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种不会致死的绝症

说起月经,我这个典型痛经患者很有发言权。痛经,是一种不会致死的绝症。

我9岁就早早来了月经,之前我模模糊糊知道月经是怎样一回事,可能是通过满屏的卫生巾广告,也可能是听到我妈每个月撕拉卫生巾的声音,反正我就这么无师自通地明白女人都要走这一遭。

月经初潮那天我没有丝毫慌乱,因为我压根都没发现滞留在我内裤上的一小块黑褐色痕迹是经血。

甚至连我妈都没发现,我提着内裤向她咨询,在反复端详之后,她质问我是不是拉裤子上了。

当时的我一定很生气,质问一个生理健康的人是不是拉裤子了,简直是一种羞辱。不过,她认真思考过后,还是给了我一个正确的答案,她说“没事儿,你这是来月经了。”然后给我拿了个卫生巾垫上。

起初,我来月经的时候不疼不痒。那时候我还不知道,几年之后我将开始一段怎样的抗痛旅程。

初一的某天,我走在路上突然感受到腹部剧烈的疼痛。不痛经的人可能无法想象,就像一把匕首插进小腹在里面尽情翻搅。从这天起,我每次月经前三天都疼得要死。

基本上前三天我都没办法吃东西,疼到吃什么吐什么。不光呕吐,肚子疼,腰疼,头疼,偶尔严重的时候会疼晕厥。

 

夏天痛经是最痛苦的,因为我疼的时候需要三个热宝分别暖我的肚子、腰和脚。疼到我忘了烫,肚子和腰常常会被烫出水泡。

 

我经常通过抠手上的肉转移疼痛,不要觉得迷惑,当时如果给我一刀让我不用肚子疼,我也会立马同意。

 

只是有次我疼得特别严重,把手抠下了一块肉,当时都没发现,等好些了才发现床上蹭上了血。

疼到这种程度,显然没办法上学,那时候我每个月都得请个两三天的病假。初中班任人很好,还帮着我妈妈一起想治疗痛经的办法,高中老师就比较恶心,只会阴阳怪气,后来她被我妈骂老实了。

为了治疗痛经,我试了很多办法。我妈怕我是子宫异位,去拍了片检查了一圈,得出我子宫很健康强大的诊断。西医不行,那就中医。喝了半年的中药,一点屁用都没有,还苦得要命。

中药不行,我又被我妈带去针灸。我也是第一次知道,针灸竟然还要通电。而且不是扎一针两针,一口气要被扎20几针。我每次看到给我扎针的医师,跟看见容嬷嬷一样,心里犯恶心。哦对,这招也没用。

试了很多办法都没用,我妈妈终于同意让我吃止疼片了,不过平时每天都要喝姜汤红糖水。我就是这样靠止疼片硬抗,从初一抗到了大四。

大四那年我无意间发现了一家推经络的店,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我去推了一个疗程,这一阵子我每天都去健身房运动。所以不知道是它俩谁的作用,之后的半年我都没怎么疼。

半年后我痛经复发,这时候我碰巧有了性生活,不知道性生活是通过什么调节痛经的,反正我是差不多痊愈了,偶尔疼得厉害,就吃粒止疼片。

不光痛经,血腥气也让人很难接受。刚来姨妈的时候,看着卫生巾上的血迹、闻着金属的味道,常常会干呕。直到现在,我还是不太能接受经血。

经血让我心里难受,卫生巾让我身体痛苦。夏天天气热,还要长时间垫着卫生巾,四五天下来,外阴会被汗浸到破皮。

带着血迹的卫生巾挨着肌肤,像穿上湿了的内裤一样难受。侧漏什么的,在这两点面前都不算什么事情了。

高三的时候,我才知道棉条这种东西。跟我妈提议,以后我都用棉条,可惜我妈也不了解这玩意,以为处女不能用。我说服我妈未果,反倒被她洗脑。

等我自己住了,终于可以无所顾忌的用棉条,才知道清爽的月经期是什么样,就是换的时候很麻烦。

我是比较幸运的一个,已经不像最初那么痛了。我妈妈的朋友,50几岁,都快绝经了,还被痛经折磨得要死要活。

来自于 www.bdsmbd.com 布道字母圈
资源来源于网络或网友提供,仅供个人学习使用,请勿传播,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站长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布道-字母圈交友虐恋社交平台 » 这是一种不会致死的绝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