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和我,一段跨越年龄的

我和我的S年龄差距很大。我们三年前在交友软件上偶然结识,两年前我们见面并确定关系。

我优柔寡断,常年抑郁;他是个满身风尘和烟味、言语犀利、离了婚,不太高也不算帅的是我年龄两倍的男人。

但,我们像两条线,纠缠在了一起。

01 
我屡次婉拒见面,他突然变得很严肃,第一次认真地说,“我想要调教你,让你以后的归属感在我这里。”我自然觉得有点怕,又觉得是无稽之谈,毫不动容。

“我知道你以后肯定离不开我了。”他又说。

当然这句话这我就更不信了,毕竟我从来不轻信于任何和“永远”“承诺”之类有牵连的言论。

我清楚记得是2018年11月22日,在他长时间软磨硬泡之后,我终于怀着肯定会被收拾一顿来泄愤的忐忑心情去赴了约。

一身黑色的衣服、不出所料的严肃神情以及看似亲近但会让我汗毛炸起来的笑容,这是我对他的第一眼印象。

后来我大概紧张得头脑已经一片空白了,现在也是基本想不起来从电梯到房间过程中的任何对话。不过我还记得他刚接到我的时候就问我要不要吃一块薄荷糖,好像一个坏叔叔在准备拐骗小孩一样;还记得他跟我聊了很久他之前在圈子里的事、他最近经历的有意思的事……直到他把带来的工具摆了一床,我才突然从放松再次变得格外紧张。

“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有问题的话就喊安全词。”他捏着我的下巴,看着我的眼睛说出了第一条命令。

第一次从腹部到胸部、再到大腿内侧,渐渐都被淋满了红色的烛蜡。每一滴都预示着一次未知的刺激,我想要挣扎或者喊叫,又害怕下一滴落在更痛的位置,所以最后只剩下一阵阵的颤动和呻吟。

我知道我已经不属于自己了,或者说感觉到自己被接受以后完全地放下了自己平日看得很重的尊严。

我不自知地浑身颤抖着,R夹上的铃铛乱响,失控又凌乱的一切仿佛毕加索的轮廓染上了梵高绮丽的颜色。我的眼睛里分明充盈着泪水,自己却又很听话地伸出舌头,接纳、吞咽。

纠缠到凌晨天蒙蒙亮,感觉好像是一夜无眠,我蜷缩在他怀里,这会儿就换成我跟他念叨我这短暂又平庸的一小段人生了,他出乎我意料得很认真地听着我没有逻辑的叙事、感慨,时不时回应我或者安慰我。

半睡半醒的时候,我小心翼翼地问他:“以后可不可以就认你做主人了?”

是的,我从被动冷眼,变成了主动求索。

02 
后来他计划带我出去旅游,但是因为慢热的我觉得还是跟他并不熟悉,出行前的一段时间又提出多见了几次面——很多的时候,项圈会稍微紧一点抑制着呼吸,屁股被打到红肿发麻,再被轻轻地抚摸;更多的时候,我是被堵在床角,毫不设防又无法反抗,然后一边抽泣一边呻吟;最多的时候,我们是在窗前或者床边聊天、拥抱,他会任由我扒在他肩膀上吸一大口他身上独有的味道。

旅行的日子如约而至,我觉得那次旅行与其说是一次逃离,更像是我们灵魂真正意义上的返乡。因为每天都在各处溜达,疲劳至极,回到住处就想冲个澡躺下,也无心TJ,就这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每天晚上一起窝在床上看电影,却也是另一种放松和幸福。

这期间,他喜欢拍沿街的花卉和建筑,我喜欢偷拍挺着小肚腩钻研摄影技术的他;他热爱一个地方的特色美食,更热爱让我多吃些再多吃些,正餐加夜宵一样也不放过,对于我跟他旅游四天长了五斤这件事,他似乎感觉很有成就感。

有天在沙滩上散步,他一直看着我咧嘴笑,我还以为他是想起了什么开心事,他却说是因为感觉我的笑声太魔性,让人忍俊不禁,还一直模仿我(当然,他不会超越原版本人的)。

下午,他陪我去猫咖,原本是我见猫就变“色鬼”(这是他对我的形容),可是看见他撸猫撸得那么兴致勃勃,突然就觉得眼前的猫咪不香了。

“你可以摸我嘛,挠我脖子,不要摸它了!”

我还发现了一直都面无表情、看似禁欲且节制的他,不愿意跟我一块洗澡的原因居然是“这样我肯定会忍不住……”(突然觉得自己圆乎乎的身材可能也很可口呢,嘿嘿)。

“即使巨大的悲哀接踵而至,只要此生能够经历一场放纵的快乐,我便无怨无悔”,这是太宰治对自己人生的追求和渴望;而我是一个会刻意竭力去控制自己喜悦心情、以此来祈祷自己免于遭受苦难的人。

没有料到的是,翻涌的快乐将你淹没的时候你是不自知的,只等潮汐褪去,就只剩透支快乐而欠下的巨债。

返航前的最后一夜我莫名得开始流泪。他一边抹掉我脸上的泪水,一边问我原因。

我只是告诉他,我很舍不得又不想面对接下来一个月寒假的分离。

其实我心里的苦楚不是因为这种会再次聚首的分离,而是因为感觉自己好像是做了一场春秋大梦,等到明天船只靠岸、轨道停摆,我可能就会和他、和这种从未品尝过的简单和幸福再无重逢的机会。

那时,学校、家庭以及自身各种各样的问题,四面楚歌。先前一直拒绝他也是因为觉得我这样动荡不安的人应该不会被喜欢,也不值得被喜欢。

我们在返程的高铁站等车的时候,拍了一张手牵手的照片,很简单的幸福(现在还是我们的聊天背景图)。

03
回家后,我因为长时间的情绪压抑以及失眠,又开始经常性地发烧、反胃,但是周围的环境我没办法改变、家里的事情我也没有话语权、我身体的虚弱也不会得到理解(其实就是抑郁症产生的躯体化反应),心里说不清楚是愤怒还是绝望、抑或者自责。总之,我原本就孱弱的精神体上压满了所谓的最后一根稻草。我躲在图书馆一个隐蔽的小角落里,给他写了一封密密麻麻的信。我很感激他让我短暂的一生里体验过几次很踏实的睡眠,每天睁开眼就能看见他躺在身边,然后再闭上眼睛,假装睡着等着被他叫醒;很感激他让我觉得自己性格的缺陷以及身体的不完美都得到了接纳和欣赏;很感激他选择我的时候坚定不移,拥抱我的时候臂膀有力;很感激他会因为我的快乐而快乐……信纸上的字被泪水打湿又晕染,最后变得斑驳又可怜,像极了我自己。

我在高铁一个中点站定了间高层酒店。我无数次地想过,没有人会真的喜欢上我这样矫情又怯懦的人,我自己活着除了恐惧、再无其他。

之后有一天是雪后天晴,我却还是自己郁郁寡欢得在郊区的小路上溜达,顺手给他拍了一张风景照。他说天气很好,就是周围很荒凉,问我最近怎么样。

一瞬间,我的眼睛就被雾气笼罩、嗓子也哽得生疼,靠在集满尘土的木椅边上,半天也没有回他消息。后来就记得他谈起开学要来高铁站接我的事。

突然间,我很想很想最后再见他一次,再被他用力地拥抱一次。其实世间的山水、名誉都不是会让我留恋的最后一瞥,人在被迫选择离开的当下除了未完成或者不可挽回的遗憾,就只有经历过的温存会萦绕于心。

之后我度日如年一般挨到了假期结束,再扛过和家人的告别,上了车,看见主人问我几点到站的消息后,退掉了了中途停靠站点的车票。

04 
再次见到主人之后,我一路小跑着向他飞奔,手里拉着的笨重的行李箱险些撞到他,因为长时间的心情沮丧和身体的无力感,我跟他说话的时候有点恍神、反应迟钝,不过他只是揉着我的头说“傻孩子”。我知道我被救了。

我们拥抱在一起很久很久,久到我感觉我就可以那样赖在他身上睡一觉。短暂休息之后,他说想补上跟我的第一个年夜饭(当然最后还是他看着我大口吃肉)。

饭后,我们身体纠缠在一起,他给我的每一个命令、对我身体的每一次触碰都让我觉得无比的安心。他还是会把下意识往后躲的我一把拽过来,不给我任何喘息求饶的机会;不一样的是我颤抖着抽泣的时候,竟然真的感觉如此的忧伤,抽离在欲仙欲死的感受之外,我又那样陶醉且留恋得透过泪水凝望着他,生怕这次又变成我最后一次的幸福时刻。

之后半年,我就像只贪婪的嗜糖鼠,想要再尝一口糖果的甘甜,再见他一次、再见一次。见不到他的时候,我又变得表里不一,很诚恳地告诉他“我都理解,有时间再见”,却又像是被挖空了一样希望得到拥抱或者说救赎。我不知道怎么告诉他我这样不懂事的频繁希望见面的需求,不知道他对我的感情会坚持到哪一天,不知道我让他感受到的消极情绪积攒到什么程度、他就会跟其他人一样告诉我他讨厌我。

我跟他提出分开了。

在他的逼问下,我跟他坦白了我在认识他之前自己的颓废行径,也向他讲述了我在旅行最后一晚流泪的真正原因。我看见他眼眶像充血一样发红,甚至不能判断他是在生气、还是在难过。只记得他跟我说:“无论什么事情,都要告诉我,你不会打扰我,也不是麻烦,都会好的”。(我肯定不会经常打扰他哒,有这句话就够了)

之后,周末没事的时候他就开车带我出去兜风,我在他的支持下终于去学了我一直心心念念好多年的绘画、开始规律性运动,因为心情平稳学校里的成绩也有了起色。

给他发一句“想您了”,他就知道这个“傻孩子”肯定心里有事,他给了我最大的体面和包容。一次谈话里我也知道那次旅行的最后一个晚上,我睡着以后这个男人又偷偷地去洗手间抹了两把眼泪,我知道我们真的把归属感给了彼此。

我知道我是随时会被主人按在墙上强吻的奴,我也是从心里被他爱护的小孩;他是会掐住我脖子、随意侵犯使用我的主人,也是最温暖可爱的长辈。

05
今年2月份,我爸还是因为多年的癌症去世了,家里每个人的明争暗斗以及永恒残缺的家庭给我带来的更大的恐惧和空虚,我又摔到了更深的谷底。这期间他的事业也受到了重挫,身心俱疲,心力交瘁。一心不想让他担心,但实际上又很需要得到照顾,我在求生欲和精神洁癖的斗争过程中,又做了很多为了让自己减少痛苦而出格的错事,也对身边的人越发依赖又怀疑。我想在其他人身上找到他的影子,来寻求自己片刻的安稳;我也很多次跟他提出分开;一边咒骂自己一边想念着他。

他的自责多于对我的责问。我也无数次担心过这段关系,是否真诚,是否持久,是否存在背叛,是否有创伤以后就不会再完整。但是这些担忧都是多余的,他还是在竭尽所能让我重新好起来。

“只要我在,就不会抛弃你。”这是他事业滑铁卢、情绪崩溃的时候对我说的话;

“虽然你认我做主人,但是如果我坚持不下来,也就没办法继续了,”这是上一句话。

他真是个坏蛋,不是吗?让人没有退路一般地爱上了他,又让人因为爱上他时而欢喜时而断肠,时而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

这几天联系不到他的时候,我首先是觉得五雷轰顶,为自己的无能和不知所措感觉羞愧,为没有他的未来感觉恐慌;而后冷静下来觉得自己需要醒悟,主人这样照顾我、相信我,只是单纯希望我能开心健康地去实现我自己的追求,他这样相信我,我也应该不辜负他的期望,让自己一点点变好。

结束这学期的心理咨询时,我对应的老师说:“你现在已经处在排斥对你有或者有过消极影响人的阶段,这也是必经阶段,而你治愈或者转变的契机可能就是那个对你很重要的叔叔。具体发展会如何,都还是未知。”

我一直以为她的意思是只要主人变好了,我就会得到治愈;现在看来,我的转变不会因为周遭的变化有太多延迟,因为在和主人相处的时间里,他早早地给了我希望,还有爱。无论我们还会遭遇什么、无论这种窘况还会持续多久,主人教给我的坚持和隐忍都会守护着我,我当然也会一直等着和主人重逢。

“毕竟你还欠我两次生日礼物,我答应送您的那副画还没有画完,我们还没有一起打过球,我的按摩手法也不知道有没有长进、需要您来体验一下,我们还有很多地方没有一起去过,您答应给我做的可乐鸡翅还没有做给我尝尝,您肯定还憋了一肚子火想等着见面再收拾我一顿……您真的做到了成为了我的归属,下次见面记得先来个大大的拥抱。”

写在最后:

这是一段令人动容甚至流泪的经历,但这段经历也是不可复制也不建议效仿的。

首先,BDSM不能作为任何心理障碍的解药,也不能作为任何人生失意的救赎。S/Dom不是主宰,他们在游戏之外,也是会力不从心、窘迫犯错的凡胎肉体。归属感和安全感从不来自于主人,而来自于自己。因为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而继续泡在水中忘了及时爬上岸,是一件危险的事情;

其次,跨龄的BDSM群体内也存在共同的隐患:年少一方往往是真挚的,也是弱势的。年轻的我们还不懂得举重若轻,会为他人举手之劳的温暖而赴汤蹈火,进而在感情失衡甚至失控的时候无助、妥协、孱弱

来自于布 道 www.b d s m b d.com 字母 圈
资源来源于网络或网友提供,仅供个人学习使用,请勿传播,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站长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布道-字母圈交友虐恋社交平台 » 主人和我,一段跨越年龄的
BDSM倾向测试
BDSM倾向测试
加入字母圈
加入字母圈
BDSM教程
BDSM教程
关注微信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