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实践纪实-记录点滴美好_字母圈小圈故事



我还是从前那个王者,没有一丝丝改变

咳咳,以下是来自某只内心戏超多的憨憨和某腹黑憨的实践纪实

第一次实践…

 

我这人吧,就比较高冷。(没错,我一直很高冷。)也可能是?约的人太多,再加上纯实践也没必要投入太多感情,所以有人加我实践什么的我态度一般都是特别冷淡的。然后,我就遇到了某憨批学长…


某个既不风和也不日丽的下午,貌似是六一儿童节那天,我俩开始聊天的。(他前一天晚上加的我,但是我忙着看电视,所以就……第二天才同意好友的)

对他第一印象挺好,一上来直接就说他是哪里的而不是像某些人拐弯抹角忙着查户口……(我俩在同一个地区),听他说和我一个县刚开始吓我一跳,还以为碰到认识的人了,专门要了他的QQ确定了一下我俩之前不认识


聊着聊着就发现他是大我几届的学长!(一个学校的话,共同话题肯定就超级多,当时那个激动的心情,真的无法形容,但是因为我高冷嘛…然后我还得在那辛辛苦苦装矜持)。我告诉他我喜欢纯实践,他说他也喜欢。这就很好办了。那几天他好像不在家,说是等他回来找我玩,我开玩笑让他请我喝奶茶。他很爽快的答应我,可以啊,先喝奶茶再挨揍。(结果呢,等他回来是挨了一顿胖揍,奶茶不知道在哪呢…)

 

我觉得自己巴拉巴拉了好多废话……下面写写第一次实践的经过吧……

 

由于我是一个纯种的路痴,所以是他来接的我,当时直接去了他家里。(别问我为什么这么大胆,鬼知道)


我有点尴尬的站在客厅里,有种手足无措的感觉,毕竟以前实践都是在酒店,在别人家…额,就有点……然后某人就叫我“进来啊,站那干嘛?”脑回路不太对的我,进去的时候就在想“啧啧,男孩子的卧室啊。”表面拘谨的抱着我的小包包乖乖站在那里


“外套脱了吧。” “哦,好。”

“那就,开始?” “嗯……”

朴实无华的开场白啊,直接就开始了


人家坐在了他的小床上,拽过弱小可怜又无助的我,让我趴他腿上,然后,我裤子就被扒了……我特么……忍了。(我实践这么多次,他还是第一个敢刚开始就扒了我裤子的,当时有点不开心,但是毕竟也不是第一次实践,想着反正后面也得脱,一样的一样的。)


安慰完自己,我就老老实实的趴在他腿上挨巴掌,没一会儿…可能是他太弱,也可能是我皮厚?(肯定是他太弱了)人家直接换成亚克力了,(喵的,这才是热身啊,至于么)。工具的威力当然不是巴掌可以比拟的(说真的,他热身的时候我就觉得我得凉),没一会儿,他就说差不多了,让我趴床上就正式开始了


刚开始用的是小绿吧好像,疼,真的疼(别问我一个重度的尊严在哪,我也不知道……)我强装淡定的趴在那忍着,也不习惯去躲或者喊,就,趴着,然后内心哀嚎“完了完了,这才刚开始啊,这次栽了”


果不其然,小绿都没撑住,我也不知道打了多少,因为是纯实践也没定什么数目。然后我就回头看他,“疼……”


这是我实践这么多次,第一次告诉对方我疼,结果,我以为他会停下来休息一会……呵呵,人家给我来了句“不疼打你干嘛?”还特么是…笑着说的


得,我认命的转过去,继续趴着,面子最重要嘛。然后没一会,又转过


去“疼……”这次爷也是笑着说的…顶个卵用,继续揍。小绿换成了小红,后面又换成了藤条……(那时候我还是个王者,硬撑…)


“藤条好像是要泡水的吧?”某人有点丧心病狂!

“啊,这个不用吧……”我已经在疯狂暗示了!

“还是泡一下吧。”……然后某人就兴冲冲的拿着藤条去了卫生间!

呵呵……


面子是挺重要,但是,当你屁股都快没了的时候,面子是个啥,想清楚这个,我果断往旁边躲了一下,顺带惨不拉叽的来一句“疼……”


某个无良的家伙终于停下来了,“我还以为你不疼呢……”


我可怜兮兮的趴在床上,他坐椅子上吃东西。我俩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又是第一次,我以前实践说话没超过两句的啊喂…),他还时不时给我来一藤条,呜哇,卑微……


等我可怜的两团肉再次经过了藤条,钢尺,小绿还有热熔胶的多次洗礼后,已经没眼看了,有的地方还破皮了(某个无良家伙告诉我是钢尺刮的,喵的,明明是他打的。)我躺在床上玩手机,昏昏欲睡,你们以为这次实践结束了?呵呵…


休息了有一个多小时,人家给我来了个回锅,过程太惨我就不细说了,打完以后你们以为我回家了?并没有……


我手欠,等他送我回家的时候,闲的没事干,拿个热熔胶棒玩,他趴床上休息呢,我给…上手抽了几下……结果,你们自行脑补吧,想象不来的,可以在实践的时候试一下,绝对让你刻骨铭心


圆满结束

 

再次实践

 

第一次实践结束之后,我还是挺开心的,感觉这是一次完全不同的体验,我可能发现了新大陆。相比较于之前的实践,这次的我活跃得不像话,但是似乎比之前更像一个正常人


说真的,我本来特别纠结要不要和他以后再次实践,(我以前实践的原则是,不找主不管教不玩角色扮演且同一个人不会约第二次)但是,他从送我回家的路上发生了一个小插曲…

 

学长骑着他的小电驴送我回家(我严重怀疑他是故意的,可是我没有证据


路过蜜雪冰城,我哒哒哒的跑过去给我俩买了两个冰淇淋(罪魁祸首出现了!!)某人特别潇洒的啃着冰淇淋单手骑电驴闯红灯,嗯,还带着一个身负重伤的我…

事实证明,被人载着闯红灯和自己闯红灯完全是两种体验,贪生怕死的我坐在后面鬼叫,边吼边拿手拍他,记不清楚我俩后面说了什么,我特别用力的用手拍了他一下。他的那个冰淇淋就掉了,还弄到他胳膊上了,我本来贼心虚的道歉找纸巾,结果人家停下车随口就是一句脏话,我脾气猛地一下子就上来了,然后就不说话。他直到擦完胳膊骑车的时候才发现我不对劲,问我怎么了


“你刚才说了句什么?”

他有点尴尬的笑“顺口说的,我忘了。”

然后他就一直问我他说了什么,还尝试用别的话来搪塞我,我也懒得搭理:

“哦,骑车吧。”


路上他频频回头,我冷着脸,不管他说什么,都是不轻不重的一个字,“嗯”。(现在想想觉得我自己当时好酷

 

因为这件事,我俩的关系似乎又远了起来,我又恢复了刚认识那会儿比较冷淡的语气


“嗯”

“哦”

“嗯”…

满屏幕的尴尬和敷衍

 

其实后来没多久我就想通了不生气了,可也确实失去了和他再次实践的想法

 

后来的一周我俩没怎么聊过天,周末我和另一个主约了实践,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上次和他实践的原因,恢复到自己之前实践的方式,突然就觉得很无聊。那次的实践我和那个主都不是特别满意,他过于繁杂的要求我完全没听。而我则是对他的高高在上且老是想吃我豆腐的行为很是厌恶,没多久便找借口开溜了


再然后,就对别人约实践提不起兴趣了以前觉得还行的,也都不想约了,于是我便拿他当挡箭牌,拒绝了好几个人,还发给他嘚瑟

 

可能还是对上次的事情有所介怀,而且我也有自己的顾虑,所以即使后来我俩聊天又变得活络起来,他开玩笑让我过去挨揍我也只是一笑而过


端午节放假我俩聊天,他说想实践,我没答应,拒绝他后他只发来一个“哦”,突然就有点心虚,鬼迷心窍的给他解释:


  “我回老家了”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给他解释,可能和他实践真的很舒服,很轻松,我似乎不但不抗拒和他再次实践反而有点期待

 

顺理成章的,周末,我俩约了第二次实践

 

周六晚上吧,聊天聊着聊着也不知道怎么就扯到实践上面去了,就约好了周日实践。本来他周日要去外地,下午一点多的高铁票,(是不是有点丧心病狂,时间这么赶,还想着揍我一顿再走)结果他说一上午时间够了


我那天晚上特别刚,信誓旦旦的告诉他“只要你能打哭我,咱俩就长期。”


隔天坐在他的小电驴后面的时候,心理莫名慌得一批(我是不会承认我还有点激动有点期待的!)到他们家之后,一句多余的话没有,直接进他卧室,扒了裤子就揍!(喵了个咪的,就算赶时间也不用这么急吧!)


跟上次一样,趴在人家腿上,巴掌热身,不过这次不知道怎么了,可能是心理作用,刚开始的巴掌就很难挨,再加上我前两天不小心把脚崴了,我趴在他腿上忍得辛苦,内心暴风哭泣。我的内心戏还没演完,巴掌就换成了亚克力。表面笑呵呵,内心……然后某只笑面虎还问我,“疼不疼啊”,我特么…“你猜啊。”


“这次怎么这么不抗揍啊?明显不如上次。”(某个臭不要脸的完全感觉不到自己明显比上次打的更重更急的事实)没一会儿后面已经红了一大片,“嗯,那就开始吧”


我跟条咸鱼一样趴在床上,由于我前一天晚上的作死,他可能迫不及待的想把我揍哭……刚开始就是藤条!一下一条肿起来的楞子,酸爽不可言喻


但我不知道抽的哪门子风,虽然很疼,但就是很想笑,一会笑着看看他,一会回头瞅瞅我那可怜的两团肉。我听别人说看着藤条落下去是一件很残忍的事情,可我却并不这样觉得。嗯,怎么说呢,我觉得回头看自己挨打挺舒服的,就,看着工具落下去,随后浮起一道伤痕的过程特别解压,很舒服。(好吧,这个想法可能有点变态…)


也不知道是因为他下手重,还是我不抗揍了,也可能是,一回生二回熟,跟他熟悉起来了,我就一直在那哼哼唧唧,偶尔躲一下,可怜兮兮的来一句“疼。好疼,真的,疼”还没说完自己就先笑喷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我那天穿的上衣太短了,他就一直往上打…


“嗷!你别打我腰啊!疼!”

“这是腰?你的腰长这?”

我回头一看,额,还真不是…“那也疼,你就不能往下点打嘛!”理不直气还壮

“不能!”


呵呵……我把头埋在胳膊里不再说话,过一会儿,又可怜兮兮的转过去“疼……”

他笑的让人想一巴掌呼他脸上“你看,你自己看”然后我就眼睁睁看着人家把藤条嗖嗖的甩下去,砸在我可怜的肉肉上面……


“撅高点”

“不要,太累了,你屁事真多…”

”嗖啪,嗖啪,嗖啪…”

“嗷!大哥大哥,你别打大腿那,疼疼疼,真的疼!”

“那你把屁股撅起来啊,不然就打这!”说完继续开揍…

“那你打吧,慢慢打…”结果,没过几秒钟…


“大哥,我撅我撅,你别打大腿了…(小爷这叫,识时务者为俊杰,才不是怂了)

后面他好像把工具换成了小红,我顺手抢过那根藤条玩


“你好阴险,你这个阴险的男人!”他在我来之前就把藤条泡水了!单纯的我还以为人家这次没有泡……我说怎么那么疼…


“撅好。”


哼,就不,小爷委屈,竟然是偷偷泡了水的……然后,我特么还没憋屈完呢,人家直接小红抽下来……


“撅好,五十下,不许动不许挡,缩回去就重新开始”


五十下?貌似不多…(单纯的我还以为自己是从前那个王者…)心里默默数着“一,二,三,……”


“嗷嗷,停停停,休息一下休息一下!”二十左右的时候,呃,刚不起来了,爪子偷偷到后面蹭了一下,“啪!”


“你干嘛!你打我手干嘛!”缩回来的爪子红了一大片,我特别委屈的伸给他看,结果他拉着我的爪爪就要上手揍,吓得我赶紧缩回来了


“重新开始?”

“不要!”

“那就撅好。”

“呜……”后面哪还刚的起来啊,一口气打完?不存在的……

打几下,爪子过去了,不过没敢摸。

“嗯?手?你摸,有本事你摸,摸。”

“我没用手摸!我我我……”

“重新开始?”

“不要!”

“那就趴好。”再过几下…

“撅起来”

“手?”

“趴过来。”

五十下终于结束后,我蠢蠢欲动的小爪子又伸向了后面的两团肉…

“嗯?你有本事你摸一下!

“我没用手摸!”我理直气壮的用袖子蹭了蹭,然后火速缩回来。


某个臭不要脸的淡定的拿起小绿,“那是不小心刮的。”呵呵,又是这句,我信你个鬼


“趴好。”


弱小可怜又无助的我,再次默默撅起我的两团肉(我对不起你们…)


他的一堆破工具里面我最喜欢小绿,因为他把这个工具用的最顺手,第一次实践就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某憨批打人最大的特点是,人家自个儿从来不用力,只是抡圆了工具砸!还特么贼嘚瑟的给我讲自由落体!别的主打人,就算不累死累活的,也会稍微出点汗什么的吧,打人也是个体力活不是,他倒好,跟个大爷一样坐那,不对,本来就是大爷!一边抽烟一边抽人!那叫一个悠闲,可是特么,真的疼啊!


人家还特别无辜的告诉我,“我没用力啊…”呵呵…

“啪”…我回头去瞅两团肉肉,他特别腹黑的问我“疼不疼啊?”

“不疼”回他一个迷之微笑

“不疼?”…“啪”…

“不疼,真的,一点都不疼。”

“哦?是吗?”…“啪啪啪……”

我特么牙根都快咬断了,“一点都不疼!”

“真的不疼?”…“啪!”……特别重的一下…

“嗷!疼疼疼…”然后不管他打的多轻。我都是,疼,疼。疼疼疼……


皮累了,我拿出手机玩,圈里以前认识的一些人听说我跟同一个主约第二次实践,还有长期的打算,起哄要录音。然后有一个女生群也在要……


然后我就告诉他,“我们一起的想要听录音,你待会别说话,我录一下”


我录了好几次,有几次是因为自己中间笑场了,还有两次是疼,撑不住了(为了维护我的高冷形象,我真的太难了…)最坑的一次是,我撑了好久好久,差点疼死,结果我忘了没点那个录音键……


最后历经千辛万苦的我,终于录了一段自己满意的录音,(嘿嘿,当然是只有工具着肉声的那种特别刚的录音啦)发出去之后,又恢复了自己之前的怂逼状态……


“轻点,轻点,大哥,疼……”

“不是,你换个地方啊大哥!”

“不行了不行了,歇会…”

各种哀嚎…某人一句“那你求我啊。”

“您继续…”

终于歇下来了,他坐下来点外卖“你要不要吃?”

“吃,当然吃。”(挨揍也是个体力活不是)不吃饱怎么挨揍

“你想吃什么?”

“随便。”(如果我知道他点的刚好是我不喜欢吃的,打死都不说随便……)


我趴着休息,他就忙着收拾东西,然后好像要出门去打印个什么来着,“待会外卖来了你记得开下门……”


”我不一定听得到啊…”结果人家走出去又折回来,拿起小绿……

“我去,你不是要忙?”

“再打二十下就去……”,疯了,这人疯了…


本着早死早超生的态度,我一口气撑下来,等人家出门后,我瞅着我可怜的屁股,暴风哭泣…好多地方都破皮了,特么的,这也忒狠了


人呐,真是一个奇怪的生物,我前一秒疼的要死,痛骂某人不是人,下一秒人家回来“要继续吗?”


“要……”没救了……

学长笑着说“那好,最后一百下。”

“嗯?一百?算了算了,我还是别继续了”我当场直接怂。“三十怎么样?”

他特别无语的白了我一眼,“有你这样的么,讨价还价直接砍一半以上啊?”

最后,折中了一下,五十下


我哼哼唧唧的趴好,倒是没怎么折腾,最后几下的时候,学长打的比较重,然后我就又回头看,他来一句“你转过去啊,你看什么?”


“啊?为什么啊?”

“你看着我不好意思打”……你特么,人都已经打成这样了,你给我说不好意思?

“没事,你继续打”


呵呵,你以为某人会真的不好意思吗?人家直接当着我面,特别狠的几下砸下来,

最后一下他抡起来特别高,我有点怕,转过头去不想再看,特别紧张特别紧张,我以为会特别重,结果,学长突然笑了,轻轻的落下来“不打了”


呼,我松了一口气“你刚才最后一下为什么那么轻啊,我还以为你会打的很重。”

“哈哈哈,你明显不想,那我干嘛要打那么重”


那时候的学长笑的好可爱,让人莫名心安


有点感动,但我又不是一个煽情的人,不打了就放飞自我开始嘚瑟“某人还是没把我打哭哦”


“哈哈,你这样我怎么打哭,今天太怂了”

“我没有,我贼刚!”

“那要不咱们继续?”

算了,等爷出了这扇门再刚吧。

 

遇见一个有趣的人可能挺容易,遇到一个同好也很容易,但是,遇到一个志同道合且特别有趣的人,是谓幸运。感谢遇见,也定当不负遇见


点击进入汉责文化社区发帖

<这次可以正常访问进入了>




往期投稿回顾









知乎:汉责文化

小红书:汉责文化

微博:汉责文化2020

客服消息多,慢回复,因为没及时回复删好友的趁早别加,以免浪费彼此时间



点阅读原文收获鉴定渣主指南一份

本文源自:叾屾

来自于 布道字母 圈 www.bdsmbd.com
资源来源于网络或网友提供,仅供个人学习使用,请勿传播,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站长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布道-字母圈交友虐恋社交平台 » 腹黑实践纪实-记录点滴美好_字母圈小圈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