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餐TJ故事:就这样吧,别问我为什么不想和你再约一次

“矛盾虚伪贪婪欺骗

幻想疑惑简单善变

好强无奈孤独脆弱

忍让气忿复杂讨厌”

有的玩家把“字母圈”当做是狩猎场,他们是擅长把自己赤裸裸的欲望包装起来的“高级动物”。

明明精心赴会的TJ,为什么却不会再有第二次?

只有上帝视角能给出一个黑色幽默的答案。因为站在一方的立场,很难界定一个人的真实和虚伪,究竟来自于人性还是动物性。

01

未接来电

她没有起身,坐在角落里,水壶里刚加的水还没有烧开,木木地看着他在房间里奔走,从里到外,收拾自己的东西,宛如几个小时前刚进屋子的倒放,只是动作更加迅速。

她再询问了一遍,我这里不是离你单位不远吗,明早不会耽误你上班的,不能住一晚吗。

男人再次肯定地就说两个字,“不行”,然后开始收拾他的背包。

她尴尬地把头埋进膝盖之间,小心翼翼地想自己到底哪里没做对。是这个小小的出租屋太简陋,还是自己的生涩不对他口味?为什么他解开了自己手腕上的静电胶带,就匆匆忙忙要离开?就算寡义如一夜情,起码情能维持一夜之久。三个小时,他竟然就急着要走。

她觉得自己巨大的失落就像著名“约炮金曲”《Stay with me》里一样,求你留下来陪陪我好吗?

她开始悔恨自己照顾不周,把对方叫到寒酸的出租屋里,也没给他准备好新的牙刷和浴巾。

可是她不知道,他不断说“不行”的时候,倒不是在挑剔环境,脑子全是如何应付本应该出差的女友在手机静音的时候突然打过来的五个未接来电。如果脑子不是那么乱,通常他会再多一点耐心,抱着对方的头,编织一个看起来像样的谎言:“对不起我的乖宝宝,明天还有一个报告要交,资料都在我家里电脑上,我不得不回去。”

02

大洞

三十八岁的他,对外宣称自己是知名外企的经理。他的话不假,但是在国贸上过班的人都知道,三十八岁还只混成个小客户经理,升迁无望,点头哈腰还不见得比大专毕业跑销售的小伙子有出息。能让他找到一点呼风唤雨感觉的,只有去做年轻又缺乏经验的女孩的“大叔”,卖弄一下被这个操蛋的社会摩擦出来的“体贴和成熟“。做年轻又稚嫩女孩的S,让对方小鸟依人甚至有点崇拜,才能稍微平衡一些他给比他还年轻的上司装孙子的挫败。

反正自己已经离婚了,卖了房子大头给了前妻,剩下那点钱高不成低不就,但是起码开个星级酒店的房来显显阔不成问题。他安慰自己,哪怕只有两个小时,他也要在这短暂的须臾里享受统御和朝拜。

看女孩娇软崇拜地任他摆布的时候,他总是理一理自己高仿的名牌正装,说,哼,跪下。

然后把二郎腿一翘,晃悠着皮鞋示意女孩。

女孩子羞耻又顺从地把鞋子脱下的时候,两个人面面相觑。因为他的袜子上一大个洞,发黄的趾甲和站立过度的老茧赫然戳在外面。他的脸上也随即出现一个大洞,之前充进去的“威严”、“绅士”、“高傲”泄气般地四散漏出,大声宣告着“精致皮囊”下的狼狈不堪。

 

03

弟弟生病了

他开着出门前刚洗好的车把他认识不久的收费女王送回去。她鲜红的有些劣质的水晶指甲噼里啪啦地敲着中控台,看着他方向盘上的车标,问他,这是什么牌子啊,我怎么不认识?是不是挺贵的?最近自己开始卖“原味”了,有钱就可以买到,加钱还可以定制。

他唔了一下,对她说了几句掏心窝子的话。1.卖原味是不会让你赚很多钱的。2.你的技术很棒,但是气质和涵养还差一点。3.因为气质和涵养差一些,所以你想赚钱的时候,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卖原味。4.卖原味是不会让你赚很多钱的。

她一时间被怼的没了话,眼珠转了转,假睫毛扑闪。然后开始翻手机。

他也一路寡言,回想刚才的种种细节,除了生理上的快感,心理却没有感觉到任何一丝臣服和愉悦。心想以后这种还是打专车往返好了,万一她顺着车牌查过来,他并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和工作。

第二个周末,他突然收到了她的一条信息:

狗子乖啊,我这周遇到事情了,我弟也上北京来找工作,但是生了重病急等着要手术,我的钱都打回老家还房贷了,手头实在周转不开啊,我一般不求人,但是这次实在没办法,急需两万块,我不知道找谁开这个口·····

他搓了搓下巴,回复:哪个医院?在北京的话我还能想办法帮你找找人,联系个好点的医生。打拼了这么多年,他混成了个人精,很注重和医生律师交朋友。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他点开对方的朋友圈,各种“不经意”的黑丝美腿照,都变成了一片空白。

他尴尬地笑笑,他上次上了“收费女S“的当,还是在根本买不起车的大学时代,整整一个月的伙食费。那个时候,他还相信每个有难处的女孩都很善良。

04

事后烟

“哎呀,疼死我了,快给我松开。”她喊到。

他手忙脚乱地找出剪刀,微微有些颤抖,满额头的汗珠。

就算他长得周周正正,每天去操场边吊杠跑步俯卧撑练得结结实实,也一直没有机会找到练习绳子的机会。在工科院校的“和尚班”,每个不善言辞的男生都非常滞销,更别说找到有共同爱好的玩伴了。

他本来对第一次实践满怀期待,但现在看起来好像搞砸了。他木木地坐在床头,像断了线的木偶。

女孩从床上靠了过来,说,绳子太复杂了,可能不太适合我们,要不我们直接干点别的?

这又是一记重锤,他说,对不起,我确实是新手……

女孩有点不耐烦,“对不起啥呀,我都靠过来了,抱一下我啊~”

他汗津津的手揽过女孩,用力地在怀里抱紧,他甚至能通过女孩柔软身体的震动来听清自己的心跳,但看到女孩身上被自己弄出来的深深绳痕,又害怕地赶紧松开。

他巴巴地问,那个,这次我没表现好,下周我再请你吃我们学校后门特别火的鲜奶蛋糕,好吗?

女孩翻了个白眼,从包里熟稔地翻出一支细长的烟,没有回答。

回去的出租车上,女孩的闺蜜群很热闹。小姐妹们起哄问她感觉怎么样?

女孩发了三个猪头的表情,我简直B了狗了,我约他是看他身材好,本来以为找了个体力好又聪明的小狼狗让我能吃饱一点,结果你猜怎么着?连抱都不好意思抱,他居然还想再约我???黑人问号【微笑】

而懊悔不已的他呢,可能永远不会知道,“我只想和你练绳子,你却只想上我。”

这个世界正在变得越来越快餐,人和人之间的关系也如此。快餐很方便,随叫随到,即吃即有;但吃快餐时人和人的悲欢却无法相通,就像此刻外面万物冰封的冬天。

冬天有雾,大到即使你牵着对方的手,也无法看清对方脸上的喜怒。

冬天也有霾,一旦撒手,它便吞噬所有的痕迹和记忆,你再也找不见ta从哪里来。

冬天容易让人饥渴地抱团取暖,冬天也容易让人在漫天大雪里失散。

祝你冬天快乐。

来 自于 布 道字母 圈
资源来源于网络或网友提供,仅供个人学习使用,请勿传播,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站长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布道-字母圈交友虐恋社交平台 » 快餐TJ故事:就这样吧,别问我为什么不想和你再约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