销奴的真实回忆

真实回忆。

 

这段故事回忆色彩很明亮。如果把一段主奴关系的结束用丧葬二字来表述,那显然,兰州奴是喜丧。

截止到今天,我所牵绳过的,都会赐名。赐名一定是在签订契约之后。契约中会对所有情况的出现做提前的预判分析和约定。兰州奴赐名销奴。后来有人问过我,赐名是否有何寓意。其实啥也没有,所有的名字都是我的灵机一动,信手拈来。既赐名,则低腰匍匐,走最长的路,遛狗要签绳。

笔触从相识开始。

 

销奴离异,育一子一女,在老家读书。之前从未接触过 sm 圈。它发现普通的性生活没有快感,更没体会过高潮。在做爱过程中,渴望粗口和辱骂,渴望被控制。它对自己的倾向很难启齿,很长时间都在网上搜索这样性质的嗨文以自慰。直到有一天混入了我们的圈群。

在这样的群中,熟女 m 资源奇缺(进群以后有统一名片格式,所以年龄进群时就能看到)。显然,销奴进来后遭到了轰炸,各种花心大萝卜和稍微有点大男子主义而无任何气场却以 s 自居的人们粉墨登场,秦琼卖马,杨志卖刀,吕布展示方天画戟,十八般武艺各种卖弄,极尽证明和献谀之能事,浮躁的一逼。我在群里向来很少发言,

 

不是不想,是因为这是道,是规律。所有的沉默和无声才是吸引,套用一句话说就是:你若盛开,蝴蝶自来。

大约有几个月的光景,我与销奴私下里加了联系方式。而这只是意愿的开始,到达成主奴关系,还有一段很长的路。

我拒绝快餐和一次性调教。在我眼中,调教二字不是动词,而是一个形容词,是一个长期的过程。而奴性的养成和身体的开发绝不是靠几次调教就可以的,它一定是个长期累积、强化、规范、引导的过程,绝不是一蹴而就。所以,我大约用了很长一段时间对销奴进行了查调和引导,并且每天都有具体任务下达。每晚它都会用我指定方式汇报。就是在这样的过程中,销奴对自己的认知有了进一步的提高和升华。(中间有几次进行不下去了,但都坚持住了,才有了后面销奴婀娜多姿的盛放)。

日常调教从辱心开始。销奴年过 40,人生观和世界观已经稳固行成,而我要做的,就是用小锤子一点点的凿碎,我乐于此道。切入点就是反差。

对销奴辱心的过程是一个累积的过程,不是一蹴而就的。是通过日常的任务,不断的引导和规范而得。其中,我倾注了大量的心血。

我们在签订契约前就有一个适应的过程,销奴懵懵懂懂,它对这些只是听过而没见过。所有的节奏掌握都在我手里,而我,也是严谨的按照它达到的程度来进行的。

我每天都会有任务下达给销奴。每一个任务都有特别细致的要求,

 

内容也都不一样,锻炼开发的部位也不一样。但是在这之前有过家法约定,凡是我下达的任务必须完成,不允许有尽量或者努力的字眼出现。考虑销奴的具体情况,我允许在完成的时间节点上有误差。

来 自于 布 道字母 圈
分页阅读: 1 2 3 4 下一页
资源来源于网络或网友提供,仅供个人学习使用,请勿传播,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站长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布道-字母圈交友虐恋社交平台 » 销奴的真实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