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湾冷水里的鱼-记录点滴美好_字母圈小圈故事



一湾冷水里的鱼



听说过一种鱼吗?


那种小鱼,细长,明黄色,很缓慢地在水里游来游去。它练就了一番刀枪不入的本领,才在海拔三四千米的高原之上,艰难地存活下


好了,该说说我的故事了


城市里长大的独生女,从小都是重点班班干,好好读书,勤奋刻苦。不吸烟不喝酒不烫头,听的最多的就是别的家长指着我对自家孩子说的这句话—-


“你看看人家。”


我爸我妈的朋友同事,以前总说他们太宠我了,迟早惯出一身公主病


不幸恰恰相反


我的家境不算差,但也不算多好。小学的时候上的贵族小学,在女班主任的势利下,曾经懵懂无知不谙世事的女孩,一朝学会了圆滑处世左右逢源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和成绩至上


带着看不到的面具,我慢慢学会了控制所有情绪。撒娇是刻意的,委屈是刻意的,傲娇是刻意的……其实内心毫无波澜甚至冰冷


像那尾刀枪不入的鱼


我是当时圈子里数一数二的低龄化的产物。小学五年级学校组织去韩国夏令营。在威海那边的轮船上,当时就有智能手机了的同学,给我打开了这潘多拉的魔盒。船上略微有些晃动,人声嘈杂,我满脑子都是浏览器里那些文章交织出来的,一个让人无法抗拒的世界


当然,后来也就一步一步的深入,沦陷。我独自生活在海拔三四千米的高原上,寂寞而警惕得守护着内心那个不可告人的秘密


那时候查的也没那么严,随便一搜关键词,能出来一堆。我像是冷水湾里的鱼,对大海充满了渴望,却也充满了畏惧。也许现在的圈子,未成年已经占据了很大一部分,但是当初仅初中就混迹实践群的我,确实是抱着敬畏和胆怯,斟酌着每一句话,每一个表情


就这样到了高中


我曾经不止一遍的问过我自己,到底是想要在圈子里找到怎样的人,想要一段怎样的关系。我想要说的,也仅代表个人观点。毕竟每个人来这儿的初心都是不一样的,甚至也许现在正在做的也和初心不一样了,不是吗


我曾以为我喜欢的也是那种被人掌管的感觉


但是我并不缺爱。作为独生女,我享有的是我爸妈全部的精力和感情。可能是少有的现象,但是我爸妈对我,从小到大确乎是没有动过一次手。我们家家风甚至也不兴冷暴力。哪怕是大声了点的批评,第二天我爸准会送上一堆零嘴前来道歉


我是骄傲的。如何的乖巧都掩盖不了疯姑娘的本性


从小到大学的舞蹈钢琴没有丝毫影响我成为一个理科生。初中就满级了钢琴舞蹈的那双手喜欢上了敲代码。喜欢鬼屋,喜欢过山车,喜欢在山上滑雪,喜欢蹦极,喜欢漂流。我在各种节日庆典上展示乐器舞蹈,在学习间隙挤出的少有的高中学生会时间里就叱咤风云。不是没尝试过,不是没认过管教主。只是我本就有我自己规律的生活作息,有我自己的评判标准。骄傲到不接受也不习惯于被干涉


我很高兴找到了我所想要走的路。只不过,一次次的尝试,把那尾本就在冷水里的鱼,推向了更冷的地方


知道我有多羡慕那些一眼便是缘分的吗


我几乎耗尽了我最大的勇气去接触实践。小心而谨慎的选择,我一次次把我圆滑的处世运用到了极限,却被大海的浪潮一次又一次肆意妄为的泼醒,践踏


其实说到底又怎样呢,我并没有受到任何实质性的伤害,但是我确乎是失望透顶。第一次,令我精疲力尽的不是落在身后的藤条,而是那跨过约定界限不断游走的手。我几乎是逃也似的结束了我幻想期待许久的实践


而第二次呢,还只是吃了个饭,玩了一下午,他就隐晦而露骨得问要不要上床。
一月的冬天,我几乎眩晕


我听到我自己说,“我才十六。”


我也记得他满不在乎得说,“怕什么。还有两年都成年了。”


鱼龙混杂良莠不齐,我们不能决定在圈子里隔着网线能遇到的就是所期望的。文化程度,素养水平,本就缺乏辩识力的孩子,真的太难了。可惜我后知后觉醍醐灌顶的时候,海水已经将苦涩和腥气泼了我一脸


浑浑噩噩回家,为了不让我爸妈察觉出来异常,我甚至编造了一堆话娇笑着讲有多快乐。只有我自己才知道,嘴角的每一次上扬,海水就一遍遍狠命冲刷着我的伤口


那些实在不是好回忆的东西,原谅我就说到这里。时至今日,我依然无法再去详细回想起那些我并不能知道是否对于一个曾经普通的高中女孩会产生和我一样抗拒的记忆


当时对圈子几乎心死。我以为圈子就是这样的—-外表光鲜亮丽,实际冷暖自知。我以为是我抱有的幻想太多,是我根本不配拥有。是这个圈子太特殊了吗?还是我一直都是错的?无从得知


我会以为我的鱼已经在海水里腌透了。直到遇见他,这个登上了高原将那尾鱼从伤痕累累解救出来的小哥哥


他本无意,我本无心。他是群管理之一,而我也不过是看到了他的二次元头像是我很喜欢的人物,不过是发现他算得上是我学长。不过是加了个好友开了个小窗


之后,我们的所有聊天内容和圈子几乎没有丝毫关系。他在考研,我也在备考,从吐槽学校的奇葩制度到互相攀比各项成绩,从本月新番到虚拟歌姬,又从摄影到汉服,从人工智能大数据到汉唐三国。他是文科生,我是理科生。可是从未妨碍过记录的一次次拉长


和他聊天的时候我没有丝毫掩饰,不同于任何一次。我清楚得感觉得到,这才是最真实的我


后来,话题又逐渐绕回了圈子。稀碎的只言片语,关乎他的曾经,也关乎我的曾经。彼此相互了解后,他提出了看场当下最新的动漫电影


那尾一心奔着大海而布满伤痕的冷水鱼受宠若惊看着岸上的旅人,警惕却又实在按不住心中的渴求,胆怯而慎重地点了点头


真的最后一次。我对我自己说


然而我也真的等到了被圈子眷顾的那一刻


他的声音,他的帅气,他的性格,一切的一切,和想象中的几乎如出一辙。而我们对话时的语气,和文字中也并无差异。从爆米花到可乐,从亚马逊到星巴克


开学前,他收拾好东西来了


我曾跟他说过第一次的时候用过的工具,我也没想过他真的记得了


所以当他从黑色的包里拿出来一批完全不一样的工具时,倏得闪过一丝难以言喻的感动。进而大脑一片空白。(其实当时还有一个念头就是敲圈里工具这么多的嘛哈哈哈)


他几乎踩在了我所有点上,我所幻想的实践,他给我了。而我,明明只是第一次,却真的仿佛能读懂他每一次的心情和需要的反应。我想称之为默契


挣扎后被耐心而悠闲绅士等待着自行摆正姿势,然后被皮带一记痛击,或者是是没忍住伸手挡过去的时候爪子上落下的属于戒尺的红痕


我真的很喜欢那把檀木戒尺,虽然整场挨下来真的挺疼的。一把把不一样的工具,或钝厚或尖锐的痛感,把我在圈子里的过往和现在未来抽丝般分离开来。跪在枕头上捧着戒尺,看他去准备毛巾和云南白药的帅气身影,突然好像心里什么东西放下了,鼻子一酸就开始掉泪了


他回来的时候还挺诧异,笑着伸出手揉了揉我的头发,好听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我还以为你不会哭呢。”


然后啊,他在群名片后加上了勿扰。在读书读书只有读书的间隙,依然会来一场实践,隔天带着伤坐在教室里椅子上的时候,考试失误的难过,被老师促膝长谈的悲伤,或者和同学的小摩擦,一瞬间,什么都能放下了


圈子对我有很大的影响吗?其实也没有。我依然坚持着我的作息,依然每天在读书刷题,依然在我的高原上。偶尔也看看那片海,只不过在我的冷水湾,多了个陪我看海的人


而时间久了就会发现,圈子也不过就是这样。它也许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特殊,那么重要。你可以喜欢古风,也可以喜欢Cosplay,或者耽美,亦或着sp


圈子不过是个圈子,和志同道合的朋友,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我们不过是比较私密而不愿分享,仅此而已


所以啊,有的时候真的没有必要用遍体鳞伤去强求一些东西。命运是一件很玄的事情。我们无从得知什么时候和圈子中远方的那个人相遇。终究会来的。那将会是不经意间的蹁跹而至,悄然无声


愿每个朋友都能被圈子温柔以待。Just so long as you be yourselfalways.


谨以此记,闭长关备考前,我对我所爱的那份执念

往期投稿回顾







学生君碎碎念




微博:汉责文化2020

小红书:汉责文化

知乎:汉责文化


由于投稿较多,连载的投稿将排在最后推送


如果哪天没有更新内容,90%的可能性是在预约实践,请勿催文哦

点阅读原文看学生君的兴趣班专题

本文源自:听风昼眠鸭”’

来自于布 道 www.b d s m b d.com 字母 圈
资源来源于网络或网友提供,仅供个人学习使用,请勿传播,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站长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布道-字母圈交友虐恋社交平台 » 一湾冷水里的鱼-记录点滴美好_字母圈小圈故事