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母圈,怎么找到一个好主人?

1-Being lucky.

 

在说我的故事之前,我首先得承认这是一个概率的问题,异性恋,同性恋,双性恋,无论哪一种恋爱模式,找到优秀的伴侣都是和运气,也就是和天时地利人和有关,但不全靠运气。

 

作为M,和S也是恋爱模式,除非你是一个完完全全只要性,不需要精神满足的M,但我从没有见过一个M是这样。

 

M反而是心思极细腻,极敏感,脆弱而坚强,悲观又乐观,单纯而极端,浪漫而痴狂的人群

 

这就代表我们的精神需求,无限接近于无底洞,柴米油盐过日子的平淡爱情,永远填不满。

 

 

2-Being good.

 

被驯养的一方,并不代表是劣势和无能的一方,好的M懂得引导S。

 

很多M都很优秀,极其优秀,优秀的外貌,优秀的学历,优秀的家境,优秀的人生履历一样不少,在人前看起来真的很有距离感,

 

越是这样,越是渴求一个驯服自己,精神驾凌于自己之上的人

 

《Flack》里的女强人加富二代美女Eve会对言语激烈的批判她羞辱她的退役芭蕾舞演员Tom产生强烈的性冲动,看见这段的时候太有共鸣。

 

和渴求被优秀的主人压制的M一样,优秀的S也乐于调教高质量高段位的M,他们基本都是挑战性的人格,没人喜欢轻而易举掌控把玩的廉价东西。

 

所以想找到好主人,你得才貌双全,双商够高,独具人格魅力,最好懂些心理学(不是pua那种心理学)。

 

 

3-我的S

 

在墨尔本的时候,大概18年的7月,南半球的冬天。我晚上和一个男生老友一起去Coco蹦迪,穿了吊带短裙外面套着毛呢大衣,踩着平底的Valentino。

 

大概12点左右,喝了很多酒,玩的很开心。结果在吧台偶遇了这位老铁的前女友(墨尔本真的有够小),前女友喝多了,抱着他又哭又叫,死死瞪着我,我瞬间下头,外套都没取就扭头冲出了酒吧。

 

我一个人穿着个吊带裙走在满是醉汉大呼小叫的大街上,手机还剩3%的电,主要是风大冷的要命,酒劲上来,又烦又委屈,往湿漉漉的路边一坐就是哭。

 

 

 

就是那天、那时候、那个场景下、狼狈兮兮的遇到我的主人。

 

一件带着淡淡的TF RIVE D’AMBRE味道的西装外套盖在我肩膀上,那瞬间我没有抬头,丝绸内衬滑过我的皮肤产生了微妙的温度,我知道自己的妆有多花,我不想抬头。

 

“跟男朋友吵架?”

 

这是我的主人和我说的第一句话,

 

我回想起来,他真的很像从路边捡到一只流浪小狗,冷得发抖,满脸眼泪。

 

 

那天他带我回家了,嗯是的我和一个陌生帅哥回家了。

 

结局并不香艳,我窝在他的客厅里的懒人沙发上,喝着他的红酒,吃着他的曲奇,他坐在对面的沙发上,十指交叉,目不转睛地看着我。

 

被他乖乖的外表蒙蔽,我天真到以为遇到的是个居家型温柔暖男,但是现在想想,真是会伪装的坏蛋主人。

 

后来,没有任何吃饭约会等俗套流程,我们朝夕相处,只喝酒做爱,在第一次近乎完美的性爱中发现了对方的属性,慢慢的,他温柔试探我的尺度,我亦大胆袒露给他。

 

在人前,他说我是他的女朋友,而在独处时,我是跪在他脚边撒娇的温顺猫咪。

 

他控制我,压制我,给我精神和肉体的痛感,经常把我弄哭,弄崩溃,但是又紧紧拉住锁链不准我逃跑,尤其不准别人多看我一眼。

 

 

后来他常常对我说,他不需要调教一群人,他只想好好调教一个M,那就是我。

 

我笑了,你说晚上有太阳我也信。

 

他捏住我的下巴,狠狠告诉我,再这样跟主人说话,明天就把你锁在浴室等着我回家。

 

我自知即便没有那条锁链,也早就跑不掉了,再心碎的夜晚过后,第二天也只想看见他一个人,抱着他一个人。

 

他是自由的,而我是专属于他一个人的,这种念头让我过的很幸福,是没有酒精陪伴的时间也在幸福的幸福。

 

 

好友对我说过的一句话,我一直印象很深很深,

 

“你们互相信任、依赖,你们都有病,可是你们甘愿为对方做出让步,愿意把最不堪入目的一面给对方看”

 

“他要真正懂得你爱的卑微的缘由,而不是一味的坐在神坛上俯视你”

 

“所有的奔赴,都需要一个盼头。”

 

是啊,需要一个盼头,我想我有这个盼头。

来 自 于 http://www.bdsmbd.com 布道字母圈
资源来源于网络或网友提供,仅供个人学习使用,请勿传播,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站长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布道-字母圈交友虐恋社交平台 » 字母圈,怎么找到一个好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