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妻子,我演了三年M

-0-

Y小姐在婚姻里扮演了三年的M角色。

-1-

那年,Y小姐辞了护士的工作,选择与事业有成的大叔结婚。

彼时,Y心里还在暗自庆幸命运眷顾。大叔虽然年龄不小,但之前并没有结过婚,是个十足的钻石王老五。王老五对Y小姐百般疼惜,自打两人在一起后,更是给了她细致入微的照顾。Y小姐的情路虽算不上坎坷,但也不能说顺利。她之前从未体验过这种被人捧在手心里的感觉,所以当王老五说要娶她的时候,她几乎没犹豫就接下了钻戒。

Y小姐说:“现在想起来,其实我不明白为什么他要和我结婚!”

-2-

Y小姐接着解释:“他说自己是S,一路都是这么野地玩过来的,未来也会这样玩下去,那为什么要选择婚姻来束缚自己呢。”

Y小姐怀疑,自己婚后发现的王老五的内在,都是王老五自己故意露给她看的。

Y小姐在王老五毫无戒备的手机上发现了字母圈社交账号,上面有不少“妖艳魅惑”的M主动勾搭王老五。当她拿看到的内容质问王老五,王老五便镇定自若地把自己的S属性以及字母圈往事和盘托出,还把当初经历的M说得异常风骚XJ,把过往和M度过的时间描绘得极度欢愉。最后,王老五当着她的面拉开床垫下面的暗格,里面全是蜡烛、皮鞭、绳子之类的东西。

王老五坐在那,摆出一副“舍弃不下SM”的样子。

-3-

Y小姐“妥协”了,因为即便王老五深知这些会让她震惊,也始终温柔地看着她,像是对她有很多期盼。

Y小姐心想,过去的事情没什么好在意的,只要以后由自己来扮演这个M角色来满足他,他就不会出去沾惹别的M了。

Y小姐对王老五说:“既然你喜欢,那我和你玩就好了。”

-4-

等Y小姐平静下来,她在脑子回想过往自己对SM的印象,虽然说不上喜欢,但感觉也都可以接受。

说干就干,Y小姐开始自己学习怎么做一个M,也买了不少情趣的衣服。王老五见她这么开窍,脸上都是满意。王老五还准备了一份契约。条条目目,关于限制自由或身体精神绝对服从等等之类,Y小姐觉得无非就是婚内的情趣游戏,怎么样都无所谓。她签的时候还特意抬头望了一眼王老五。

Y小姐对我说:“那种眼神太挑逗了,似乎在说,签了就有得好玩了。”

-5-

刚开始的时候,王老五的S手段十分轻柔,Y小姐也挺兴奋。这些和Y小姐想的一样,只是闺房游戏。

Y小姐在家做全职太太,加上看了很多王老五推荐的关于M的内容。渐而,她确实自觉有了一些关于M属性的样子。

Y小姐会在家完成王老五的各种**任务,还会在送/迎/睡觉的时候遵守很多规矩(比如跪在门口等着王老五回家之类等等)。因为王老五对这样的她更加宠溺,所以她很自然地喜欢并习惯了这样的相处模式。

SP是Y小姐唯一觉得不适的内容,她太厌恶疼痛感了。ppp的时候,王老五只要一上嘴咬,她就陡然性趣全无。可是,她没有表现出来,她在脑子里尽力去想象那些M喜欢自己身上的淤青的心态,她要求自己演好一个M。

-6-

过来人常在嘴边说,欲望是一条不归路。因为他们深知,欲望一旦启程,便会被莫名的力量推着往前走。Y小姐跟着王老五走上的欲望之路,在半推半就中也渐行渐远。

约莫一年后,Y小姐已经习惯习惯日常带着贞操锁,也习惯偶尔被关在笼子里一天,还有****等等。

我问Y小姐:“那时候你喜欢这些么?”

Y小姐想了想,回答我:“也许是我演得太入戏了,其实说不上喜欢,更像是麻木,也像是习惯。”

-7-

Y小姐开始意识到事情超出自己的想象,是起源于王老五带着老友来家里参观“笼子里赤裸的Y小姐”。

笼子里的Y小姐羞怯地缩成一团,王老五和老友就坐在她面前对她评头论足。那时候的Y小姐,脑子里像是有架高速转动的螺旋桨,呼呼地响着,一点都听不进外头两人的对话。

老友走后,王老五把Y小姐从笼子里放出来。Y小姐刚出来的一瞬间想站起来发火,可是她没有,只是委屈地流眼泪。

见Y小姐趴在那哭,王老五上前毫不客气地扇了她一耳光,之后挑起她的下巴凶狠地说:“我都还没说你看到我朋友时候要死不活的表现,你倒先委屈了!”说完,王老五转头就回了房间。

那是王老五第一次打Y小姐的脸,Y小姐被打蒙了。

Y小姐说到这有点激动,我点开的语音里都有了哭腔:“他要带人来,为什么事先不和我说,他就不害怕我受不了么!”

-8-

王老五希望Y小姐自己想明白这件事,还给Y小姐推了一个资深女M的微信,希望她们可以沟通一下。

Y小姐现在想起来,那M很可能是王老五派来劝她进一步“缴械”的。她一直在帮王老五说话,还委婉地表示M应该接受服从这一切,在外人面前更要有M的样子,以此为主人赢得面子。

那时候,Y小姐根本没想过要离开王老五,就只能接受这些,希望自己能把M演得更好一些。这件事,最后以Y小姐主动认错结束。

之后,王老五当然就有理由让老友再来“参观”一次Y小姐。他还一再要求Y小姐好好表现,给他挣足面子。

-9-

这一次Y小姐确实给王老五的老友表演了一个毫无“羞耻心”的M。

参观的中途,王老五的老友也加入了“战斗”。王老五没有拒绝,入戏很深的Y小姐也没有拒绝。

Y小姐唉声叹气地对我说:“你觉得我能拒绝得了么,柔软的身体可以,还是奔溃的精神可以?”

-10-

Y小姐轻轻地问过王老五:“你为什么舍得把自己的老婆给别人睡?”

王老五摸摸她的头,温柔地说:“她老婆我也睡过啊。”

Y小姐恍惚了,王老五的言行和表现让她觉得,这一切似乎是再合情合理不过了。

之后一发不可收拾,王老五乐此不疲地用Y小姐,就那样,“招待”各种老友。Y小姐已经无法思考这件事,只能被推着继续把这样的生活过下去。

-11-

发现自己怀孕的时候,Y小姐就意识到这段关系要结束了。

“很奇怪,看着验孕结果,我就觉得这事儿要完结了,跟通了灵似的。”Y小姐说。

和Y小姐预料得差不多,王老五也不确定孩子是谁的,只是叫她把孩子处理掉。

-12-

Y小姐从医院出来,忍着疼痛就去咨询了离婚律师。

大概王老五也不想在离婚这件事上纠缠,就答应给Y小姐一笔可观的“离婚补偿”。两人顺利协议离婚。

“当我发现自己怀孕的时候,我居然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那一瞬间,我觉得自己这三年过得太他妈荒谬了!”Y小姐似乎在解释为什么在那个瞬间才选择离婚。

-13-

我问Y小姐:“你演了三年的M,现在回忆起来,期间有让你快乐的事情么?”

Y小姐:“其实想不太起来了,肯定是快乐过的。那段时间也说不上难熬吧,毕竟也算不上是被谁硬逼着这么做的。”

我接着问Y小姐:“你现在的生活怎么样?还会回忆那段时间吗?或者…其实…我是想问你,你觉得自己现在是个M么?”

Y小姐给了我一段回复:“现在挺好的。不想谈感情,但偶尔会约P,性趣还挺强的,比那段婚姻之前强多了。关于那段时间,现在不太会去想了,我觉得该想的都想过了。至于我是不是M,我也不知道,大概不是吧,我现在服从不了任何人,觉得所谓“服从”太扯淡了。但是,现在我更倾向于和S约P。这没办法,也许是身体习惯了。”

-14-

《实验心理学杂志:综述》上发表的几项研究结果表明:通过角色扮演,或者表现得像另一个我们希望变成的人,亦或是仅仅想象与那些表现出我们所憧憬性格的人待在一起,我们就会发现自我意识在向这些人格靠拢。具象地解释就是,扮演或想象自己是个自信的人,就会影响你,让你朝着自信的方向靠近。

基于这个研究成果,一方面我们可以通过持久的模仿和自我灌输来塑造自己的人格,让自己更正向更积极。另一方面,如果面对“不良”的示范模板,原本还不错的自我人格也可以很容易被改变或遮蔽。比如Y小姐,她希望成为一个好M来牵绊住自己的男人,于是尝试去扮演一个好M。不可否认,在那段时间里,她俨然就是个乖乖听话的M,她的M角色确实成功地改变了她原本的自我。

可悲的是,王老五要的是无节制的不断深入的挑战,Y小姐如果一味地去迎合着扮演,就会彻底丢掉原本的自我。

我想,我们的自我人格里总该有不可侵犯的一部分吧。当别人或自己企图去改变这一部分的时候,就会招致强力的反击。

来 自 于 http://www.bdsmbd.com 布道字母圈
资源来源于网络或网友提供,仅供个人学习使用,请勿传播,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站长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布道-字母圈交友虐恋社交平台 » 作为妻子,我演了三年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