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我不想自己是个M”

说实话,关于Moon的结局,我听到更多的是悲剧。当然悲剧也许是为了迎来新的喜剧,而且很多人解构人生的意义的时候,不啻用悲喜剧这样的词汇,转而大谈经历的意义。无解!

 

今天的访谈对象,在告解室里给我的第一句留言就没有掩盖住她的纠结。

 

“你觉得做一个Moon,是在糟践自己吗?”

我习惯性故作深沉地反问:“你觉得,去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是不好的事吗?”

“可是,有些想要的东西是黑暗的。”

我接着:“先不说东西本身,你去抓一把自己想要的东西,对你自己来说,是没有意义的吗?”

“意义啊,好难说清楚意义啊!”

 

为了了解她褶皱不顺畅的内心世界,我试着和她聊聊她的故事。

 

YJ(野酒):Moon的欲望在你身上让你不适吗?

GI(受访者):在我十五六岁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迷恋影片中的暴力色情画面。那时候,我就有隐隐的不安。那种类似于常人发现自己长了根尾巴一样的不安,怕被别人发现,怕自己可能是个怪胎。长大一些后,我怕自己是有某种心理问题。所以我从意识到自己有这方面喜好的开始,就在竭力控制和对抗它。好像电视剧里,角色思想挣扎的时候会冒出黑白两面的自己,她们在对话。我会让那个穿着白色衣服的自己狠狠地批评灰色衣服的自己,逼着自己去想去认为那些东西不是自己真正喜欢的。可越这样,那些画面就越在脑子里,《色戒》中梁朝伟和汤唯的那场很虐的床戏在我手机里删删下下,反复了太多遍。这样反复在自我谴责,又时常失控的循环里,挺痛苦的。

 

YJ:后来呢,这样的欲望驱使你做了什么吗?

GI:大四准备毕业的时候,我忽然在一个瞬间觉得,该尝试在这样的循环中跳出来了。于是我想亲自找一个人试试,如果这些只是心里层面的一些东西,而我的身体并不会喜欢,那样我就可以安心了。于是我就在豆瓣上找了一个Star,我直接告诉他,我就想试试那种感觉,还暗示他可以下手重一些,把我打怕我以后就不会迷恋这些东西了。

我一直记得那件酒店的走廊灯特别亮,让我有一种慷慨赴死,然后涅槃重生的仪式感。他和他说的自己没什么差别,在StarMoon之外说话温柔谦和,但StarMoon里像一头要吃了我的野兽。疼和羞耻感第一次冲到脑子里得时候,我哭得没有声响,因为我知道自己本就不是来享受宣泄的。一切结束后,他抱着我和我说了些话,我忘了他说了些什么,但我感觉到他的怀抱很温暖。不久我们就前后脚离开了酒店。

 

YJ:结果没有如你所愿吧。

GI:嗯,虽然当时我哭得很厉害,也确实对那种痛有点招架不住,回到寝室坐在凳子上都觉得疼。可没几天,我看见自己屁股上得痕迹变成深红色得印子,再变得灰暗,渐渐要淡没掉的时候我竟然有些舍不得。于是我脑子里关于那些被粗鲁对待的画面变得更具体,更有代入感。那些感觉不再是捏造出来的东西,而是回忆了。这让我更加不安,为了逃避这种不安,我把这些留恋怪在他怀抱我的时候太过温暖了。

 

YJ:逃避几乎不能解决问题,只会让问题以更严重的方式出现在别的时候。之后呢?

GI:既然我把原因归在他的怀抱上,于是我决定再试一次。我还是像第一次一样,告诉他不要顾虑我的感受,可以下狠手。我又满怀仪式感地去,不同的是,我在刚刚结束的时候就着急离开了。我刻意在结束后不进行一丝一毫的交流,刚走出酒店就把它拉黑了,等待心里产生厌恶感。可最后也还是没有等来。

 

YJ:那现在呢?你的生活和StarMoon是怎么交错的?

GI:就和当初手机里的小电影删删下下一样,我掉进了另一个循环里。隔一段时间,感觉支撑不住欲望勾引的时候就约一个Star,约完就删掉。约多了自然也会遇到特别渣的,渣男确实让我厌恶这个圈子,但欲望就是没有消失,或者说是,老是很快就“春风吹又生”。我也开始越来越厌恶自己,觉得我是在糟践自己,这让我挺痛苦的。

 

YJ:你有没有试着想过,就和StarMoon的欲望和平共处,找一个靠谱的人维系简单的StarMoon关系,不纠缠欲望,顺其自然。起码在我看来,做个Moon没什么好羞耻的。

GI:可我放不过自己,我希望自己遇见一个平凡又阳光的人,一起努力过自己的生活。我不能允许自己的未来生活里又StarMoon,所以我一直没有放弃寻找厌恶StarMoon的感觉或一个能强制自己放下这种欲望的理由。

 

YJ:你已经在厌恶StarMoon,我没有见过比你还厌恶StarMoon的人了。但是欲望它在你身上并不听话。如果非说你心理上有一些毛病的话,那不是StarMoon的欲望。而是你对于自己应该怎么样的想法太过偏执。要懂得和放不下的欲望和平共处。

GI:最近我准备接受一个特别温暖的男人了,他对我特别好。我希望他能让我明白爱情和生活能对抗旁杂的欲望。和你说完后,我就会删掉一切和StarMoon有关的东西,打电话告诉他我同意和他在一起了。希望这次不会再回来。

 

YJ:虽然我觉得借助外物来获得充实,或拿来强迫自己解决什么问题挺危险的,但我还是希望你这次能成功,在以后的生活里也开始慢慢懂得和欲望和平相处,放下一些偏执。

GI:谢谢,我会试着松一松我精神里的某些弦的。

 

StarMoon的欲望剔除不掉,但你的心里上又实在容纳不下它,该怎么办?矛盾的东西相撞,如果不是妥协或强有力的控制,痛苦估计是难免。该松的地方就松松,毕竟可以紧的地方也很多。

来自于 www.bdsmbd.com 布道字母圈
资源来源于网络或网友提供,仅供个人学习使用,请勿传播,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站长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布道-字母圈交友虐恋社交平台 » 访谈|“我不想自己是个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