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调了一个月的S竟是我同事

我在社交app上划到一个男生,他的主页里没有一张照片露脸,全都是西装和身体局部的图。

他拥有一双所有M都抗拒不了的手,修长、骨节分明。他用这样的一双手,用力的撕扯领带,将衬衫的领子拉皱。

我希望他可以像这样把我揉皱。

他有一张蓄了胡子的照片,有种易碎感,和他清晰的腹肌很矛盾,但很有“食欲”。

我沦陷在被他割裂的一块块碎片中,主动和他讲话。和他相比,我的照片看起来真实很多,露了脸,但看起来很乖,不像个M。

我很直接,好像同类嗅到了彼此的气息,开门见山的问他:

“你是S吧!”

“是啊,怎么你想约调?”

“这倒不急,我怕找错组织先问问。”

一点也不啰嗦,没有那些无聊规矩的介绍,我们以彼此的调教经历为开端,互相试探,了解。

我和他入圈的时间差不多,但他的经历比我多一些。比较招好感的是,他很诚恳,没有过度包装自己。

他问我是怎么进圈的,那是很久之前的事儿了。

我刮腿毛的时候溜号儿了一秒钟,就这一秒不小心把腿刮伤了。看着那条伤口,有种强烈的欲望侵占了我,想要去按它,撕裂它。

我着魔一样按上它,那一刻痛感与快感同时叫嚣涌出我的身体。自此我仿佛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抽烟的时候想烫一下自己,或是想将尖锐的指甲嵌入皮肉。

而我偶然的在一次抚慰自己时,指甲狠狠的划过大腿,迎来了一次我意料之外的顶峰。

醍醐灌顶,之前的那些让我索然无味的sex,平淡如白水的sex,似乎都只是少了一点痛。我就是这样开始了SM之旅。

他觉得我的经历很有意思,更明确的说是觉得我M魂的觉醒很有意思,问我愿不愿意做他的M。

我俩仅仅用这个app联络,他给我发了一系列的任务。之前我都是约见调教,这也算是我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网调。

我心里清楚我和他总会有见面的那天,所以完成这些任务都兢兢业业,从第一次网调里找到了很多乐趣。

好像无论我在做什么,永远有一双眼睛在暗处窥探我。阴影之下,我可以想象出这双眼睛主人的轮廓,只剩下面孔模糊。这真的……很刺激。

我做了一个月的任务,大部分我都完成了,有几个特别羞耻的,反正他也没在我身边,或者是出于一个M的尊严,我撒谎说完成了。

比较让我好奇的是,但凡是安排在公司的任务,他都能准确的检查我做没做。我猜想,要么他和我在同一个写字楼,要么是我公司的同事。

我开始故意试探他,提前准备好照片,然后告诉他错误丝袜颜色,类似这种。他直接点破我在骗他,即便看出来我的试探也不讲他是谁。

他说会一直注视着我,要我乖乖听话。我带着对公司所有男性的猜忌度日,惴惴不安又刺激。

在我猜测身份的那几天,对熟悉的几个男同事各种试探,眼神对视,我都担心公司传我风评有问题。

在我即将把怀疑的范围展开时,他加了我vx。在一顿你猜我答后,他坦白了身份。真的没想到,他跟我的工位甚至不在一个楼层,只有开会才能见到。

我自打进公司只跟他讲过一句话,就是开会之前请他帮忙弄投影,可能就是这些偶然的碰面机会混了个脸熟吧。缘,妙不可言。

他说看到我照片就知道我是谁了,故意不加vx,不见面,哎,就是玩儿。

不知道为什么,只要和我约过的S,我对他们多多少少会有一些依赖感,无关爱情。可能是曾把软肋敞开在他们面前,又给予了信任吧。

总之网调后他的马甲掉了,我俩也没尴尬,反倒嘻嘻哈哈开始找最近一个月在公司的刻意交集。

而我是生活和SM分得很开的人,我在床上非常M没有自我,但生活中我非常理智。所以我俩在公司也没什么别扭的,反而多了很多公司调教的机会(没影响工作我先说)。

我再也不是一个人回家了,虽然只是和他一起坐几站地铁,却不那么孤单了。

而且他是个非常合格的S,知道我的需求在痛感,从来不在精神方面给我施加压力,除了契合我再想不到其他可以形容的词语。

和他做像喝一碗热汤,入口有些烫,到胃里却一身舒爽。

来 自于 布 道字母 圈
资源来源于网络或网友提供,仅供个人学习使用,请勿传播,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站长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布道-字母圈交友虐恋社交平台 » 网调了一个月的S竟是我同事
BDSM倾向测试
BDSM倾向测试
加入字母圈
加入字母圈
BDSM教程
BDSM教程
关注微信
关注微信
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WP-CopyRightP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