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属于我的S,你如今臣服在谁的脚边

作者 | Forbidden Fruit

 

我和陆认识是在婚前,那个时候我还年轻,虽然自我认识和自我开发很早,嘴上喊着再不疯狂就老了啊,实际上也没有玩得多么放荡。

 

我们是网友见面,sm论坛底下我们一拍即合。

 

我永远记得第一次见他,细长的腿,黑色的羽绒服,是长得比我还要精致一点的男孩。握着方向盘的手指节分明,男生女相,讲话也无比温柔。

 

他说他来找我玩,问我去哪,我直接沦陷说去酒店吧,他笑我猴急,揉我的脑袋说不至于,但最后我们还是在酒店滚到了一起。

 

第一次见面我们没有尝试sm,但是两个人的身体仿佛是认识多年的密友,干柴烈火,一点即燃。

 

我们在酒店昏天黑地地做了三天,至少有七八次,做到最后他什么也s不出来,他抱着我说仿佛把这辈子的量都做到我身上了。

 

但是终究隔得远,心也近不到哪里去,收拾干净走出酒店我们还要继续各自的生活。

 

我们的距离有过负厘米那么近,也那么远,远到刚好可以把对方想象成完美的性伴侣,把一切罪恶幻想套在对方身上。

 

能契合对方的性癖,能知道对方在发情且准确撩拨回去。一场场深夜的暧昧隔着屏幕有来有回,但也止步于此。

 

一年两年不见面慢慢都会疏远,消息也会越来越少,以至于变成只是躺在列表不会再弹出消息的过客。

 

再后来他有了小女友,我也结婚了,但是心里多少都还有这么个人。

 

结婚第一年,我和先生还可以在家里任何一个角落来一场sex。结婚三年,一个月能有一次就很不错了,生活随着柴米油盐沉淀于平淡。

 

等到陆再发消息来的时候,心里的悸动已经让我不会觉得自己在出轨撩骚,而是像背着父亲谈恋爱。

 

事隔这么多年又重新聊起来,发现很多地方变了,但我在意的那些却依旧。他知道我喜欢的那些独特的,我不会告诉我先生的恶趣味。

 

他知道我是个彻彻底底的m,这是我温柔斯文的老公不会给我的。

 

他也聊起他的生活,说起他和小女友要结婚了,可是老丈人这关过不去。他有房有车但是拿不出,也不想拿20万的彩礼。

 

他说婚纱照都拍了,老丈人还是不肯答应办婚礼,他说真的意识到自己快要结婚了。

 

他要么每个深夜过来撩拨我一下,要么给我讲他细细碎碎的日常。他说他想我了,他想看我跪在他脚边的样子。

 

于是他说,“我们私奔吧,就两天,去个谁也不认识我们的地方,我骑上我的摩托,你带上你的花,做两天彻彻底底的情侣,就当我们两个人的分手炮。”

 

我没有什么能力拒绝这样的诱惑,它听起来那么浪漫。

 

于是又一个冬日,我们挑了一个正在旅游淡季的海岛,他骑着他的机车,我带着店里最艳的玫瑰,约在海岛上见面。

 

那两天几乎是可以载进我的浪漫史册的两天,淡季的旅游景点没什么行人,但是热带的小岛并不寒冷。

 

我们的酒店有巨大的海景阳台,楼下就是沙滩。甚至他还有一辆摩托,一辆货真价实被擦得锃亮的机车。

 

我坐在机车后面就算被震得发麻,心疼我的花瓣随着机车掉了一路,也不得不承认高速飙车过弯真的刺激。

 

我们把车停在沙滩边,绕路去矮山的另一边,一个没有旁人的沙滩。

 

铺好野餐布,我们在细软的沙上褪下最后一层隔阂,赤裸相望。他用奶油肆意点缀我的身体,再温柔地将它们舔舐。

 

我们在沙滩上,却像浪一样起伏。

 

等我们再起身,便看到了据说是有着最美落日的沙滩。等绕到矮山前景点处,发现游艇还营业,金色落日把海面,和渔夫压下巨浪而溅开的水滴镶了金边。

 

我们在游艇上尖叫,仿佛刚刚在另一边叫得还不够尽兴,不够大声。

 

我们手牵手逛了海岛博物馆,认真研究不知道是哪个朝代的碗。再爬到悬崖边看山脚下的浪打石,抱在一起吻得性起。

 

明明没有做,纽扣拉链却没有一个是扣好拉上的,他的嘴像海胆的回味一样甜。

 

临走的最后一天,他终于拿出藏在包里的绳子,我们终于要迎来重头戏。他把我四仰八叉绑好,拿出了鞭子,一改之前的温柔。

 

被皮鞭支配的我,犹如一条游动的蛇。他剥夺了我所有的自由意志,我的灵与肉,任我在他的掌下煎熬,告饶。

 

冰块在唇齿间软化,最终消融在彼此体内。

 

即使到最后一刻,他也没有进入。只是任由手指在我的身体里肆意探索,搅得天翻地覆。

 

我们度过了神仙般的两天,临走时他抱紧我说他要结婚啦,我说好。

他说我们就此别过不要再联系了,我说好。

他说你忘了我吧,我说好。

他说你虽然很无聊但是你很幸福,我说我当然知道。

 

于是我们删掉了这么多年一直保留着的好友,也真的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联系,我回归我的生活,去和柴米油盐做斗争,陷入在不要乱丢袜子,轮到你倒垃圾这样无伤大雅的争吵。

 

等到他的验证消息再发过来,我的下巴都快被惊掉。他给我发来了他穿女装的照片,还礼貌地向我请教他的妆画得怎么样。

 

原来他最终还是没有给出彩礼,本来婚礼酒席都订好了,但是女方最后反悔了,拉拉扯扯也逃不过分开的结局。

 

原来他才是m,所以那么懂我。他甚至是双,还会去找男人。他说自从那天调教我之后仿佛被点醒了,他原来是想被那样对待。

 

看到我爽的样子,他代入了自己被爽翻了。

 

他现在单身了,开始四处约男人女人调教自己。虽然和女朋友分手了,但女朋友同居时的东西通通留给了他。

 

于是他穿起了前女友的裙子,带上了假发,像我跪在他旁边那样,跪在好几个男人或者女人旁边,享受他所谓的自由。

 

他说他决定了,分手后应该不会那么快结婚。那么他要玩个够,甚至还带上贞操锁。

 

我点开他的女装照片时,我先生刚好回到家过来抱我,他看到了照片还夸了句我的朋友好看。

 

他不知道的我曾经因为这个“女人”在沙滩边和着浪声到达极致欢愉,而这个“女人”将我身上的奶油想象成别的男人的xx舔掉。

 

他甚至还是一个绿帽奴

来 自于 布道字母 圈/font>
资源来源于网络或网友提供,仅供个人学习使用,请勿传播,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站长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布道-字母圈交友虐恋社交平台 » 曾属于我的S,你如今臣服在谁的脚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