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当初没拉她玩SM..

-0-

看着她现在枯瘦的笑容,我心里又冒起那个想法,这个想法在我心里出现过一万次:“如果我当初没拉她玩SM,她是不是就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我喜欢给姑娘起一个只有我才会称呼的名字,我一直叫她“盒子”。

-1-

我不太记得为什么叫她“盒子”了,大概与她的真名有什么联系吧。

认识盒子,大概是在七八年前吧。当我的年纪过了三十之后,前尘往事只能透过彼时的天气或脚步的气息来回忆。这些感受都标注不出具体的时间,所以那些事情发生的时间,我都记得很模糊。

我在一个社交软件上认识了她。那时候她青春活泼,甜美可爱到不可形容。我其实没有期望过她愿意和我尝试玩SM,因为她最初对SM表现出了极大的惊讶。我觉得那惊愕的言语里有厌恶与排斥。

-2-

盒子“爬”进我房间,发生在认识她的那一年的年末。

那年夏天,她毕业了。因为不想回老家按部就班地生活,她选择留在城市里打拼。处了三年的男友做了相反的选择,于是她们只好选择分开,去奔赴各自的前程。

我当然理解不了那种分手的感觉,所以我只是轻描淡写地安慰了她。更多的是,我重新邀她和我试试SM,并不知所谓地告诉她,这是件简单并容易快乐的事情。

也许是因为职场新人备受各方压力的缘故,那次盒子没有义正辞严地拒绝我,只是表现出一些犹豫。

一个周末的傍晚,盒子松口了。她许是和我一样,最受不起傍晚睡起时的孤独。

那天晚上,我让盒子在门前****地爬进我的房间。在房间里,我用尽所有的荒唐方式去兑现自己许诺要给她的快乐与宣泄。

-3-

我不好意思说自己“手艺”如何,但那次之后盒子确实开始沉迷SM。后来,我想,大概是因为,SM成了她枯燥生活的最近的纾解方式。

我们的关系大概维系了五个多月,当然,那五个月里我们也都没有承诺对方什么。

那日天气温和,我大概只穿了件衬衣。盒子对我说,她认了个“主人”不再会和我玩SM了。

对于进退与分离,我早就麻木了,所以我的反应也相当地机械利索。我简单地祝福了她,并嘱咐了一些“局外人”式的建议。

那天盒子挺高兴的,看得出她对那段关系充满期待。

-4-

有时候,字母圈同好会问我为什么对人性那么失望。我大多不愿意回答,其实我心里有答案:因为大部分故事都如我预想的那般走向黑暗与不堪。

盒子和第一个“主人”在一起三个多月,就掰了。掰得原因很简单,也很常见:承诺“真心唯一”的S到处勾搭的事情败露。

那时候小盒还有气愤,逮着那人骂了很久。

我从不担心那些“心里有气愤”的人,因为他们还有自我与边界,也不至于在生活里横冲直撞。

-5-

第二个S也来得很快,盒子说起他的时候,也是信心满满。现在想起来,每当盒子用那样自信的口调和我说起一个人的好,我都选择了沉默,或是简单的敷衍。

我不想把自己因为悲观而产生的揣度强加给别人,更何况是盒子。如果我一个劲地对盒子说他看上的某个S不行,我得多让人讨厌啊,一副小人模样。

可是,故事的结局依旧没有出我所料。盒子不仅稀里糊涂地被骗了身,还被男人掠去一笔钱。

我顶受不了“女孩子被骗财骗色”的故事,那会让我更瞧不上人性。真心和实意在套路和谎言面前总是笨拙又局促,这怎能让人不失望。

所以,为了保护自己,我尽力回避了盒子的这段故事。

-6-

之后,我便没有太多进入盒子的生活。在她表现出来的状态里,我也只是挑了少数让人担忧的文字,而向她探询了一些细枝末节。

之后…

她为S堕胎过。

她被小三过,退出后还被原配各种威胁。

她被S泄露过照片视频。

有些事情我也记不清了。

奇怪的,小盒的事业却如了她最初的意,一路走高,长成了女强人的样子。

-7-

去年秋天,接到医院电话的时候,我脑子嗡嗡的。

小盒深夜跳河自杀。刚好有路过的行人,把她捞了起来。她意志清醒,但小腿莫名其妙骨折了。医院要联系她家人,她竟提供了我的电话。

我走进病房,看见她睡在病床上,脑子里略过这些年关于她的文字和状态。

坐在床边,我第一次那么仔细地端看她的眉眼,想起她最初青春活泼的样子。那是我第一次冒起疑问与悔意:我最初拉她尝试SM是不是错了,我是否应该为她当下的状态负责呢!

-8-

盒子醒了,看见我坐在边上,泪珠就从眼角冒出来了。

“你带的路,我现在走成这样,你多少得负点责任吧,所以医院要家人来,我就让你来了!”盒子抹着眼泪对我说。

“我来就我来,我来了!”我也不知道当初为什么会这么回答,但那会儿就是这么说了。

-9-

毫不掩饰地讲,我向来不是喜欢掩饰的人,早前我就决意要在字母圈浮浪到身体折腾不动为止。可没人知道我为此而做了怎么样的心理准备。我为余生的孤独做了准备,为不得真心做了准备,甚至预想过无数次自己的生命戛然而止。

前些年,我以为那是一种“以荒唐对抗世俗理性”的英雄主义,后来我发现我错了,那是对欲望旋涡的无可奈何。

对于成年人来说,不对,或是年纪大一些的成年人,很多事情,只要自己想明白了,也就能坦然接受了。所以,我一直没有花很多心力去对抗这种无力的所谓觉醒。

可是,盒子并没有如此“悲壮”的心理准备,她依旧只是个弱女子。

-10-

现在,我们没有在一起,也没有成为S与M的关系。我们成了好朋友,比以前更密切的朋友。现在我们不只是会说起欲望和阴暗角落的故事,也会聊各自的生活状态,包括路过的花鸟虫鱼。

盒子还是会接触一些SM的内容,但她不再把这些事情放在情感上。我不知道她怎么做到的。

盒子的“笑脸”也变了,不再会像之前那样放肆地笑。

有一天我揶揄她:“你看看你皮笑肉不笑的样子!”

她看着我说:“你没发现么?你也是这样的!”

她的话瞬间把我噎住了!

-11-

看着盒子现在枯瘦的笑容,我心里又冒起那个想法,这个想法在我心里出现过一万次:“如果我当初没拉她玩SM,她是不是就不会变成现在这样,和我一样?”

当然,我知道生活里还有其他轨道上的事情会折磨人。但对于小盒,我只能这样质问自己。

-完-

来 自 于 http://www.bdsmbd.com 布道字母圈
资源来源于网络或网友提供,仅供个人学习使用,请勿传播,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站长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布道-字母圈交友虐恋社交平台 » 如果我当初没拉她玩S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