!我也很开心!他很喜欢我给他准备的儿童节礼物,我们抽到了两只猫,一只橘色的,一只白色桔耳的。我们漫画屋买了手账本,我想把我们重逢后的回忆,都用手帐画出来,但是少年不满意我画得所有的他,还要求我开智能美颜给他画个写实风,算了算了,画点吃吃喝喝的得了。

 

从这段时间的聊天,我终于感受到了他的舍不得,很开心的话题,忽然感到悲伤。

哭是悲伤的情绪表达方式,愤怒也是。

流泪是最低等级的难过,只是情之所至,眼泪顺着眼角缓缓流出。有的时候用手擦一下才有一点点潮湿的痕迹,有的时候又是大颗大颗的清晰可见的泪滴。

悲伤是一种复杂的感受,是传感器官接收到了信号,比如视觉信号,它是由眼睛看到的,刺激了神经传感,传到心里,心里产生类似化学反应一样的无法物化及描述的痛感,痛感传遍全身,最先脆弱的是鼻子,开始觉得酸涩,像是有什么堵在里面,然后这种酸涩传到眼睛,伴随着抽泣、颤抖,眼泪从眼睛里流出。

我说的悲伤就是如此,忽然情绪冲击了鼻子,然后痛苦的感觉遍布全身,指甲把手指抵出一个深窝,最后才流出眼泪,虽然是眼睛先看到的,但是眼睛并不能够分辨痛苦。

皮卡丘说,我觉得他一定很难过,一般都是被动会更难过的。我也不知道,反正他是被动,什么都被动,我遇到不开心会主动说,主动倾诉,他好像很少表达,不知道他会怎么排解。

闺蜜说,我会因为少年耽误好多事儿。是我耽误的,我做的决定,不关他的事儿。我只是想珍惜能够和他在一起的时间,我最近以为我是没有手机会死星人,今天我发现,我和他在一起,可以几个小时不看手机,可能是平时手机里惦记的那个人,已经在眼前了。

少年那天说:“姐,你周末这真的没空了吗?可能会是我们今年最后一次见面了。”

最后一次的话,那我一定有空。

然后我推了一圈,最后只是陪他吃了顿饭而已

匆匆

然后,少年突然跟我说,他有空了,他可以这周来学校陪我。中间有了一点点波折,但是最后确定,他有时间来陪我。从他确定了开始,我就开始看酒店,一开始想找离学校近的,后来想找一个环境好的,然后发现了他会喜欢的和风民宿,纠结于几个酒店之间。选了一家不是最喜欢但是好评度最高的,就怕极了一时看走眼。

从上午上课开始,就忙着订酒店,然后等他的消息。

“姐姐我出发了!”

等到这条消息的时候差不多下午四点多,感觉时间还来得及给教研室开了个会,还把院长拉过来一起讨论,然后一群同事闹着要去聚餐,我说我要回家的,没有时间,然后磨蹭着过了校车出发的时间,又回宿舍拿了工具,像做贼一样,结果还是在出来的时候遇到了小gay。

他问我

“你还不走吗?”

“六点还有一趟校车,我拿了点东西”

然后匆匆赶到大门口,还没有少年的消息,在门卫大叔的小凳子上做了一会儿,大概给手机充了百分之七的电,接到了他打过来的电话,是个陌生号码。

“姐,我到了!”

“好的,我过去找你。”

老远的看见他,他也看见了我,他穿着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穿的衣服,但是天气差很多,那会儿他把外套穿在身上,现在他把外套系在腰上,长长的衬衫外套从腰际搭下来,像个裙子一样,还挺好看的。他在打电话,我就在一边安静的叫车,车来了以后,就眼神交流了一下,上车就走了。

到了酒店,感觉收到了一只猫咪的表扬,他看见屋里面的什么都很开心

墙上挂了件和服,他开心的拿下来给我拍照。

做一个摄影师的模特是件很难开心的事儿,不过好在他是一个还算温柔的摄影师,他肯定不敢吼我嘛。

拍了一堆,总算有一两张令他满意的。

“姐,你看,超好看的!”

我们穿着木屐出去觅食,我开着导航找到了我之前馋过他的那家烧烤等着烧烤上桌之前,我凭着记忆带他去买奶茶。

“你还记不记上次你馋我?就是你说你去吃火锅了,我还在加班,然后我加完班就去吃了火锅。吃完火锅我就买了个奶茶,发给你,说火锅和奶茶更配!然后你发给我说你在喝霸王茶姬,我买了那个奶茶没几步就看见了一个霸王茶姬,气死我了。”

我凭着不怎么认路的记忆力,找到了印象中的霸王茶姬,走了还多冤枉路

少年说,穿着木屐脚有点疼,忽然很担心。

“我们一会儿打车回去吧”

“不用,没事儿”

总觉得他不喜欢疼,可能有点怕疼,但是会让他疼的人是我啊。吃东西的时候给他安利了一下野良神,看着蛮感兴趣的样子。

“我已经迫不及待回到我们的小窝了呢!”

吃了东西,我们原路返回,少年异常记路,放心的被他拉着手跟着走。回到酒店,他做卷子,我练口语,给他安利了grammarly,陪他一起写了第一篇小作文。

我问他“madam怎么写?”

“madame?”

“为什么要有E呢?你在哪个发音里听到了E?”

“我感觉你都要都动手了”

然后给他玩我的口语学习软件,发现那些他读不好的单词,听一遍原音,读出来都是九十分以上,我以前对他的声音没概念的,现在很关注他的声音。

我们一时兴起开始玩配音软件,估计是他高看了我,随便点开一个素材。

“姐,你看过这个吧?我们配这个吧。”

“你让我听一遍嘛。”

他给我讲了发声的方式,发声的位置,说话的重音、语气,他教得很认真,我学得一脸蒙逼。

中间我说了一句特别煞风景的话

“要不我们把头像换了吧”

“为什么?”

“你这个号不是还用来认识四爱的人嘛,怕耽误你找对象啊”

“没事儿啊,这个号我不用的,你看都是和你有关的。”

我们继续配音

“没事儿,我们今天不累不睡!”

到了两点多,总算有了一个让他觉得满意的。我们上床准备睡觉,我照例在老福特上发晚安,他躺在我旁边,嘟囔着

“姐,你别玩手机了,你玩我嘛”

我赶紧放下手机,过去抱着他,把他当做枕头枕在身下,不停地挠他痒痒,他那么敏感的人,一直躲又不敢反抗的样子,太可爱了,像极了狐狸。一个不注意被他怼到了嘴唇,疼得我半天躺在床上。

“姐,你没事儿吧?”

“你下去跪着!”

“啊,现在吗?”

看着他乖乖下床,我从床上爬起来,嘴巴凑到他嘴巴旁边

“好疼,你不给我揉一下嘛?”

然后顺势抱住他,把他从地上拉到床上,骑在他身上,用一只手把他的手压在他头上,另一只手在他身上游走,脸一点一点的靠近他,停在他的嘴边,我噗嗤笑出声来。

“游戏结束,睡觉!”

他也哈哈的笑,我们各朝一边,听他睡着了,转身过去看着他,大概是过了好睡的时间,我格外精神,借着微弱的光,盯着熟睡的他,手随便搭在他身上,再睁眼已是天亮。我感受到他的呼吸,急着睁开眼去看他,他的眼角朝内向下,闭起来的样子像极了狐狸,他睡醒之前,发出了颇具他个人特色的呻吟。

“姐,要起来了吗?”

“我没睡好,你先起吧,我再睡会儿。”

他起床去复习,我在床上打着滚睡觉,然后因为饥饿醒来。

“我们中午吃什么呢?”

他在认真听课,被我的声音吓了一跳

“要不我下去买泡面来吃吧?”

“好呀,我喜欢酸酸辣辣面”

“如果没有呢?有没有备选项?”

“那就随便吧”

看着他买了一大兜零食回来,一样一样的掏出来,跟我展示,他都买了什么,想起去年要求他买零食来工作室看我,买了甜的、咸的和辣的零食,当时感觉他好棒,竟然知道在随便的情况下怎么买零食。我们泡了面,一起看《新三国》,刚好看到刘备借荆州,一借不还,我们开始讨论四大名著。

“我发现蜀国的人都特别会哭,三国主要写刘备的,但是我一直很喜欢曹操。总觉得刘备男子气概弱了点。”

“我觉得我们以前喜欢的和现在喜欢的有了变化,比如我们以前看红楼会觉得宝黛是官配,都喜欢林妹妹,现在就很喜欢宝姐姐。不对,我更喜欢王熙凤!”

“我还记得王熙凤的判词。”

“林语堂说,判断一个中国人的价值观,问他喜欢林黛玉还是薛宝钗就可以了。黛玉是浪漫主义,宝钗是现实主义。我们是不是从浪漫变成现实了。”

我吃饱了,站在他旁边,继续说

“还有西游,以前喜欢唐僧,现在就很喜欢孙悟空。”

“没有呀,我一直都喜欢孙悟空的!他的忠,还有义。他守护唐僧西行取经,三打白骨精那些是忠,不管怎么被误解被赶走还是惦记着唐僧是义。”

“也是哈,以前看孙悟空被误解特别气”

“是啊,悟空打死那些人明明都是坏人”

“唐僧动不动就撵他走”

“这和你动不动就把人拉黑有什么区别?”

他表情没有变化,几乎没有表情

只是抬着头,看着我

我顺着他的眼神蹲下

“唔……我错了”

 

到了我去上课的时间

“姐姐,我等你回来,等你回来我们把正事儿办了”

“正事儿?”

他看了一眼工具“实践呀!”

“好的,我一下课就回来!”

一个半小时的课,上得十分漫长,学生们问我

“老师,画人难吗?”

“不难,我就是学人物画的”

“那怎么都说画人难”

“也难,特别熟悉的人就怎么都画不像”

下了课我问他

“我下课了,需不需要我带什么回去?”

“不用!姐姐快回来!”

下了楼忽然反应过来没有换高跟鞋,再准备上楼,电梯已经被学生霸占了,就自己走上楼,换了高跟鞋,回到酒店,少年光着上半身坐在沙发上复习。

“饿吗?”

“姐姐,我们实践完再出去吃东西吧,我怕我吃饱了趴着会吐”

“那么夸张的嘛?”

我过去把我带来的工具倒出来放在床上,然后他一样一样的看。

“这个不要用”

“姐,你什么时候攒了这么一堆的?”

“你要不要在我身上?”

“不要,我要趴在床上”

这是什么时候转性的?以前不是黏在身上怎么都不下来嘛?

“那我开始咯?”

“你今天真的想挨打吗?还是为了哄我开心?”

他动了动脑袋,听不到他发出的声音,听他叫了一声,停下来问他

“疼嘛?”

声音没发出去,倒回在嗓子里,堵的嗓子生疼,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有眼泪从眼睛里流出来,我害怕发出声音,胡乱的去拿工具想要继续,拿在手里,一点力气都没有了,他听见了声音

“姐,你在哭吗?”

我扯过被子盖住了他的头

“不准看我!”

试图把眼泪止住,越忍越忍不住

“姐,你继续吧,我不疼”

“姐,你别哭了”

“我就是回家了,我又不是走了”

“我们不会断了联系的”

“你怎么哭成这样啊?”

他试图从被子里钻出来,我丢下工具,进了卫生间,蹲在地上,大哭,哭出来,应该就结束了,我洗了把脸,认真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可以了,我没事儿了。我走过去告诉少年,我没事儿了。

“你不觉得这个结局也很好吗?本来想着是一顿狠揍,结果你下不去手了。”

“你想吃什么呀?”

“我们出去看看吃什么吧”

“好的呀,那我们现在出去”

“我想让你开开心心的和我吃饭”

“我现在……我没事儿了”

“你说了好几遍了,我以为我提前那么久跟你说,你已经能接受了。我又不是死了,我们就像亲人一样啊,就算不在一个地方,我们还可以每天聊天,打电话,视频……”

“我跟你说,我和爸爸见面的时间都很少,想了就视频……”

“再说我就走半年,三个月,一个暑假,一个暑假是不是三个月啊?”

“不是”

“我要是回去了也不会再约别人了,我不会再认识圈子里的人了,但是你可以,只要我是你最喜欢的。”

“你不可以喜新厌旧!你要是喜新厌旧,就别怪我把他们都撕了!”

“姐,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儿瞒着我啊,比如你得了绝症什么的?”

“你才得绝症呢,小说看多了吧?”

“姐,你不想我走得有牵挂吧?”

少年躺在我腿上,我推了他一下。

“你别看我”

“不是,我在这儿什么都看不到,只能看见你的下巴,还是个双下巴。”

被他逗得一笑,一滴眼泪从脸上划到下巴,他伸手帮我擦了。

“还是第一次有人因为我哭呢”

“你想好吃什么了吗?”

“我们订外卖吧”

“好”

我换了睡衣躺在床上,背对着他,眼泪还流个不停

“姐,我一个大活人在这儿,你别伤心了”

“你想干什么都行”

“我就是一哭起来就停不下来,也不一定是和你有关。”

“那你哭吧,我不打扰你了”

忍不住想去打他

“我们吃炸鸡好不好?”

“我想吃甜的”

“泡芙!那种一口一个的”

我在手机上点了泡芙,炸鸡,小蛋糕,他得意的跟我说,

“我点了龙虾尾!不用剥壳的那种”

 

我们看着三国,吃着东西。

“啊,好辣!”

“四川人竟然会怕辣”

“你吃个泡芙,就不辣了”

“我明天上午不想上班了,我找个人代课”

“可以嘛?”

“可以,我搞定了”

群里有人说在四爱的软件里看到了他,我随口应付了一句,他看到了,问我

“你知道?”

“我不知道,就是不想让他在群里再说了”

“他怎么认出你的?”

“我发过咱们的照片,所以都没人撩我”

“不行啊,你这样,不行啊,这不是耽误你找对象嘛。”

我有点好奇他到底发了些关于我的什么?他打开那个软件给我看了几遍,就是没有给我看到底发了个啥。吃完东西他看他的电视,我备我的课。

“你要不要上床上来?”

“你能来床上吗?”

说了两遍他没反应,我没耐心了

加大了声音

“我在跟你说话呢!”

然后他一脸呆萌的看着我

“嗯?”

“到床上来”

他收收东西,拿着手机上了床

“我还想打你”

“你舍得嘛?”

伸手打了他一巴掌

“那你用手吧”

“我带了那么多工具!”

“好吧,我用手”

“用手好疼啊。。”

顺手摸了一下数据线,被他夺了过去,用手生拍了几下,震得手指发麻

“我们睡觉吧。”

 

早上爸爸给我打了个电话,我醒了。没多久他接到了他妈妈的电话,他也醒了,他看着我说“姐,我们就在床上躺一上午吧!”忍不住去抓他的痒。

“哎呀,姐,要是换个脾气坏一点的猫,早炸毛了。”

“姐,你还撸我嘛,你不撸我要起床了”

“撸?怎么撸呢?”

“肚皮都翻给你了!你说呢?”

“猫猫狗狗这些肚皮是他们最脆弱的地方了,要是把肚皮翻给你,那就是他们对你足够信任了”

“这样嘛?那我看看猫的肚皮有多脆弱!”

“我们起床吧,吃吃饭怕是来不及上课了,你不是想吃石锅鱼嘛?”

“那我们可以去楼下随便吃个小面什么的”

“那你去洗漱,我看一下有什么可吃的”

“我们去你学校吃吧,反正也要去学校那边租车回去。”

“我下午的课也不想上了。”

“别了”

“不能这么放纵自己,是吧。”

“我晚上也要回昆明”

“那我们一起嘛,我去图书馆等你,然后我们一起回去,让你感受一下我的车技。”

“你和我一起走可以吗?你没事儿吗?”

“没有啊”

我带着他从门口走进我们宿舍,像是爬了个山坡,然后去图书馆吃了鱼香肉丝盖饭,味道极差。我吃了几块水果,就去上课了,上课的时候忍不住想他,课间二十分钟的休息时间,我想去给他送瓶水,贩售机挤满了我的学生,抢不过他们,就空手去陪他。

“我下课了”

“我累了,休息一会儿”

“这里是不是太吵了,不好看书”

“还好,就是人来人往的”

“我刚才去那个教学楼用了卫生间”

“我就在那个楼上呀。”

“我去上课了,等我”

“嗯,你快去”

看着有个学生对我的课兴趣不大

“麻烦你个事儿,你知道学校哪里卖修正液嘛?帮忙买一个给我弟弟送过去”

“好的,老师。”

“我让我学生给你送修正液了”

“已经收到了,这样是不是不太好”

“没事儿”

下了课,我去图书馆找他

“姐,等我一下哦,我还有一点就做完了”

回宿舍去拿东西出来,遇到了小gay,两个人大方的问好,过后,小gay跟我所有的同事说:他见到了我活得弟弟。

我跟少年复述,少年说“见到我很稀奇吗?”

“是啊,因为你一直活在我的口述里”

我们去租车,他转着到处找

“姐,你找个阴凉的地方歇着等我”

坐在车上

“要不要去吃酸汤鱼?”

“我不太饿呢”

“我饿了”

“啊,对,你中午没怎么吃”

我们去吃了鱼,他说鱼要涮着才好吃,我吃不出区别,他说鱼皮的口感会不同。

“我不吃鱼皮”

“姐,鱼皮是胶原蛋白呢,吃了胶原蛋白会白白嫩嫩的”

“所以你白白嫩嫩是因为鱼皮嘛?”

“对呀”

我们吃了饭往回走,坐在副驾驶和他隔着手刹,感觉很不舒服,不能碰他也不能靠着他,我坐得很拘束,路上我跟他说:

“猴子和小寒认识了很久了,好多年了”

“猴子,就是你叫小奶狗的那个?”

听着他发出了奇怪的声音

这会儿也不怕他生气

继续说

“对,他说他和小寒认识太久了,他们现在出去吃饭出去玩怎么都好,但是实践的话会有点尴尬。我们……昨天那样是不是也尴尬了”

车上太吵,可能他没听清楚

“不会啊,我们不会尴尬啊,他们是他们,我们是我们,是他们不够好才会尴尬呢!”

“姐姐,你要相信我们啊!”

“你不尴尬,我是不会尴尬的。”

“好呢!我到了”

我低头收着东西,下了车不打算回头的往前走,他喊着“姐姐再见!”我忍不住回头,看他把手伸出车窗举得很高,向我挥手我朝他走过去,抓住他的手,

“我在车上,不方便抱了”

“这几天,我很开心!”

“没事儿,我们来日方长!”

 

我以前觉得我和少年的离别会是

“朱弦断,明镜缺,朝露晞,芳时歇,白头吟,伤离别,努力加餐勿念妾,锦水汤汤,与君长诀!”

现在想想,哪就长诀了,应该是

“我们终要再见,再见,为了再见!”

 

我和少年要异地了,只是会在两个不同的城市,但不是分开!距离从二十公里、七公里、三十公里,变成九百二十公里,就是远了一点点而已。

他还是我的弟弟,我还是他的姐姐,我们的故事还是会继续下去!

“我们不会断了联系的”

少年之前说,要和我拍100张合照,从开始到现在我们只有一张合照,还是那次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他了,要求拍的,他还欠我九十九张,如果算以后一年能见两次,每次一张,那我们至少还要纠缠五十年,所以不是分离,一个分别而已……

“姐姐,你要相信我们呀!”

 

再见为了再见

这一天

很久了

终于到了

我知道他差不多这个点起床了

差不多要出发

想跟你道个别

出门不要急不要慌不要因为什么发脾气

不过这次,计划了这么久

你应该准备的十分充分了吧?

我一切都好

你大可放心

如果有什么需要这边办理或者帮忙的事儿

你随时跟我说

我如果有机会去你那边

一定提前和你联系

不管时间怎么安排

我一定会见你

所以我们今年的最后一次见面

到底是哪一天

现在还言之尚早

祝你一战成硕!

你那么聪明

又那么努力

想做的事儿一定可以的!

我会在被你追上之前

变成你新的榜样

希望我们能一直这样

不断追逐着彼此

又相互扶持着同行

在同一个方向

同一条路上

我们终要再见

感恩让我成为你在他乡认识的第一个人

感恩这四年来的陪伴

虽然破碎

但很甜

感恩你带给我的一切

是你让我变得坦诚、变得温暖

感恩我们的重逢

让我有了贯穿始终的机会

日后,若你想起这里

不论开始还是最后

都会有我

应该不只是回忆起这里

你的回忆都会有我

我不会只是回忆

我们还有无限的未来

再见

为了再见

我的弟弟

我的旺仔

我的少年

 

异地以后

我们每天视频。有时候他身边有人不方便,有时候我身边全是人,就那么直接的给所有人看,这是我弟弟,我在和我弟弟视频。

有一天,少年很突然的跟我说,姐,我好想你,我好舍不得你,我们本来可以不用分开的。

我………

我也舍不得你,我也好想你。

 

如果我再小几岁,或者性格再任性一点,我可以用我的方式,给他分析。分析他回去搬家租房上班考研的可行性,同样的精力花费和收入,他大可以在昆明找个便宜的地方住,随便找个活,凭他的专业,找个那种干两天休五天的工作,随便赚点糊口的钱;分析他老板对他如同示好一样的态度,大可以踏他个人情,继续住在租金便宜的宿舍;或者干脆就靠着积蓄,全职复习。

 

我有底气,我真的动了不想让他回去的心,我真的不想让他走,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劝他,逼他,强迫他,都是有可能让他留下来的。

 

但是,我不确定他是不是想留在昆明,我确定他很喜欢家乡!我不想因为我自己的喜好限制他,不想因为我自己的感受耽误他,这些并非百分之百有把握的事情

我不敢因此强迫他。

 

也许,不是因为他走,我们俩个都不知道,在对方那里我们都很重要。不是因为他走,也不会那么坦然的展示真实的情绪,也不会什么都不顾忌的粘在一起,也不会把时间精确到秒的见面,也不会算着数着的带他去吃想给他吃的东西,也不会给互相留下那些代替自己的纪念品,也不会很认真的花心思去制造那些会让我们不断思念的回忆。

 

这样的小别

胜初见呢!

 

之后的日子,我陷入了回忆。我会忽然想起我们第一次见面说了什么,第几次实践做了什么,会因为忽然想起一些细枝末节的小事儿,特别开心。

第一次实践,要走的时候,少年问我,不在这里睡嘛?一脸的人畜无害,现在回想起来都不觉得这样的对话哪里不对。

少年走后,我约了一次实践,我的黑檀板子断了,这是我来云南以后买得第二批工具,是我第一次买大月亮的工具。

之前,我翻到这个就动心了,问了下价格,这个板子和一个配套的戒尺一共700+,太贵了,我就开始犹豫,然后认识了少年,手里当时就是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好像是看了个科普贴,说小红小绿热熔胶那些塑料制品,打了以后的伤痕不好愈合,还会有什么不好的,就开始嫌弃手里的东西,然后又惦记起这个板子和戒尺

考虑到少年的承受力,还特意跟月亮说了做薄,减了一厘米多的厚度,我记得当时月亮跟我说,这薄厚是木料的薄厚,你这做薄可不能减钱呢,我就不问你要这多的手工费了。

 

然后等了好久,或许是我急着使,就觉得等得特别漫长。

 

第一次和少年用到它,是少年把我寄存在他那的工具扔了以后,约好实践的前一天,我组织了“学生运动”,反对一个学校两个艺术学院设置,然后被同学捅到书记那,出发去见他之前,我正在被书记约谈,本来扯的慌是我去他家那边开会,我自己打个车就能去,当时还是我男朋友的老公担心我心情不好,就非要送我。

少年早就到了约好的地方,在那傻等着我回去,还跟我说他困了,我赶着回去,发现他跑去了B座,我们应该去A座。然后我还没有带身份证,他又等着我去开户籍证明,他不带身份证是很正常的事儿,一直就没见过他的身份证,那天好像是我印象里打他最狠的一次,稍微动一下就重来,他跪在床上,扶着床头,一开始是二十下,重来,然后五十下,重来,好不容易挨到了九十多下,他动了一下,我说重来,他还是撒娇的语气但是声音很大,像吼一样

“我不要了!”

看他的反应我以为他生气了,就停了手,抱了抱他,他屁股肿得发硬,唯一一次到这种程度,那天是我有事还是他有事儿不记得了,反正没吃饭就各自回去了,他还问了我怎么坐公交,看着他走了觉得特别亏欠,那会儿跟他接触,我一直对他特别客气,等了好久没有他的消息,想了想给他发了条短信。

“不好意思啊,我今天状态不太好”

“姐,你怎么啦?突然这么客气”

 

到了第二天,他说他好难受,站着也疼,坐着也疼,动一下也疼。我听着有点发慌就开始各种找消肿止疼的方法,然后让他去搞点消肿止痛酊,云南白药什么的,但是这些就怕他自己不好擦,他说,其实也没有那么疼啦。

我回他,我一直不知道怎么跟你相处,你说你不喜欢疼,这种关系都是除了疼,我也不知道还有什么,后来他回了我什么我不记得了,连我自己这句也记得不是太清楚,这次好的时候我总想又把他打成这样,总是被他的各种撒娇攻势败下阵来,反正就是我舍不得了。

 

第二次是,我那次手机丢了去找他,打车到他家小区大门口,找不到路问了一路,房子建的一模一样,进了院子也分不清,找不到他家到底住在哪,按错了门铃,遇到了个好心的叔叔,我说,我来看我弟弟,我不记得他住在哪一栋了。那叔叔说,你记得他电话吗?我帮你打,我不记得。跟他道了谢,然后保洁阿姨看我可怜,给我开了门,我进去以后敲了好久的门,都没有反应,我还绕着去窗子那边看了一下,我记得他会在小窗子旁边抽烟,还指望他在楼上能看见我,然而并没有。

我瘫坐在他家门口的楼梯上。不抱希望的用这个板子敲了下门,门开了。他看见我吓了一跳。

“姐,我以为你不来了”

 

后来还用了好多次,今天它断了,用了四五年,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我想把它修复,我会修书,修字画,修瓷器,试试看能不能修好吧。修好了怕是不能打人了,能敲门就行了

 

有一段时间想少年,想的发疯,我看各种猫,甚至想养一只他喜欢的金渐层。但我没有任何养宠物的经验。就每天看各种猫的照片,视频,动图。手机里存了一堆,全是猫,想他了就发一张出来。

 

我跟他说,我已经快要出现幻觉了。今天我去吃酸汤鱼,下楼梯的时候恍惚间好像看见了少年站在桓台上,单肩背着包,打开一只手等着我去抱他。

我说完这句,他没有回应

我又说

我就是换个方式跟你说,我想你了

我也想你,姐姐!

我们要一直想

一直想

想到我们见面为止

好!

 

万里归来颜愈少,微笑……

 

来 自于 贼 心字母 圈
资源来源于网络或网友提供,仅供个人学习使用,请勿传播,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站长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布道-字母圈交友虐恋社交平台 » 我与少年 2 -记录圈子点滴美好_字母圈sp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