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前主人在字母圈勾搭的僚机,呵呵”

小时候我们把为人处事的箴言放在嘴上念诵得滚瓜烂熟,甚至在看到别人如何如何的时候还能吐露出几句这样的话,自以为对这些话已经参悟通透。可大部分的人在自己深陷同样问题的时候,就也会迷途得不知所以。因为所有的得失都只有亲身经历过才知道滋味几何,才能体悟到取舍有多难。仅凭那几句朗朗上口的话,根本做不好关于前路的抉择。

我给今天的小姑娘起一个奇怪的化名吧,叫她

鱼话在她前二十年里都信奉贞烈的爱情理念,她二十岁的时候和男朋友分手就是因为发现他出轨。有人说年轻人对爱情懵懂无知,可如果爱情是一种炽烈的东西,那大概年轻人之间那些幼稚又说不清的东西才配叫爱情,因为只有年轻人在爱情破裂的时候才会到处嚎叫,痛得乱七八糟。二十岁的鱼话也不例外,分手后,过了个把月夜里都抱着酒瓶子睡觉的日子。

当鱼话再一起感觉阳光照在自己身上充满暖意的时候,心里却整理出了对爱情的失望。爱情在心里萎缩的时候,心里就多出了一个缺口,这时候StarMoon在她一瞥眼间填补了进来。

 

鱼话和很多女Moon有相同的入圈经历,她遇见了一个表面看上去温暖又绅士的大叔。大叔的学识和生活都透露着鱼话那个年纪触及不到的丰厚,这时候钦慕之情自然而生。男女之间最经不起倾慕之情的涤荡,爱意啊,安全感啊,都混淆在其中。

大概是心里空着的部分忽然被这些萌生出来的情愫填充进去,鱼话很快就投降了,上了温柔的床榻。之后,大叔亮出的小皮鞭和口塞,鱼话也在这复杂的情愫中收下并享受其中。再之后,当大叔赤裸裸地把StarMoon的概念塞进鱼话脑子里的时候,鱼话也没有丝毫抵抗。甚至鱼话开始喜欢自己身体上殷红的痕迹,喜欢那个男人的体液,满脑子都是被灌输进来的从属概念。鱼话说,自己在那段时间里感受到的充盈,现在还在心里荡漾着余波。

 

只有童话故事里才有“从此他们过上了幸福美满的生活”,好像自此而后再无不幸。而现实中,只要时间继续,故事总会波折,幸福总有结束。

大叔开始给鱼话灌输,从属关系中是禁止独占的。他严肃地看着跪在身前的鱼话说,在主仆关系中,主人是可以多仆人的,仆人应该为主人能前呼后拥而骄傲。不知为何,鱼话朝着他点点头,在行为上认可了他的话。也正是因为这认可,大叔开始引导她进了很多字母圈群落,并指示她去结交很多同城或近旁的女Moon,并和她们成为好朋友。鱼话能隐隐觉察到大叔在这一切行为背后的动机。

她按照大叔的话约了一个女Moon见面,大叔当着那个女Moon的面调教鱼话,女Moon没有招架住鲜活场面的诱惑加入其中。一切都在鱼话没有拒绝的行为中默认为事实,那就是她帮着大叔收了一个Moon,着也印证了鱼话在最初就觉察到的大叔的动机。

 

这样的事情一而再,再而三。鱼话或是帮着约一个女Moon见面,再配合着大叔用活色生香的现场勾引女Moon加入。或是在女Moon面前各种夸大叔,让女Monn同样对大叔产生倾慕,之后的事就水到渠成。还有各种套路。鱼话在这样的生活中过了一年多,大叔身边的女Moon一波一波地换。鱼话在几个瞬间曾莫名其妙地感觉到悲哀,可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就是放不下。期间,鱼话不停用大叔告诉她的那句话自我催眠:“从属关系中是禁止独占的”,外加大叔不时地告诉她:”我最喜欢的是你,其余的都是游戏而已。”

人其实是足够有适应力的,这适应力里透着贱。鱼话不知道是不是麻木了,或者是想通过这种方式讨好大叔,也就是他的主人。她开始主动给大叔物色猎物,并为他设计下套的办法。鱼话成了主人在字母圈牛逼无二的僚机,她甚至为那些因此表达羡慕她主人的言论而心生欢喜。

 

“套路反易得人心”这句话从反面说,就有“真心似乎不容易被珍惜”的意思,因为真心显得无私和义无反顾,得到这些真心的人会越来越觉得这一切理所当然,自然就不容易珍惜。

大叔把鱼话做的这一切当作理所当然后,自然也开始越发变本加厉。在鱼话和大叔别的Moon争执的时候,大叔总是第一时间呵斥鱼话。大叔陪鱼话的时间最少,对她表达的思念最不耐烦。

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掉下来了。大叔的另一个Moon和鱼话关系很不好,有一天她给鱼话发来一张她和大叔的聊天截图。聊天里,大叔哄着她,并对她奚落鱼话如何**,只是自己玩腻了的**,如果不是看在鱼话是个好僚机的份上,早就不要鱼话了,等等话。这些话,鱼话也许在脑子里都设想过,但真实看到的时候,她还是奔溃了。

鱼话一夜都没睡,把这一年多的日子从头到尾想了一遍。

早起,她坐在床边,用颤抖的手把字母圈相关的所有人的联系方式都拉黑了,卸载了几个软件。也许她想过有人会试尽办法联系她,但没有。

 

鱼话把自己泡在工作里,工作给了她另一种充实感,工作很多时候也是一种救赎。

半年后的一天,她和同事在KTV唱歌。屏幕上的MV勾她回忆起她和大叔的那一年多时间,同时她脑海里忽然冒起那个因为沾花惹草被自己巴不得用世上最恶毒语言痛骂并扇了一个耳光的前男友。当时他没有生气,还强抱着鱼话说了声对不起。想到这,鱼话狠狠地扇了自己一个耳光,眼泪流得满脸都是。同事们紧张询问她怎么了,她似哭似笑地指向屏幕说:“我操,情歌太他妈扯淡了!”

来 自 于 http://www.bdsmbd.com 布道字母圈
资源来源于网络或网友提供,仅供个人学习使用,请勿传播,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站长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布道-字母圈交友虐恋社交平台 » “我是前主人在字母圈勾搭的僚机,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