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母圈小圈故事_不负遇见-记录圈子点滴美好

不负遇见

这世间众生皆孤寂,
应怪众生未见过你

再华丽的辞藻也写不出怦然心动的瞬间,更何况我俗人一枚,只能堪堪记载,回忆并不是时间越短才更深刻,而是历经漫长岁月的洗礼,在脑海一遍一遍回想出细节,他的眼神他的动作,文采不好大概刻画不出他的好,真是抱歉

我和狗贼的纪实(一)



姓名不愿透露的某人就以狗贼称呼了


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2020年9月4日傍晚,狗贼刚下班就死皮赖脸的求我出去见面,我原本是拒绝的,对于圈内我一直觉得我只能停留在观望区,毕竟圈内发生的的事故层出不穷,可是耐不住狗贼的厚脸皮,想着也只是见一面,也不干什么,那是我和他后面到现在唯一一次化妆了,毕竟第一印象很重要,就从见他第一面开始,就开始了属于我俩的孽缘,真的是猿粪

见到人之后,一直沿着河边的路边走边聊,狗贼真的话多,从圈外到圈内,从繁华街道到人寥寥无几的河边,还意外得知了以前差点收了的小弟弟的消息,俩人熟悉的很快,说说笑笑过去的也倒是开心,除了我嘴贱的说了一句


“我喜欢安静点的地方”


直到现在,我都恨不得给自己俩大嘴巴子,造孽。接着狗贼带着我越走越远,越走越安静,直到下了一个河坝楼梯之后彻底没人,除了最下面的河边三三两两夜钓的人,我也没想过在外面实践这么离谱的会发生,而且是我身上,黑人问号脸.jpg


我就这么毫无防备的跟着走下去了,现在想想也是觉得自己憨批的莫法,别人傻属于那种被人卖了还帮着数钱,我就不一样了,我还问够不够。夜黑风高,孤男寡女,小河边,狗贼累了坐在河畔的长凳上休息,我可能是大脑缺根筋不知道累到处晃悠,一会走到河岸跟他说


“这个缺口为啥不堵上?是方便我好把你丢出去咩”


他回了一句什么记不到了,毕竟他说话一直都很小声,娘们唧唧的,然后我手贱的得去扯了旁边柳树的树枝,然后就开始脑抽幻想了,然后好死不死的还说了出来,
“狗贼,这里还挺适合你和别的小姐姐实践的,你看这天时地利都齐了”我还去给他比划了一下手中的柳枝,我真是一个小机灵鬼儿

狗贼放下了手中的手机起身观望了一圈,神不知鬼不觉的扯了一根柳枝,可怜我还不知道,还给他出主意让他和以后他的小姐姐实践更加充满乐趣,我费心费力的出主意,狗贼却一直想着如何打我,我真的是。我扭头只见狗贼在这黢黑一片的河边两眼发光看着我,然后


“在这里试试?”
“啊?你说啥?我说的是你和别的小姐姐,你可拉**倒吧,别扯我”
“现在眼前就有一个,想别的小姐姐干什么”
“你在想屁吃”


说实话吧,我压根没想过会真的实践,而且第一次就在外面,就离谱,但是可能内心真的觉得挺刺激的,嘴上拒绝的很干脆,但凡狗贼有一丝丝退步,这一场实践绝对凉凉,我没想到的是,狗贼没说话了,他上前两步然后直接上手了,好家伙力气贼大,总而言之半推半就就趴他腿上了……这个地方说隐蔽其实上面有人仔细看也看得到,但是由于太晚压根没人,我又羞又怕,但是狗贼第一次说真的很温柔,相比后面真的是想跳起来给他一jio。那晚我穿的是黑色的刚到膝盖的裙子,一趴刚好裙子遮到屁股,第一次没见过世面,只知道一个劲的把裙子往后拉,狗贼手比较大,相对于我来说,我感觉他一只手固定我两手定的死死的动弹不得,还贼疼。我趴在狗贼的腿上,眼睛紧紧盯着上面小路生怕来人发现点什么,稍有风吹草动就马上翻身假装坐他怀里边,狗贼的手落我屁股上声音蛮大,如果我知道他手劲这么大,我就不应该嘴贱说什么这鬼地方适合实践,悔不当初

狗贼也是个有原则的,可能知道我第一次并且还是外面没安全感,隔着裙子打的,偶尔看裙子向上溜了还往下扯扯,后来才知道那也是他在外面的第一次,怎么说呢,那种感觉就很棒,都是第一次,互相试探,半推半就,最后狗贼成功得手。第一次狗贼很温柔,温柔到我现在都还一直记得那个力度,我太难了,可是现在狗贼不当人了,感情淡了淡了,迟早把这人埋了。坚定.jpg


第一次实践并不久,大概往死里凑时间也才半个小时,手劲大的狗贼丝毫不吝啬的往我屁股上甩,打着打着感觉不对,钝痛变成了一种尖锐的刺痛,我想翻身起来看个清楚,却被按压的死死地,我这该死的小力气,我扭过头在这黢黑的夜里眯着眼睛想看清是啥,伸手往坐着的人手里试探摸过去,噢


“你啥时候弄得这么粗的树枝的?”
“刚刚啊,我起来的时候”
“我?”
我也不晓得是说的他还是我,反正整个人都是迷的
“趴好,10.30就走”
我打开手机一看十点十几分,一下蹭了起来,两眼泪汪汪看着他
“还有这么久?别了吧,痛得很”
“我轻点,趴好”


那时候可能对痛这个字理解不透彻,在往后的每一次约,都让我感受到了他对我的深深的,恶意,并且这种理解一次比一次加深


不要问我为什么会蹭起来,能拖几分钟是几分钟,一分钟少挨好多下。微笑.jpg


至于到时间了挨了多少我不知道,但是那个程度真的是当时痛,事后一点儿事没有,不像现在痛的要死,2020.10.28,这是第123456……10次了,狗贼不当人

事后拍拍屁股啥事没有,从他腿上坐起来,我竟然一丝丝害羞都没有,我们熟悉到这种地步了?我也不知道,狗贼好像也没啥羞涩感。可能因为他是老司机?

回去的路上,我决计着就这么让他打了?会不会太亏了,我走在后面慢吞吞的思考人生,看着走在前面的狗贼猛地上前两步,啪的一下就甩他屁股上去了


“你说你在前面走,我在后面,他们是不是也看不到,嘿嘿嘿”
“好主意,你走前面”


然后,我再也没有走到他后面过,因为他怕我突然下手,并且为自己多赚了几巴掌,我真是小可爱呢…

事后一起吃了个饭,叫什么老鸭什么汤,让我猝不及防的是,它是一整只,然后两个人一起懵逼坐在板凳上,至今让我想不明白的是,他饭量还没我大,怎么力气比我大那么多?


有点可惜,狗贼喜欢喝汤,鸭鸭还有好多浪费了。然后呢他就送我回家啦,路上还多赏了我两下,我真是谢谢你

初尝美好,妙不可言,狗贼予我的第一次无疑是一场难忘的实践,并且开始初步明白主的强势和温柔,狗贼说这一场是他入圈多年算是最美好的回忆,于我而言,何尝不是,甚至更加难以忘怀,总是会时不时的想起那晚趴在他腿上的温暖羞涩,和他大手给予我的疼痛和抚摸

第一次,清纯又可爱,互相试探,显得羞涩至极,仿佛初尝毒品,又害怕又兴奋,掩盖不住


的想要去尝试,去沉迷;或者换个说法,初恋的滋味,害怕被家长老师发现,又忍不住青涩懵懂的心得向往,珍贵美好且难得


(二)私人影院片

 
没有什么华丽的辞藻,只是把这难得记录下来,以后想起来,也许还能想起来此时的细节

2020.9.6


第二次实践是我们见面的第二天,可能次数有点太频繁,但是我们都并不觉得突兀,反而觉得有点刺激。从未有过的新鲜感促使我在他发出邀请之后再次下了楼,那天他好像穿的一身黑,带个口罩,像个即将抢银行的一样坐在隔壁宾馆外面等我,由于这次实践是一时兴起,想法刚提出来,商量了一下大致内容就决定实施


因为下午我还要去看房,狗贼把他午休的时间空了出来,我洗漱完毕头发都没来得及吹干就穿着深蓝色jk就下了楼,那天天气很好,很适合干一些emmm的事。去影院的路并不远,狗贼瞅我一身jk


“你们校服?”
“啊,对啊,好看不嘛”


虽然我内心偷着乐呵,我还是没有告诉他真相,直到后来有天他突然反应过来问我那天我是不是穿的jk,才告诉他。哈哈哈哈哈哈哈

刚到房间,我第一次来这种私人影院,对此感觉很稀奇,粉红色的床加上粉红色的布偶,很有少女心,啧啧,我坐在一旁找好看的电影,狗贼就到处转看是否有摄像头啊杂七杂八的东西,还把门那块透明的地方遮了起来,不得不说,比我还细心,安全感啊就是这么来滴


一切准备就绪,我有点不好意思,总不能过去直接趴他腿上吧?他先上床背靠椅背,我随后被他扒拉到腿上,啥也不是,手高扬重落,房间全是巴掌着肉声,偶尔带出一丝细小的痛呼,这人手铁做的吧,满脑子全是这一个问题,随着力道的加重,和裙子的下滑,声音俞发增大,我有点迟疑的扭头看着狗贼


“会不会太响了,这隔音好不好啊”
“把声音调大一点就好”


说着狗贼拿着遥控板调大声音,前面播放的是《疯狂动物城》,兔子警官在努力成为好的警察,我在狗贼腿上努力不因为身后的疼痛发出声音,造孽

在实践期间总是会不由自主抓着狗子的裤子或者手,总感觉那样会好受一点,有安全感。电影声音开得很大,内容也很欢快,在电影院和第一次河边的感觉大相径庭,这次更带有目的性,明白会面临什么,也能做好准备

但是,知道会面临什么,准备也毫无用处,巴掌结结实实的打在肉上,理智跟着痛觉一起上天,我再也没见谁的手打人这么痛过,和工具的威力相差无几,那天整个外部条件都很温馨,包括房间,姿势,除了那块尺子

狗子的手几乎都是温热的,所以当他换了尺子的时候,第一时间我就感受到了痛里面夹杂的凉意,我眉头一挑,明白此事并不简单,撑着身子转头看他的同时,手不老实的去捉狗子手中的尺子


“你这哪来的?”
“路上随便买的,还行吧?”
“手,放好”


可能第一次见面,包括实践都是以朋友的身份去体验,我并不太明白主的强势或者有些什么规矩,本着性子乱来,就导致我被狗子一只手给按的死死地,动弹不得

为了转移注意力,只有把眼睛放在电影上,但是尺子一下比一下重,重重叠加在同一个地方,这也太不是人了吧,为了避免被外面的人发现,再疼也只有往肚子里面咽,极少数泄露出痛呼,手被固定在后腰,只能被动的接受狗子的落尺,又痛又痒,迫不得已轻轻的摇摇手腕表示不会再挡了,然而刚解放的双手在又挨了一下之后,下意识的捂住了红肿的屁股,无暇顾及太多,疼到肉里去了

然后事情就简单很多了,手再次被按住,尺子的力度又加了一个档次,偶尔还会和巴掌换着拍打


“会不会数数”


狗子声音淡淡传来,我把头埋进臂弯里不做声,好歹以前我自认为是个主,哪怕不纯,也是主,报数太损害我一世英名,狗子见我迟迟不吭声,巴掌携风而来,声音之大的让我怀疑外面听得见


“会不会报数,恩?”


每说俩字就来一下,我也挺羡慕那时候的我真有骨气的,那叫一个宁死不屈,直到后来……

“不报数,快2点了,我要去看房了”


因为时间关系狗子明白报数是不可能的了,专心在这不咋明亮的地方痛击我的屁股,至于我的手一直在被他按住和捂住屁股的死亡循环中,以至于回宾馆才发现,手上到处是狗子的手指印,对此表示谴责。就过分

结束之后,狗子打灯给我看了一下现在的样子,屁股比开始的来的时候红肿了一圈


“这个你拿着?”
狗子扬了扬手中尺子
“我拿着干啥,当纪念品?要不要给供起来”
结账后下楼身后也有略微的拉扯感,走路也不太自然
“你没事吧”
“有事,也不见你轻点”


赏狗子一个白眼就开始打车去目的地,最后他兴致而归去上班,我肿着屁股到处找房子……23路真的好颠簸,让本就疼的不行的屁股雪上加霜,怎一个爽字形容

第二次,很温馨,也很匆忙,彼此都有着各自的事情,但是在想法上一谋而合,当即决定立刻实施,很冒险也很刺激却不冒失,不像第一次的美好,但是各有滋味

故事再继续


继影院之后,我们还约了一波酒店,狗子嫌弃太失败,就此略过,简明扼要就是19.9

大概是一周之后的星期天,9月份天气不冷不热,但是躁动的心却一直静不下来。因为酒店的失败,他转身离开的瞬间,我们双方都有了可能不会在联系的感觉,但是其实都不怎么在意,毕竟主小圈的,大圈只是涉及一些皮面,并且尝试过不合适就丢弃就行

狗子总说我笑,散步在笑,聊天在笑,实践也同样,其实只是性格使然,不笑的话就很容易哭,就比如今天,要不是头发遮住了,就泪洒当场,我也喜欢最后结束的抱抱

话题扯回来,5点多6点,我赴约了,因为可以去蹭饭,就很棒,吃饭地点就在一个吃鱼的地方,这是和狗子第二次吃饭,这次没有汤,好家伙,狗子居然干了三杯茶水,惊呆小伙伴,是为了饭前饱腹好减肥?结果显而易见,我一个人吃到了最后

吃饱喝足就开始“散步”了,虽然我这人比较害羞,不喜欢说话,但是亏得狗子聊的来,一路上也不至于尴尬,灯光霓虹闪烁,音响透过层层障碍渗透耳膜,既然以“散步”为目的,自然而然的一起走向了黢黑的江边,左右两条路,纠结过后我跟着狗子先走的右边,叫什么路我也不知道,黑的倒是挺彻底,这条小路顺着走下去,仿佛是一个小镇,一条街之隔,天壤之别。外面熙熙攘攘灯红酒绿,那里甚至连人家都没住满,灯也稀稀疏疏打在树上投影出斑驳影子

没有什么可以施展的地方,倒是狗子提出一个蛮好的想法,在这小路,开车停在路边,隔音效果可能并不是很好,偶尔也会有车经过,你说会不会有人发现。越走到底越是安静的没声,终于在一个岔路口,我们决定返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总喜欢趁他不注意打他一下,可能挑衅比较好玩?或者我就是想挨打?或者都有?回来的路上经过一片草丛,狗子一屁股坐下了,我:????


“你坐这里干什么”
“歇会,来坐”


我穿着裙子小心翼翼躲开那些树木,走到狗子身边,刚坐下马上就弹了起来,草太坚挺了,戳屁股……更何况那时候伤没好……


“我不坐,你不觉得草戳屁股吗”
“不啊,就是要这效果”
“爬!”

反正动不动挨两下的事,我表示已经很淡定了,然后呢返回原路,我们又走了左边,本以为就要败兴而归了,结果峰回路转。狗子视力真的好的一批,在最上面的路和最下面的河坝中间还隔了一层,没有灯且人少,这不就是好地方吗?狗子二话没说开拓了一条上去的道路,我在下面瞅着他一步一步向上爬,说实话,我都不知道上面还有路,我想着就在下面等他下来,谁知道上面还有路……

等我蹑手蹑脚的上去的时候,他都在前边走了一大截了,跟着他的脚步走到了一处有凳子的地方,凳子(……就和第一次的凳子有很大的相似之处)有凳子就意味可以坐,可以坐就意味着可以趴,后面有一颗树挡着,本来时间也逐渐变晚,对面只有三三两两人的身影,我坐在他身边,9月份的温度刚刚适合那时候的我们,舒适又带点燥热,狗贼拉着我趴在他腿上,温热的手覆上了我旧伤未愈的臀部,不重的力道唤醒了第一次实践的羞耻心和几次叠加的伤口的疼痛,刚还没开始,就过来两个人,我赶紧起身立他身边,就这几分钟功夫,我瞅见了前面的锻炼器材,我缓步踱过去,上去试了一下,前身趴在扶手上面,双脚放在踏板,屁股刚好在翘起在一个适合挨打的角度,妙啊~

等人走完,我又坐回他身边,我在纠结要不要和狗子说一下那个好办法,但是挨打的是我,在那个上面还不能躲避,该说不说,实惨。最后我还是暗示了,我扬了扬下巴


“憨批,那个挺好玩的”
“那个有啥好玩的”
“你去试试不就知道了”


语罢我走向了器材,在上面荡阿荡,直到狗子过来出现在我身后,我赶紧下来,但是……晚了。靓仔语塞,他接受到了我的暗示并且懂了


“上去”


我转头在这路灯微亮的环境中看清了他不是在开玩笑,哈哈哈哈哈,我上去了,毕竟我怂,只要他严肃,我就怕。可能这就是主?………………

在野外也是有好处的,再大的声音在这宽阔的地方也只是小石沉海,泛起微微波澜,我在上面承受着狗子的巴掌怀疑人生,所以嘴贱为什么要暗示他?嘴贱这毛病啥时候能治好……十几下之后狗贼不满足于隔着裙子下手了,该说不说,隔着裙子是会轻很多,但是也绝对不轻,裙子是吊带,只能往上撩,刚开始好巧不巧,又路过两个人,裙子瞬间恢复原状,仿佛我们只是正在聊天的朋友,绝对没有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真的。在这几分钟的时间,狗子看上了旁边的一颗树,上的枝条,这不是柳树,相反比较粗壮,还贼有韧性,我慌了

我三步并两步离开狗子身边,跑到离他几米远的地方才回头看他,他拿着树枝一边剥皮,一边看着我


“自己过来还是我逮你”
“你把你手上的丢掉我就过去”
哈哈哈哈哈,你猜结局是什么


我被他拖过去了……然后趁狗子不注意手疾眼快的抢走了树枝,握紧树枝假装随手丢掉,然后趁机甩旁边草丛里了,然后狗子急了


“东西你丢哪去了,捡起来”
“我又不傻,想屁吃”


接着狗子坐在旁边的石岩上,把我整个人揽进怀里,我手搭在他的肩上,他手拍在我的屁股上,有时候忍不住闷哼一声,眼睛却一直盯在他身后的草丛里的树枝,要不要捡起来……


“要不要捡回来”
狗子一边打一边问,我一声不吭


当然要捡起来!因为我看到狗子又走向了那棵树,然后撇了一根更大的树枝,我当场把树枝捡了回来递给了他……好汉不吃眼前亏

然后我又踏上了健身器材,裙子被撩在腰间,被迫趴在扶手上,树枝携风打在肉上,忍不住用手去挡,本来没好的屁股雪上加霜


“手放前面,听得懂话不”


耳边传来人声音,你不打我,我不痛我不就不挡了,当然我不可能实践的时候说出来,这不欠抽吗。树枝的感觉和藤条相差无几,一样的刺痛感,在那时候我还没尝试过任何专业工具,初生的牛犊不怕死,反正除了痛就是痛,若非要说出个所以然出来,大概就是痛的感觉不一样了,藤条刺痛,痛在肉里,小红就是实打实的钝痛,从里到外,无一幸免。戒尺就是皮上,当时痛。好晚了,其他的下次再说

每次我躲避或者用手遮挡,接下来的几下一定会加重力道,我的手被狗子按在扶手上,疼痛让膝盖弯曲想要躲闪,狗子的技术挺好,在黑灯瞎火中,树枝一下又一下重叠在了同一个位置,偶尔有闪失,也是因为我闪躲的动作太大打到了别处,每次实践狗子最多的话,大概就是提醒我姿势,手,但是人之常情,痛了自然会躲避,所以不能怪我。所以下次打手能不能轻点或者少罚两下……

救世主是一位大妈,大妈带着他的小音箱奔向我们,狗子给我整理好裙子守在一边,等待大妈退场,谁知大妈把音响一放,当场锻炼身体起来,无奈这场实践结束,我们守在旁边的凳子上好一会也不见大妈要离开的想法,等她走后,又是十分钟左右了,此刻也是很晚了,我拿着树枝甩一甩跟在他身后,狗子回头拿起树枝折了之后然后丢了……最后狗子揽着我走向了大马路,然后拦了个车送我回家。那天日期明天补上,现在是2020.11.13 凌晨3点整,好困


我们的故事任在继续


今天是2020.12.8,距离我们认识115天了,这是我答应狗子的,在他退圈的时候写一篇关于我们俩的纪实,还有很多事还没有写出来,一点一滴,慢慢的我会一一呈现,与他经历过的事情,不比初恋少半分。现在他淡圈了,我想也是时候了,我们无关爱情,只谈风月,不牵扯任何人任何事,互不打扰,只是我还记得他怀抱的温度和掌心的力度。毕竟,有些人遇见就已经很幸运了。就是,故事结局了,我说的不止是故事

往期精彩回顾










点阅读原文看学生君关于圈子见解

本文源自:不知道叫什么好

来 自于 布道字母 圈/font>
资源来源于网络或网友提供,仅供个人学习使用,请勿传播,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站长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布道-字母圈交友虐恋社交平台 » 字母圈小圈故事_不负遇见-记录圈子点滴美好
BDSM倾向测试
BDSM倾向测试
加入字母圈
加入字母圈
BDSM教程
BDSM教程
关注微信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